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最新章节 第七章:彩衣桥上的风景
    七台大型石材切割机床,每台售价3.5万。

    第一台还有2.5万的尾款没结。

    在此之前,这批订单是厂里的救命稻草。

    八个工人,三个月工资。

    桑庆一句话说取消订单,厂里东拼西凑,为了这份订单,进来的钢材和机床零件怎么办?

    是~

    叶青家里的场子做出的机床很一般,但3.5万一台的大型切割机床,叶青敢拍着胸脯保证,找遍方圆几个市,能找出一家比这个价格便宜的,那七台机床叶青就白送。

    出毛病,叶青第一时间赶过来维修,硬是熬了一夜,把导轨更换完毕。

    现在好,剩下六台材料全都准备齐全,等着按日子交付机床。

    人家来句全部取消,连第一台的尾款都不结账。

    钱晓猛和两个同伴,在旁边做鸬鹚样阴笑。订单全部取消,这下好。

    他们家工厂本来就连医药费都赔不起,没了订单,看你怎么渡过这关?

    至于他们舅舅的医药费,这他们根本不关心,工厂破产倒闭买机器就行,说不准还能把那辆面包车讹过来。

    叶青闭上眼睛,沉默了。

    过了好久才睁开眼睛,他尽量使自己变得冷静:“桑总,咱们虽然没签正规采购合同,可做生意凭的就是信用,你确定要这样做?”

    桑庆一脸滚刀肉,眼神中全是不屑:“你要觉得不服气,尽管去法院告我。”

    叶青脸色沉的怕人,转身朝外面走。

    在没有实力依仗情况下,任何的放狠话,都只会让自己更难堪。

    这个跟头叶青认了。

    发动车子走人,刚走几步,叶青的面包车被人拦了下来。

    叶青撬棍都准备好了,以为要来场混战,结果拦车人的胸口带个红牌子,文彬彬很有小白脸气质。

    这是中云市公务员统一佩戴的铭牌,印有姓名、职务,手机号码。

    这种人自然不可能帮着桑庆干架,叶青停车问他什么事情?

    “回中云市?”年龄不大的韩友朋敬了根烟给叶青:“能不能捎上我,挤坐班车太累了。”

    刚才桑庆跟他聊天时候,与叶青相隔较远,跟几个工人打架肯定看到了。但叶青和桑庆之间矛盾他肯定没有听到,否则也不会厚着脸来做顺风车。

    韩友朋工作铭牌上写了城建局科员,叶青没有拒绝,爽快打开副驾驶车门,邀他上来。

    韩友朋边道谢边上车,等叶青开上镇子的道路,韩友朋问叶青刚刚为什么跟几个工人打架?

    叶青摆摆手说没什么大事,跟刚才几个工人有点过节而已。

    “那老板一看就是个吝啬鬼,扣屁眼还要允允指头。”

    韩友朋估计是受了冷遇,在这儿大倒苦水:“好嘛,我硬是挤了一个多小时的班车,到这找他谈事情。末了也不叫个人送我回去,我可看到门口停了好几辆轿车。”

    “谈什么事情?”叶青没事跟他搭着话。

    “路缘石,就是马路牙子。再过三个月,检查组要下来评估全国卫生文明城市。”

    韩友朋把一摞文件放在控制台上,伸个懒腰说:“每个城市三年一期的评估,上期全国只有三十多个城市获得荣誉。咱们中云市连续几次都没评估上,现在领导发狠心,大力改造中云城市面貌。”

    “几条主干道的路缘石都是水泥,全都风化了,比狗啃过的还难看,城建局决定全换,换成花岗岩。”

    “中云市附近就梅花山产花岗岩,能大批量做路缘石的也就江山石材厂一家。我就过来送份合同,结果合同价格他不满意,连车都不给我派。”

    叶青安慰了他几句,说桑庆背后肯定有关系,否则也拿下这么大订单。

    “中云市的不少景观石都是他供应的,他跟几个主任熟,能说的上话。”

    韩友朋瘪瘪嘴,一脸委屈:“我也是个苦逼,到处被上司当枪使。合同谈成了我一毛好处没有,功劳全上司的。谈不成,肯定全是我的错。”

    两人年纪相仿,话题自然就多了起来。等面包车驶入中云市,叶青已经从他这了解不少关于桑庆的信息。

    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拥堵要命。韩友朋说急着去约会,没到目的地就下车跑了。

    走到彩衣桥上时候,前面红绿灯足足堵了几百米。

    彩衣桥也算中云一个有名景点,桥下是小桥流水的古建筑,桥上是两边各十二块翩翩起舞地仕女浮雕图,很多外地人都在这照相。

    叶青目测下,估计得等三个红绿灯才能过去。在桥上闲着无聊,就放开许凝宫的音乐听着。

    放音乐时候,叶青主意到副驾驶的控制台上有一摞文件。

    晕~这不是韩友朋上车时放在这的么?

    叶青也没记住他铭牌上的联系电话,要还给他还得专门去城建局一趟。

    叶青闲着无聊,翻开文件一页页看了起来。

    文件内容很简单,都是关于这次路缘石的采购方案。比如规定了路缘石的材质,尺寸规格。必须在多少天内,完成总计二十五万块路缘石的交付任务。

    这几份文件都是初步拟定的合同,双方还没签字。

    听韩友朋路上闲聊说,政府想开出每个路缘石40元的采购价。桑庆嫌这个价位太低,赚不到什么钱,非要定到42。

    这个价格确实不高,中云市附近又只有江山石材长一家能做花岗岩路缘石,桑庆自然想把价格抬高一些。

    石材加工行业,贵就贵在人力物力,石头根本不值钱。

    一块花岗岩路缘石接近百斤,从大型矿用机械把石材从山上切割下来,到切割机床分段切割,再到表面抛光打磨,期间要用到大量人力。

    几十斤石头,普通人抱着走两步就得气喘吁吁,何况拢共二十五万块同样的石头。

    这也是桑庆胜券在握的关键所在,整个中云的石材厂,谁手里有大型矿用机械,有合适的花岗岩开采地?

    从外地买?

    他开出42块钱每块,已经是很低价格,外地得加上几万吨重量的物流成本,没45一块的价格,能拿下来?

    “现在做生意,价格是关键啊!”看完采购文件,叶青感慨道。

    不过知道这里面细节,又有什么用呢?

    难不成车两个狼牙棒,让牛一牛二,去他厂子里上演金刚大战三百斯巴达勇士?

    望着彩衣桥上,一排排翩翩起舞的侍女浮雕图,叶青很无奈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等等~”叶青触电般瞬间坐起来,一道灵光乍破。

    侍女浮雕图!!

    侍女浮雕图!!~~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