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超级怪兽工厂 > 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不懂高科技的刘凤锦
    “老板,染发剂这里能批发不?”

    “能能,要多少都有。”生意上门,老板连忙扔下扑克牌从旁边跑过来:“您要什么颜色,什么价位的?”

    “便宜一些,不容易掉色的。”叶青不太懂染发剂种类:“大概是黑色,我不太懂颜色名词,就是黑人皮肤的那种颜色。”

    “可以调啊!你开理发店,调颜色难道不会?”

    叶青摇摇头:“你帮我调一下,比例告诉我就成。”

    老板打了个响指,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自信表情。

    这位老板没有吹牛,等他三两下,用几种染发剂混合出叶青想要的颜色后,叶青稍稍抹了点在手指上。

    吹干之后,竟跟电视里那些黑人皮肤一模一样。

    三种不同颜色染发剂,叶青每样要了五十只,又买了几大号充电理发器,和几套市场里最大号,专为肥胖人群准备的衣服鞋子。

    钻进车里,叶青把理发器丢给俩巨力苦工,让他们把身上多出来的鬃毛给剃了。

    巨力苦工的块头足有一米九多,要不是五菱之光面包车空间足够大,座位又都被拆了用来装货,根本容不下这俩狼亢巨物。

    趁着它俩剃鬃毛功夫,叶青找来张塑料布,把一大堆的染发剂按比例挤到上面,用筷子搅拌均匀。

    给烤鸭上酱一样,用刷子从头到脚,给俩巨力苦工上了遍染发剂后,俩巨力苦工,活脱脱从怪兽,变成了似乎有些没进化好的黑人……

    “搞定!”叶青丢掉刷子,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染发剂附着能力非常强大,根本不怕水洗。只要半个月给它俩补下“漆”,叶青相信不明真相的人看了,只会认为这俩苦工,是从非洲那边犄角旮旯部落里,偷渡过来的黑人双胞胎兄弟,绝对没办法往妖怪上联想。

    毕竟一个人一个面孔,长的丑陋地多了去,有的国家相貌本来就长的粗狂,比这俩长的还寒颤的一抓一大把。

    等染发剂完全风干,叶青让它俩换上买来的衣服。即使挑了最大号,可它俩穿上后,仍然不太合身,紧绷绷的。

    小了点,更能突出它俩壮硕的四肢,铁饼似地胸肌。

    鞋子直接是五十码的特大篮球鞋,专门为篮球运动员准备的,就这样仍然不合脚,

    最后的装扮,是两幅大号墨镜。

    当两幅墨镜遮住他们的浑浊眼神后,即使是叶青,也根本无法将他两往妖怪上联想。

    这根本就是两名nba运动员体格的黑人猛男,舌头上都长肌肉的他们,哪怕再十恶不赦的坏蛋看了,也要双腿打摆子。

    这是体形和力量上的压倒性差距,就像再多的羊群,也不敢与饿狼搏斗。

    而他们是猛虎,跳入了羊群的猛虎。

    “完美!”叶青忍不住为自己的杰作赞叹。

    有了牛一牛二,还怕什么鸿门宴?

    打第三次世界大战都不怕。

    傍晚七点,灯火阑珊的两江路,叶青将面包车停泊在天然居的地下停车厂。

    天然居档次算不上顶尖,但历史够长,专精海鲜珍馐。这会儿停车场内车位已经排的满满当当,其中不乏百万以上的豪车。

    一辆黑色捷豹从叶青面前穿过,降下的车窗里,满脸青春痘的年轻车主,正一手扶方向盘,一手搁在旁边。

    不安分的右手,挠的副驾驶上一位披肩长发美女,捂住小嘴,咯咯笑着讨饶。

    车主冲叶青得炫耀意地挑了挑眉毛,一脚油门轰鸣而过。

    锁好车,叶青看了看自己手中连遥控功能都不带的车钥匙,再看看五菱之光上贴满广告纸的装饰。

    再看看前后保险杠因为有些小碰撞,而舍不得修理的坑洼。

    一股浓浓斗志,从叶青心中升起。

    香车美女,哪怕是游艇,私人飞机,这些在自己努力之下,都会有。

    时间问题,叶青看了看面包车,里面的两个巨力苦工,让自己信心百倍。

    努力赚钱吧!

    迈着自信的步子,叶青走进天然居大门。

    “先生您好,请问有预定么?”身着红色旗袍的迎宾美眉热情走上前,弯腰询问叶青。

    “明月厅,在几楼?”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我带您上去。”迎宾美眉不知发什么邪风,放着客人不迎,要亲自领叶青上去。

    一路上还毕恭毕敬,连电梯按钮都抢着按。

    三楼仿古式木制装修的楼廊尽头,刘凤锦和桑庆,正坐在枣红色漆木椅上交头接耳。在他们旁边,还莺莺燕燕做了几位秀色可餐,身材火辣的姑娘。

    这几位姑娘,是桑庆花了大价钱,从鼎尚娱乐会所请来的头牌。

    刘凤锦红光满面,江山石材厂的领头雁桑庆,很怪异的打了鸡血样兴奋,说话带着颤声,强烈激动的心情,连包厢都关不住。

    这次中云市为期三个月的大改造,让不少做建材城市设施的老板发了财。

    桑庆原本也是其中一个,没想到原本稳抓稳的订单,竟然被一条过江龙抢了。

    一千万啊,为了这次订单,桑庆还特意扩招了五十名员工,买了一块新的花岗岩石矿开采权,添购了好几台大型矿用锯石机。

    一切就绪,结果刘凤锦打电话来告诉他,局长前天亲自拍板,把路缘石供货订单让给了另外一位老板。

    谁,谁敢跟我桑庆抢订单?

    早年混过社会,现如今手底下养了两百来号青壮员工的桑庆,险些气出什么好歹。

    整个中云市就数江山石材厂规模最大,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同行,什么时候轮到同行欺负他?

    不过生气归生气,桑庆还是很耐心的询问了事情缘由,然后,桑庆彻底震惊了……

    竟然不是同行。

    别人也不是抢的他路缘石生意,而是创新地推出了一种,他从未听说过的新技术。

    一种可以用巧夺天工般的雕刻,和让人跳楼的价格,在路缘石上雕刻任意图案的技术。

    桑庆起先对此强烈怀疑,论起搞石材加工,整个中云有谁比他桑庆还懂?

    那批石雕路缘石不是什么战略物资,就搁在城建局下属道路施工单位的院子里,桑庆抱着不信邪态度去看了一眼。

    结果就是这一眼,就一眼,桑庆整个人如遭雷击。

    石雕、石雕!

    直到今天,桑庆才真正理解,什么叫石雕。

    说句难听话,桑庆旗下石材厂中大批量生产出的石雕图案,跟眼前这些精美绝伦,线条如艺术大师,一刀一笔雕刻上去的艺术品对比。

    连猪粪下面的屎壳螂都不如!

    让人绝望到窒息的差距,越是懂这行,桑庆越明白眼前这些艺术品,有多大的含金量。

    震惊过后,就是强烈到无以复加的拥有**。

    如果……

    如果自己也有这种技术,那别说中云市。整个江南省,有一个算一个,谁敢跟我桑庆比品质?

    失之芝麻,收之金山!

    桑庆之前还在为丢掉天大订单急的想跳楼,此刻却陷入难以自拔的狂喜中。

    只要买到这种高科技机床,什么路缘石,什么千万订单?

    附近几个市县,所有路缘石,所有石材雕刻方面的订单,还不全是自己的?

    对方是走高端技术的科技公司,能制造出这种跨时代机床设备的,自然拥有无数技术专利,和雄厚实力。

    会去跟他们这些砸石头卖钱的苦哈哈竞争?

    人家只是新推出了一种跨时代机床,急于找东西证明一下自己产品,好给产品打广告而已。

    现在好多公司不都这样搞,新产品一出,第一件事就是大力推广打响名气?

    不得不说,这个产品广告打的太过响亮。

    桑庆只是看了一眼,就生出哪怕这种机床价值上万,也要砸锅卖铁买一台回来的强烈愿望。

    快、要快!!

    如果……

    如果等这批路缘石投入使用,那附近几百里做石材加工的同行,还不全部一窝蜂过来,手里挥斥着一张张支票。

    “卖给我、卖给我,我这是空白支票,数字随便你填!”

    到时候哪还有自己什么机会,这种机床功能如此逆天,必然不能像豆芽菜一样,几天就出来一波。

    在绝对利益面前,桑庆还管什么脸面不脸面,立刻变成了牛皮糖,死死黏在刘凤锦身上。

    因为刘凤锦曾在电话里透露过,要引荐他和那位老板见个面,但死活不提前告诉桑庆,是那家公司推出的这种技术。

    刘凤锦的意思桑庆一下就听出来了,这个老滑头,无非就是在自己面前露风,这批订单并没有黄。

    对方只是生产机床设备的制造公司,根本没有能力开采路缘石加工,绕来绕去,还得买路缘石。

    自己只要巴结巴结他,就能让他引荐那位老板认识,从江山石材厂里买路缘石。

    桑庆嘴角冷笑,你这个废物一辈子,也不懂什么叫高科技石雕机床。

    路缘石?

    路缘石是他妈什么东西,老子的上千万订单被抢了。

    那是老子的荣幸,是老子的机遇!

    只要老子见到了那位老板,到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他,说这批订单原来是自己的,把自己的场子形容凄惨一点,没了这份订单n多工人都要没饭吃。

    那这位掌握了跨时代技术的机床生产公司老板,稍微动动手指头,可怜一下自己,把手里的机床卖给自己两台……

    那他妈自己不发达了,订单多到再召一千人也做不完?

    还要个毛的路缘石订单?

    老子直接把二十五万块路缘石送给他们公司,就当是买机床的钱。

    哼哼~

    幸好刘凤锦这白痴,不懂这里面门门道道,否则这次他还不死宰自己,而自己还不能反抗。

    为了这次见面,桑庆可谓下足血本,大价钱请了夜场头牌模特不说,光一条从越南运过来的野生海红石斑鱼,就被天然居宰了八千多块。

    正好这时候,包厢服务员通过耳麦获知,刚刚楼下有位顾客,说预定在明月厅,这会儿正由迎宾领上来。

    “来了!”桑庆手指颤抖不停,激动的从座位上做起来。

    今天他特意穿了一身西装,大金链子也全下了,换上佛珠玉坠,这些看起来文彬彬的东西。

    为的就是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