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13章 一声惨叫
    第二天,齐天早早起床,开始锻炼身体。

    院子里,依旧用树枝耍起辛酉刀法。

    经过数天的演练,齐天对刀法愈发熟练,左右腾挪,回旋飞转,更胜从前。

    很快,便将所熟悉的刀法演练完,后面还有很多没有学会,齐天也不急,毕竟好功夫是日渐成熟的,心急反而不好。

    老猎户早已将饭菜做好,只是见齐天在挥舞着刀招便没有打扰。

    此时的戚百石,越来越心疼这个孙子,因为他很出色,甚至超过自己的预期。

    齐天吃过饭,便告别老猎户,独自去王家窝棚找屯长,事先约好要去面见侯家集的集长大人。

    ……

    齐天来到窝棚,悄悄地去见春妮。

    春妮知道齐天今天要与屯长去侯家集,于是早早地起来,吃过饭,便站在家门口等齐天。

    齐天看见春妮时,只见春妮穿了一件对襟花袄,脑后梳着麻花辫子,腿上穿着厚厚的棉裤,鞋里续有乌拉草,反倒不觉得冷。

    春妮小脸冻的红扑扑的,见齐天头戴方巾,穿了一件青衫马褂,很是不适应,但又想到去见集长,难免要打扮的干净一点。

    齐天见春妮小脸冻的通红,本想伸出手捧起她的脸,可又觉得举止难免过于亲昵,只能作罢。

    继而,走近春妮身前,柔声说:“怎么不进屋,多冷啊!?”

    齐天是好心,可春妮不这样想,埋怨道:“还不是等你这个没良心的。”

    齐天顿时觉得诧异,疑惑地问:“我怎么没良心了?”

    “你如果有良心,怎么不早点来?”

    春妮说完,转过了身子。

    齐天顿时恍然大悟,心想:“果然,恋爱中的女人都喜欢无理取闹。”

    殊不知,女人的无理取闹,只是想博得男人的在意与关心。

    于是侧过身,走到春妮眼前,歉意满满地说:“对不起春妮妹妹,没有下次了,拴柱哥哥保证reads();深闺</a>。”

    齐天说着,假装伸出三根手指。

    “如果再来晚,就让春妮妹妹不理我。”

    作为撩妹高手,基本手段自然不在话下。

    果然,春妮听见齐天发这样的誓,急声说:“我啥时候说不理你了,再说,你来早点就是了。”

    其实春妮也刚刚出来,就看见齐天在远处走来,并不算早。

    听春妮这样说,齐天的心里开始偷笑。

    “遵命,必须听夫人的话。”

    齐天说完,嘿嘿轻笑。

    果然,春妮又中招——

    只见春妮满脸通红,当然也不排除是冻的,害羞的低下了头,轻声说:“别瞎说,谁是你夫人啊!?”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齐天说完,蹲在春妮身前,抬头看着低头的春妮。

    四目相对,春妮更不好意,紧张地叫了一声,紧接着脚下一滑,栽倒了下去。

    齐天手疾眼快,瞬间出手,春妮倒在了齐天的怀里。

    春妮感觉并没有落地,反而觉得软软的、暖暖的,睁眼的一瞬间,只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有点懵。

    小心脏扑通扑通,尤如小鹿乱撞。

    下一刻,急忙伸出手捂住双眼。

    真是害羞到家门口了。

    由于是白天,被人看见反而不好,齐天急忙扶起春妮,在耳边轻声说:“没有人看见。”

    春妮慢慢地将手指分开,透过缝隙只见齐天在傻笑,紧接着放下手,怒声说:“你坏。”

    说时,举起小拳头砸向齐天的肩膀。

    打情骂俏,情侣之间再正常不过了。

    齐天很享受这种感觉,真的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时,远处走来一人,定睛看去,只见是屯长正慢吞吞地走来。

    两人瞬间恢复原样。

    春妮小声说:“等你回来再收拾你。”

    齐天很配合地说:“谨遵夫人的命,小齐子得令。”

    说完,下意识地躲开。

    春妮轻咬嘴唇,小声说:“就知道欺负我,哼……”

    很快,屯长走到了两人面前。

    齐天和春妮均对屯长打招呼,示好。

    也不啰嗦,齐天对春妮挥手告别,并偷偷使了个眼色,春妮脸色更红。

    春妮挥手告别,顿时觉得非常不舍,感觉这一分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齐天对春妮的感情日渐加深,临别一眼,心想:“等我,回来就娶你reads();江山万里亦悠然</a>。”

    ……

    王家窝棚距离侯家集有十二公里,两人在村口的王老汉家租了牛车,坐上牛车直奔侯家集。

    牛在这个时期非常重要,远胜过马,虽然老百姓羡慕马,但是养马的人家非富即贵,一座村庄能养得起三五头耕牛,已经很富裕了。

    两人坐着牛车,慢吞吞地走在大路上,此时已经行走七八公里,距离侯家集还有一段路程。

    由于天气冷,齐天和屯长窝在王老汉整理好的草料里,既防风又御寒,偶尔打个盹。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车突然停了下来,本就没有睡着的齐天,立即起身查看究竟,只见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横在路中间。

    齐天见此,瞬间便明白怎么回事——又遇上“土匪”了。

    齐天对醒来的屯长轻声说:“没事,我下去看看。”

    话毕,跳下牛车。

    虽然齐天说没事,但是屯长仍旧起身看看,只见是一棵大树横在路中,见多识广的屯长瞬间便想到有土匪劫道。

    可是,此时再叫齐天,已经晚了。

    齐天下车走到车前面,向对面拱手抱拳,举至左上肩,道了声:“兄弟我来的鲁莽,今天初到贵宝地,理应向大哥叩拜,兄弟我一时周济不到,礼仪不周,路子不熟,钳子不快,衣帽不正,长腿不到,短腿不齐,还望大哥见谅。”

    别看齐天这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实际都是前世在电视剧中看来的,纯粹的土匪行话,含金量极高。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的雪窝子里走出四个人,均是头戴狗皮帽子,破烂棉袄,腰间挎着大砍刀。

    四人原本没想出来,但听齐天说的一口流利的行话,以为是遇上同行了,想着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报个号也算礼貌,传了出去也算有个好名声。

    为首的是一个独眼,只见那人拱手抱拳,同样举至左上肩,沉声说:“好说好说。不知兄弟到此来,未曾收拾少安排,未去接驾你别见怪。早知兄弟到此,我该三十里铺毡,四十里结彩,五十里排茶亭,六十里排香案;派三十六个大满,七十二个小满,排队迎接。”

    齐天听了这话,顿时懵逼,感情是遇上真土匪了。

    齐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挠了挠头,高声说:“好说好说。”

    独眼深知,今天算是遇到正主了,自己的行话也是跟着大当家学的,只会这几句,别的还没学会,再说附近也没有几个大绺子(匪窝),自然用不到。

    于是沉声说:“兄弟这是去哪儿?”

    齐天听了这句话,觉得不对劲,虽然不会说黑话,但是土匪好像不这么问,于是附和着说:“侯家集。”

    “兄弟可叫齐天?”

    “正是小弟。”

    “昨天来山上一个人,可能和你有点过节,出钱找我们大当家的出手帮忙。既然都是道上的兄弟,哥哥我卖一个面子给你,今天给你放行。”

    独眼说完,其他三个兄弟便将大树挪至路边。

    “招待不周,多担待。”独眼说完,抱拳退至一边reads();吃货王爷首席妃</a>。

    齐天也不啰嗦,抱拳道:“好说好说,今天多谢兄弟,青山不改流水长流,来日方长,定会前去拜见大当家的。”

    齐天说完,对身后赶车的王老汉使了个眼色,示意快走。

    当牛车走过,齐天对路边一连抱拳,继而加快脚步,跳上了牛车。

    齐天刚上牛车,屯长便说:“你怎么会说胡子的话?”

    没等齐天回答,瞬间捂上屯长的嘴,并急忙眨眼,示意不要出声。

    可是,屯长的那一句话,引起了不远处独眼的怀疑,继而高声说:“停车,停车。”

    “老汉别回头,快走快走。”齐天急忙催促。

    独眼见齐天的牛车没停,顿时觉得里面有蹊跷,于是对身边的人说:“快追。”

    老话说,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不过,要看四条腿的是什么。

    如今四条腿的是耕牛,即便再快,又怎么跑得过经常走山路的土匪?

    很快,四个人便追上齐天的牛车。

    独眼双手抱在怀里,高声说:“兄弟这是急着去哪儿啊?”

    独眼话音稍落,一个小弟便将赶车的王老汉拉下车。

    齐天前世是特种兵,最看不惯欺负老人,如今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老人被欺负,不能忍。

    而且,还是因为自己,自己如果不出去,那王老汉可……

    齐天不敢想,毫不犹豫地跳下了车。

    期间,窝在草堆中的屯长一声没敢吱,早已吓得双腿发抖。

    齐天知道,今天不把这几个杂碎放倒,自己三人别想过去了。

    齐天抱拳道:“急着去侯家集,如果兄弟给面子,齐天来日必有重谢。”

    “既然你不是道上的,那么你就没有来日。放过你,大当家的会责怪我们兄弟办事不利,以后道上的兄弟也会看不起我们大当家的。”

    独眼说时,很随意地抽出了身上的佩刀。

    其余三兄弟也都抽出了身上的佩刀。

    齐天清楚,真的要干一架了。

    继而沉声说:“记住咯,是你们逼我三环十三少重出江湖的。”

    话毕,立即摆开阵势。

    三环十三少!

    没错,齐天又老炮儿附体了。

    ……

    一个小弟面色一沉,举刀砍向齐天。

    齐天根本没把这路货色放在眼里,一个侧身躲了过去,继而猛然间一拳递出,直击对方腰眼。

    对方吃痛,另一人已然举刀砍来。

    又一个漂亮的侧身,出拳直击对方小腹。

    就在这时,躲在牛车里的屯长发出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