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17章 压寨夫人
    对方被制。

    由于出其不意,立时露出惊恐的神态。

    对方的朴刀虽长,较大戟相比,却短上许多。

    此时的齐天,着实吓了一跳,险些刺中对方,否则可就摊上刺杀朝廷大臣的罪名。

    条件反射之下,立即收戟,欲下跪请罪,却被对方打断。

    “为了拍戏,你也够拼的了!听说张振为了拍戏,专门学习了八极拳,都是牛人!”

    此时的齐天已经面露疑色。

    对方不待齐天回答,继续说:“兄弟,你在哪个剧组?睡了一觉,剧组不见了,可能收工等着拍夜戏。”

    齐天听后,更是震惊。

    齐天是灵魂重生,出于前世军人钢铁般的意志,一天一夜便接受重生了的事实,只是却不知对方……

    齐天断定,对方是穿越了。

    剧本打开的方式不对,太狗血!!!

    难怪穿着清朝吉服,配一把朴刀,肯定是得罪剧组的道具师傅了。

    清朝的御前侍卫用的刀具以雁翎刀为主。

    朴刀又名太平刀,清末太平军的专用刀,也是几十年后抗击倭猪的“大刀队”专用刀。

    齐天怕对方不能接受穿越的事实,于是说谎——

    “兄弟,我们这个剧组拍的是年代大戏,五部连拍。之所以看不到剧组的工作人员,那是因为我们采用的高新隐形技术,完全为了整个全景更完美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齐天这牛逼吹的,都不带打草稿的。

    对方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

    “大哥,你们剧组太拼了,这得投资多少个亿啊!简直是大制作中的大制作。”

    齐天总觉得这个人神经不正常,搞不好是进精神病院的群众演员。

    齐天回想起来,前世的专门记录群演“路人甲”的电影,其中一个大哥为了演好一个角色,最后精神失常。

    “记住,作为演员,导演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想吃这碗饭,必须听我的。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放心吧大哥,只要教我刀法,你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说完,露出憨笑reads();魔王佛妃</a>。

    齐天的心很累,相对接受自己重生,更难接受这个人。

    “我叫齐天,你叫什么名字?”

    “齐天?齐天大圣!我以后叫你大圣哥吧!?”

    齐天点头。

    “回大圣哥,小弟叫侯米尔,可以叫我小六子。”

    侯米尔,小六?

    六耳猕猴!

    就是这么简单,齐天收了第一个悍将。

    只可惜,是个精神失常的穿越者。

    ……

    傍晚,送屯长的人回到驿站,告知齐天,老猎户让齐天回山,原因是山里更利于演练刀技。

    齐天决定,将此事告知集长侯天正,第二天一早便回山。

    齐天将侯米尔安顿好,独自前往集长家,也就是侯家集的办公衙门。

    很快,齐天便来到衙门,这次的卫士对齐天很是礼貌,点头哈腰,问候了一声,随即大步跑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那卫士便跑出来,喘着粗气说:“大人在会客厅,小哥请随我来。”

    话毕,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齐天,自然没有把这势利眼的“看门狗”放在眼里。

    很快,齐天便来到了会客厅,却不见集长。

    那卫士说:“集长一会儿就来,小哥稍等。”

    齐天点头。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四喜,最近那条蚯蚓来过吗?”

    被叫四喜的下人回答说:“回大少爷,今儿晌午来过。”

    “老爷子又受欺负了?”

    “那倒没有。”四喜的说完,想到齐天的事,于是接着说:“不过,今儿个倒不是冲着老爷来的,而是冲着一个叫齐天的小子。”

    “齐天?”少爷止步,看向身后的四喜,疑惑地问:“什么情况?”

    就在两人说着话时,齐天起身走到门口,只见是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短发,并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身边,就是被称作四喜的下人。

    叫四喜的下人,很快便将整个事件的过程说给主子听。

    “不自量力,也不打听打听,那蚯蚓的刀法强悍到什么地步。记着,回头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材。为了他的勇气,他的棺材本,本少爷出了。”说完,便大步离去。

    这少爷口中的蚯蚓,自然指的是小蛇山上的悍匪——蝮蛇。

    身边的下人四喜,急忙奉承:“大少爷就是仁义,千金散尽还复来,将来必定富可敌国。”

    那少爷大笑,紧接着说:“看赏。”

    “谢大少爷!”

    很快,两人便消失在齐天的视线之外reads();江湖风飘飘</a>。

    此时的齐天,心里很不是滋味,竟有人准备好了棺材,想来这一战在他们眼中,必败无疑,甚至有生命危险。

    齐天不知道对方强到什么地步,无形中威压显露。

    再有,听那少爷的话,齐天也没了底气,辛酉刀法演练不久,更不知道能发挥出几成威力。

    如果单选刀技,自是没信心。

    若论格斗技击术,齐天对军体拳很有自信。

    按照齐天的猜想,对方一定比刀法。

    此时的齐天,心里很乱,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扰乱了阵脚,促使心态失衡。

    无论做任何事,心态很重要。

    自古就有,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兵不血刃,以三寸不烂之舌更胜百万雄兵。

    齐天收敛心神,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立时调节心情。

    一个人的精气神是非常重要的,精神饱满的人,更受人待见。

    ……

    集长来时,齐天已经喝下三杯“万绿丛中一点红”。

    齐天急忙起身抱拳施礼,将老猎户的话说明。

    集长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胜败关乎齐天能否就任保险队长,保护一方平安。

    齐天怕集长太忙,不敢多做打扰,正准备起身告辞,却见那看门卫士急忙走进。

    卫士在集长耳边一阵低语,待得到集长的首肯后,迅速离去。

    集长笑着看向齐天,沉声说:“老弟,看来你是走不了了。”

    齐天疑惑。

    只听集长继续道来。“来人是找你的,如果托你办事,还请应下。”

    集长说完,礼貌性的施礼。

    齐天更加疑惑,心想:“有人找?难道还有人认识自己吗?”

    老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齐天接受蝮蛇比斗一事,整个侯家集的人都知道了。

    更有甚者,个别赌坊已经为双方下注,看看谁能夺得这次的胜利。

    显然,没有一个赌徒给齐天下注。

    二十多个赌徒全部押在蝮蛇身上,赌资加起来将近五百两银子。

    这仅是第一天的战况,赌注时间截止第七天,在这期间赌注可以叠加,若对方没有人下注,银子将由赌坊出。

    这赌坊的东家,正是集长的大公子。

    不一会儿,在卫士的带领下,一个身材微胖的矮冬瓜和一个中年妇女,便出现在了齐天面前。

    来人二话不说,那妇女直接就跪了。那位矮冬瓜却也不看齐天,只是将脸转向别处,一副气愤的模样。

    齐天有点懵reads();公主的市井生活</a>。

    当即准备将妇女扶起来,却遭到妇女的拒绝。

    只听那妇女说:“求恩公救救我那苦命的女儿,求求恩公……”

    妇女没把话说完,便已经声泪俱下。

    齐天不知道什么情况,却想来必是极其重要的事,而且还是有关对方女儿。

    “婶子,您先起来说话,如果小子能做到,一定帮忙。”

    齐天一边说,一边用力将妇女扶起来。

    那妇女听到齐天说愿意帮忙,可仍旧止不住决堤的泪水,终究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这时,一旁的矮冬瓜吼了一声:“行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啊!?”

    “一个黄花大闺女,进了那种地方,她能……哎……”

    矮冬瓜没把话说完,气愤之下,直接坐到了椅子上。

    “造孽啊造孽……”

    齐天很无语,继而心想:“你们不把话说清楚,让我帮什么啊?”

    想到此,齐天看向集长。

    集长会意,便对一脸疑惑的齐天说:“这位是侯家集的财主侯明理,侯济堂。”

    集长说时,看了一眼唉声叹气的矮冬瓜。

    “那位婶子,是他的夫人。”

    “他们的闺女侯明珠,在去年夏天和下人丫鬟外出,不巧被下山砸窑的蝮蛇撞见,贪恋美色之下,强行将人掳回山寨,说要当压寨夫人。”

    “天下没有不爱护自己孩子的父母,济堂兄前后出了五百两银子,终究没有把人赎出来。”

    “时间一长,流言四起,说那闺女即使能赎出来,也不会有人娶,那可是进过土匪窝的闺女!”

    集长刚说完这句话,那妇女哭嚎声更大。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矮冬瓜望向齐天,语气恳求地说:“鄙人已经听说,恩公答应与那人约战,希望恩公救出我家小女,侯明理愿意用全部身家,回报恩公的大恩大德。”

    矮冬瓜说完,瞬间起身,跪了下去。

    齐天可担当不起这么大的大礼,急忙上前将人扶起。

    不成想,矮冬瓜竟说:“恩公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齐天真是醉了,又是这句话。

    面对矮冬瓜侯明理夫妇,齐天非常为难,不是不帮,而且怕不能战胜对方,反而失信于人。

    最终还是集长侯天正发话,齐天才勉强答应。

    无论能否救出,齐天都会全力以赴。

    ……

    第二天。

    齐天收拾好行装,并告知侯米尔有一场早上的戏,而且是全景,路程比较长,有航拍。

    齐天两人正准备走出驿站,不成想竟被蝮蛇的手下——独眼,堵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