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31章 然并卵
    一瞬间,嘈杂声四起。

    齐天出神的看着台下的姑娘。

    那姑娘从臆想中醒来,看着台上的齐天,嘴角勾起一丝轻微的弧度。

    一个衣着朴素的丫鬟,出现在姑娘身边,伏在耳边大声说:“小姐,咱们该回去了,表少爷的车在家门口等了很长时间,老爷夫人他们……”

    姑娘转头看向小丫鬟,满口埋怨地说:“樱桃,让他们等一会儿,我再看一会儿。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话毕,将丫鬟推开。

    这位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浑似姑射真人的姑娘,就是侯慕茵。

    在齐天就任保险队长那天,故意穿成丫鬟的衣服,还戴上了假发,故而与齐天在一块跳舞,才没被认出来。

    齐天一直被台下的姑娘吸引着,倘然早已忘记讲话。

    侯米尔和张胜也发现了台下的白衣姑娘,正是前些天在一块大跳骑马舞的姑娘,继而两人下台,找妹子聊天。

    就在这时,身边谨防说错话而时常提醒的集长侯天正,走上前,拉扯了一下齐天的衣服,顿时才回过神。

    收回目光,继续慷慨陈词。

    由于演讲稿过长,背词的齐天,心里暗骂写稿人。

    就在这时,齐天看到那位姑娘身边竟然多了两个人——张胜和侯米尔。

    齐天对张胜倒是放心,不过,最近与侯米尔那个混蛋相处久了,也不再寡言少语。

    只是……

    侯慕茵发觉身边多了两个男人,正是那天与自己跳舞的人,虽然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但是自上次相识之后,对两个人非常有好感。

    “热心肠”的侯米尔,在侯慕茵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侯慕茵只是轻笑不语。

    殊不知,此时侯慕茵心想:“这个人,有毛病吧!?”

    虽然心里这样想,面上却微笑待人。

    侯慕茵真的不知道,侯米尔这个人,确实有毛病——精神不正常。

    正在台上演讲的齐天,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位姑娘被撩,撩妹的还是侯米尔那个神经不正常的家伙,继而在心里又把写稿子的人骂了。

    不过,庆幸侯慕茵没忘记所来的目的,并没有因为“热心肠”的侯米尔、而妨碍她看齐天。

    “最后,我齐天代表整个保险队的成员,向侯集长,列为财主、地主,侯家集的所有父老乡亲们保证,定会保护好侯家集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分每一粒钱粮,再也不让大家受到土匪的压迫和强抢。”

    齐天说完,对所有侯家集的父老乡亲鞠躬致意。

    这时,集长侯天正走出来,沉声说:“目前齐队长的手里只有兵器,却没有火器,我以个人名义,向保险队捐款两千两银子,作为响钱。”

    集长侯天正说完,看向不远处的几个财主、地主,满面严肃地说:“几位作为侯家集的商贾大户,是不是也应该捐一点啊!?”

    侯天正说完,先前极度没面子的侯明理站出来,面向众人,沉声说:“今天是小女的出嫁之日,也是保险队驻地落成之日,也算是为我的女婿积点德,我侯济堂捐款五千两reads();邪神</a>。”说完,在身上取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交到齐天的手中。

    齐天急忙拒绝,并说:“这太多了,太多了。”

    “不多,我也捐五千两。”

    “我也捐五千两。”

    “我跟你们比不了,我捐四千两。”

    “我捐八千两,可不能让那只铁公鸡比下去。”一个与侯明理身高、外形差不多的地主,说完看向侯明理。

    侯明理一听就不高兴了,当即连忙说:“谁铁公鸡谁铁公鸡!”

    说完又在身上取出一张银票,沉声说:“竟然有人说我是铁公鸡,大家看好了,我再捐五千两。”

    话毕,看向跟他较劲儿的地主。

    那人鼓掌,继而说:“济堂兄出手就是阔绰,兄弟比不了啊!”

    齐天看着手上的银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集长走上前,轻声说:“这钱,是给保险队用的,可不是给你个人。”

    集长说完,拍了拍齐天的肩膀。

    齐天收好银票,面向众人抱拳,沉声说:“千言万语,感谢大家,感谢所有支持我、鼓励我的乡亲父老。”

    齐天,深深的鞠躬。

    此时的侯米尔已经想好跳什么舞,并和张胜、侯慕茵交流过,眼下只是缺少气氛,而齐天这跟引线,就是侯米尔调动气氛最好的由头。

    “支持齐队长!”

    “齐队长好样的!”

    侯米尔喊完,侯慕茵和张胜齐声喊。

    然并卵。

    就在三人纳闷百姓换口味儿之际,不远处走来六位身材苗条,衣衫光鲜,很是火辣的美妞。

    侯米尔见此,一时兴起,嗷嗷嗷的直叫,并时不时的吹起流氓哨。

    那六位美妞齐声高喊:“齐天齐天,我们爱你,齐天齐天,我们爱你……”

    “还是我说的那些话,没啥特别的。”

    虽然只有这一句话,但是已经胜过所有浮云。

    很快,踩着节奏,掌声雷动,鼓声隆隆,鞭炮燃起,六个美妞扭动性感的腰肢,唱起江南丝带欧,大跳骑马舞。

    侯米尔三人不甘落于人后,跻身上前,站在六个美妞对面,侯米尔对身边的张胜和侯慕茵说:“万、吐、思瑞,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火辣辣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

    瞬间,所有的乡亲父老在侯米尔三人的带动下,全民大跳广场舞,六个美妞早就不见了踪影。

    齐天下台与众人欢庆时,侯慕茵早已离开,只让张胜留下一句话:“我走了,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再见!”

    走了?

    齐天觉得那句告别的话,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在梦里……

    ……

    对于蝮蛇告别土匪胡子的身份,加入保险队,还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财主和地主更是倾囊相授,大力捐钱,以侯家集为中心,瞬间方圆二十里内的五股小匪,纷纷加入齐天的保险队reads();实习神医</a>。

    原因是,不仅可以洗白,帮助老百姓保卫一方平安,还能有钱花,跟着手段高超的齐天和蝮蛇,以后可以作威作福,不用再担心被强大的大匪们欺负以及吞并。

    加入齐天的保险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齐天按照蝮蛇所说,一切章程按照加入土匪的规格,没有人介绍的不收,家中独子的不收,身上有命案的不收,没有一技之长的不收……

    林林总总,五股小匪最终留下来的只有十三人。

    此时齐天的队伍,全部人员接近五十人,名副其实的大匪阵容,与那些上百近千的巨匪是没法比的,况且也不能比,齐天是保险队,不是土匪。

    即便手下是匪,可齐天不是土匪,却是众多土匪的头子。

    经过收服蝮蛇一事,齐天的名声更大了,道上传言说他是三头六臂,也有说他是山精妖怪,会七十二般变化,捏土成人、撒豆成兵,要不然怎么会令强悍的蝮蛇归顺呢?

    即便虚实参半,也有人痛恨齐天,得了匪心,壮大势力,指不定背地里干什么鸡鸣狗盗的事。

    五月底。

    关东的气温较全国相比,普遍偏低,虽然是五月底,但是也仅仅下过两场小雨。

    关东地区,有句老话:“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对于刚刚下过的一场春雨,齐天保险队里的众人们,确实没什么事干,在侯米尔的带领下,用纸牌做成的扑克,教众人玩斗地主。

    由于都是男人,下过雨的天气也有些闷热,再加上曾经都是土匪,豪爽的性情瞬间显露无遗——上身脱个精光,放眼望去和浪里白条似的,骂骂咧咧的各种脏话也就都说出来了。

    前世的齐天是有组织有纪律的特种兵,虽然很看不惯这些人的行为,但是碍于刚刚“转正”,一时适应不过来是可以理解的。

    很快,天便黑了下来。

    老猎户戚百石深知这帮人食量惊人,即便现在齐天手上有几万两银子,但是也不能胡乱花钱,老人都是过惯了穷苦日子,舍不得花钱,于是趁着天亮,赶着牛车,送去一头野猪和四只狍子,以及春妮家种的各种蔬菜。

    关东地区的野味儿是比较多的,俗谚中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

    虽然比较夸张,但是野味儿确实很多。

    齐天提议,晚饭吃“关东煮”,这“关东煮”在齐天的前世可是非常有名的,可齐天一直没吃过。

    由于人手多,大家齐帮忙,摘菜、洗菜,处理野猪和狍子,切肉、温酒,很快便将一切准备工作做完。

    齐天看着视线里的八口大黑锅,肉、菜早已在锅中翻滚,黑锅四周围满了几欲流口水的手下,嘴角轻笑,高声说:“开吃!”

    一众手下接到命令,个个呈现出关东人的豪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快活!

    只是,齐天说话的同时,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众人都以为是打雷,也就没有在意。

    听力灵敏的张胜却没有动,只是聆听外面的动静,总感觉那声音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