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33章 牛家沟
    老话常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狗带的几句话,如同秋风吹过泸姑湖,泛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地不断扩大。

    齐天对侯家集的父老乡亲解释清楚之后,一个小弟急忙赶来,声称张胜已经采买归来,齐天急忙告辞。

    很快,齐天便回到保险队驻地。

    齐天来到囤放各种物资的房子里,只见大大小小数十包五颜六色的东西,以及石头。

    由于事件隐秘,知道这件事的人非常少,于是叫来侯米尔和张胜,在齐天的指导下,三人迅速制造超级火药,在燃爆方面,更胜“滚地雷”两倍以上。

    起初很是生疏,慢慢的,熟练以后越来越快。

    转眼,便到了下午,三人正在制作,独眼跑来说集长侯天正来了。

    齐天来不及细想,于是出门迎接。

    不成想迎接到的却是慌慌张张的集长侯天正,齐天不解,继而在对方口中得知,老百姓们说这个保险队长之名实际是两人串通一气,故意向老百姓骗钱。更是与土匪蝮蛇合作,假装被打败,骗取老百姓的信任,顺便抢夺侯明理的家产。

    一传十,十传百。

    一时间,越传越神,集长侯天正险些信以为真。

    只是,侯天正前脚刚到,侯明理那个矮冬瓜后脚就跟来了,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并强行将侯明珠带走。

    齐天也搞不明白,一时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继而想到背后一定有人在玩阴招reads();江湖风飘飘</a>。

    直到天色渐渐暗下来,齐天与侯米尔、张胜三人一共制造了五十余枚炸药包,除了火药和硝石,还加了一些齐天的独门配方。

    由于这一天经历了太多事,齐天也没心思吃饭,正在会客厅中坐着,等待蝮蛇的消息。

    这时,一个小弟急忙跑进来,上气接不上下气地说:“队长,不好了,很多老百姓举着火把,说要把咱们驻地烧了,快去……”

    齐天不等那小弟把话说完,便大步而出,直奔保险队驻地门口。

    来到时,齐天只见有三四十只火把,一百多人,吵闹声连成一片,好不嘈杂。

    齐天高声说:“请大家相信我,相信侯集长,我们是被诬陷的,这分明是有人在背后捅我的刀子,希望……”

    就在做着一番解释时,无意中发现不远处黑暗中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齐天觉得很是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齐天心想:“看样子极有可能是‘滚地雷’派来查探的。”

    于是叫来张胜,前去将其追拿。

    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能放过一人。

    齐天面对众多老百姓的咄咄相逼,几近崩溃,想着以三寸不烂之舌扭转局势,怎奈侯家集的父老乡亲,对土匪简直恨入骨髓,最终,齐天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只见齐天在身后的小弟手中夺过一把刀,一把军队惯用的雁翎刀,继而面向众人,高声说:“我齐天的为人向来光明磊落,从不做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既然已经做到保险队长的位子,更是要对父老乡亲做实事,否则愧对相亲父老对我齐天的信任。”

    齐天说完,毫不犹豫地挥刀,瞬间砍掉小手指。

    真砍。

    瞬间,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人再多说一句话,大气都不敢喘,完全没想到齐天竟敢这么做。

    齐天忍着剧痛,拱手抱拳,高声说:“希望大家给我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内不能解决这件事,我齐天就像这根手指,随大家处理。”

    齐天说完,对众人深深地鞠躬。

    在场的只是普通老百姓,大多是说风就是雨,不仅道听途说,还没有个人主见,听之任之。

    见到齐天砍掉小手指,瞬间心里都害怕,生怕下一个砍的就是自己。

    众人见到齐天这样的举动,确实害怕了,已经不再说齐天与集长、蝮蛇之间相互勾结,继而默认了齐天的三天之约。

    很快,众人散去。

    此时,由于失血过多,齐天的脸色已然变得惨白。

    身边的小弟完全没有想到齐天竟然这么狠,毫不犹豫地砍掉手指,瞬间对齐天很是崇敬,不敢有半点不敬。

    齐天不用小弟搀扶,拿着那一节手指,独自走回房子里。

    齐天的内心五味陈杂,那一刀砍下来,他也没有想到,但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只有见血才能震慑的住局面。

    身为保险队长的齐天,这点儿事儿还是不算什么的。

    接下来,齐天依旧要等蝮蛇的消息,只求能够带来好消息reads();公主的市井生活</a>。

    ……

    得到齐天的指令,张胜锁定目标,迅疾追赶。

    碍于对方只是平常百姓,不出半个十几分钟,便被身手凌厉的张胜捉到。

    开始,张胜只觉得对方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异样,加上一副很胆小懦弱的模样,张胜想放,却又不得不履行齐天的命令。

    于是将人带回,五花大绑的关进柴房,由蝮蛇的原手下“秧房子”负责亲自看守。

    殊不知,被绑的人便是狗带。

    狗带表现出的胆小懦弱,仅是想着获得张胜的同情,谁知竟被抓着了。

    张胜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就没有报告齐天,过于繁忙的齐天也没有追问。

    然而这一夜,对齐天来说,绝对是备受煎熬的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齐天正准备在院子里锻炼身体,风尘仆仆的蝮蛇便赶回来了。

    齐天见蝮蛇眉梢略有喜色,继而二话不说,两人直接进了会客厅。

    “什么情况?”齐天沉声问。

    “原本比较困难,道上的朋友听说我归顺了队长,很愿意出手帮忙……”

    不等蝮蛇说完,齐天急忙打断:“说重点。”

    “八里外的牛家沟,七个人七匹马,人手一把鬼头刀,四杆毛瑟步枪,没查到火药的具体数量。没有‘滚地雷’本人,由手下炮头带队。”

    蝮蛇如实说。

    “在那几天了?”齐天问。

    “两天。”

    蝮蛇说完,抓起桌子上的茶壶,直接对嘴吹。

    “好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叫字匠找出牛家沟一带的地图。”

    齐天沉声说。

    蝮蛇知道,齐天准备反击。

    蝮蛇深知齐天由于内心的愤怒才一改常态,否则平时总是把手下当成亲兄弟,不会显露出尊卑。

    蝮蛇点头称是,起身离去。

    不等蝮蛇走到门口,齐天突然说:“二哥,嫂子回娘家了,过几天回来。”

    蝮蛇年长齐天五岁,出于兄弟情义,再加上侯明珠的事,心里有愧,故称二哥。

    张胜与侯米尔同龄,年长齐天四岁。

    虽然齐天的年龄比三人小,但是由于齐天的队长,蝮蛇很是敬重,故而时常称齐天为大哥。

    齐天与张胜之间,纯粹是兄弟相称。

    蝮蛇没有多想,继而点头轻笑,大步离去。

    齐天不敢对风尘仆仆归来的蝮蛇如实说明,再说,刚刚弃恶从善加入保险队,万一得知实情,再度爆发骨子里的匪气,谁也不敢保证后果会怎样。

    蝮蛇刚走出不一会儿,张胜和侯米尔便拿着牛家沟的地形图走了进来,交到齐天的手中reads();魔王佛妃</a>。

    齐天看完,手指在桌面很有节奏地敲了几下,继而抬头看向张胜,沉声说:“胜哥,辛苦一下,带两个小弟,去牛家沟盯着这伙人。”

    张胜欣然接受委派,拱手抱拳,沉声说:“不辛苦。”

    话毕,转身而出。

    侯米尔见张胜领了任务,自己反倒闲了,于是面露笑意,询问:“大圣哥,小六子干啥啊!?”

    侯米尔唯恐齐天不给派任务,很献媚地走到近前,出手给齐天揉肩。

    没等碰到,便被齐天侧身躲过,只见齐天一脸的鄙夷,说:“你干什么?你还嫌不够添乱啊!老实在家呆着,不惹祸我就给你烧高香了。”

    齐天话音稍落,接着又说:“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可你能办一件让我省心的事吗?”

    “你又没让我干,怎么知道不省心?”侯米尔小声嘟囔。

    齐天侧脸看向侯米尔,嘴角轻笑,心想:“还真是拿你没办法。”

    “好了,你就别矫情了,行动带你去,只是不能添乱。”

    齐天满口嘱咐的语气说。

    “贱人才矫情!”话毕,侯米尔接着又说:“这事可说准了,不能骗我哈!”

    转眼到了下午。

    睡醒一觉的蝮蛇,被齐天叫去,商议接下来的大事。

    会议室。

    不同于聚义厅,类似齐天前世的一些公司中的会议室,一个大圆桌,两边放着二十几把椅子,对应椅子的位置,摆放着茶杯,圆桌中间放着六盆不知名的野花,空气中还飘荡着淡淡的熏香。

    蝮蛇推门而入,只见齐天一人坐在椅子上,放在桌子上的手,时不时地敲着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大哥!”蝮蛇出声打招呼,并抱拳示意。

    齐天点头,继而轻声说:“坐吧!”

    蝮蛇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坐在了齐天的身边。

    “说说你知道的情况。”

    蝮蛇疑惑,继而轻声说:“上午汇报过了。”

    “那伙儿匪徒的住处,周边情况,全方位的详细一点儿。”齐天解释着说。

    齐天说完,忽然想起前世,与战友们外出执行任务时的场景,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继而心想:“老伙计们,兄弟这辈子是回不去了。不过,会想办法给你们留下东西的,至少会提醒你们的爷爷,让你们将来报考军校,报效祖国。还是那句话:‘当兵后悔的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蝮蛇将“滚地雷”那伙儿人的地址以及周边,详详细细的述说一遍。

    随后,两人对这个布局进行详细的部署。

    一转眼,天就黑了下来。

    齐天召集了十个身手好的兄弟,与蝮蛇一同赶往牛家沟,由于没有马匹,只能靠跑步前进。

    齐天并没有履行对侯米尔的承诺,毕竟保险队驻地也是需要一个重量级的人看守,谨防意外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