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44章 福利多多
    齐天见到一个被红布包裹的东西,而且被埋在地下。

    疑惑的齐天,顿时心想:“按照前世武侠剧的套路,十有八.九是武功秘籍,可滚地雷不会武,再说也绝不可能是那东西。”

    齐天仍旧疑惑地看着墙边的滚地雷。

    此时的滚地雷,将红布包裹取出,吹掉上面的灰尘,继而起身,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向齐天。

    滚地雷蹲在齐天的身前,嘴角轻笑地看着齐天。

    由于大红肚兜过于宽松,那一片桃花盛开的地方,瞬间呈现在齐天的眼中。

    对于尝尽各中滋味的齐天来说,怎叫一个酸爽了得?

    此时的滚地雷满面桃花地看着齐天,轻声问:“猜猜这里是什么?猜到有奖。”

    齐天嘴角轻笑,继而仔细观察滚地雷手中的包裹,表面除了用红布包裹以外,整体不过巴掌大小,很薄,有点像32开(184mmx130mm)大小的课本。

    第一感觉是:“书?”

    齐天不确定地问。

    滚地雷先是露出惊疑的目光,继而嘴角上扬、眉眼弯弯,瞬间便扑在了齐天的身上……

    “你干什么?”

    “给你奖励reads();刀笔吏</a>!”

    “……”

    女人呐!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就齐天这小身板,啧啧……

    半个小时后。

    滚地雷意犹未尽地看着身边的齐天,却见齐天紧闭双眼,一副十分疲惫的模样。

    “小天天!你怎么猜到的?”

    齐天的名字,是在两人初次欢愉时,齐天亲口说的,以及秋香并不是他的未婚妻,实际目的是来杀“滚地雷”的。

    为此,滚地雷在齐天的肩膀上留下一排小牙印,作为欺骗的惩罚。

    同时,滚地雷也将自己的本名“谭春花”告诉了齐天。

    当时齐天想着:“春妮,春花,这辈子足够了。至少比前世好得多,可以合理的娶媳妇,不用触犯婚姻法以及重婚罪。”

    齐天缓慢地睁开双眼,嘴角挂着笑意,轻声说:“春花,如果只是猜的,你信吗?”

    春花嘴角轻笑,丝毫没有对齐天的话产生怀疑,且柔声说:“我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春花说完,伸出手在齐天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接着又说:“那你再猜猜,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齐天没有细想,沉声说:“应该是你们家制造爆竹的配方,以及你师傅留给你的火药配方。”

    齐天说完,侧脸看向身边的春花。

    春花听后,瞬间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继而伸出食指,轻轻触碰齐天的脸颊,轻笑着说:“你真聪明!”

    话毕,春花瞬间变得一脸严肃,沉声说:“我一个女人家,再说也已经退出江湖,留着它也没什么用。看得出,你是一个志在四方的男人,把它交给你,一定会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春花说完,将红布包裹递给齐天。

    齐天看了看包裹,又看了看春花,他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而且齐天是练刀技的,跟火药也搭不上关系,但也不好拒绝,或许以后能用得上。

    齐天毫不客气地接下,也不打开看,而是随手扔向一边,面色邪魅地看向春花,继而如同猛虎扑食一般,扑向春妮。

    “啊……”

    春花惊叫过后,瞬间反应过来,继而再次展开神战。

    午后申时(下午三.点)。

    齐天和春花两人,睡醒午觉,齐天起身穿衣。

    此时的春花也已经开始穿衣服,同时望向齐天,似是不舍地问:“真的要走吗?”

    齐天嘴角轻笑,继而点头,以示肯定。

    齐天明白,春花舍不得这个地方,毕竟住了十几年,怎么能轻易的说走就走?

    “如果想了,我还会陪你回来住几天。”

    穿好衣服的春花,走到齐天的身边,靠在齐天的肩膀。

    春花一米六八的身高,刚好靠在齐天的肩膀,没有任何的不适reads();实习神医</a>。

    “谢谢,你真好!”

    话毕,春花接着又说:“不过,既然我是你的人,过去的都让他过去吧!今后,你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

    齐天扳过春花的肩膀,继而在春花的额头,栽了一个草莓印记。

    随后,齐天提着春花的衣物用品,春花挽着齐天的手臂,走出了这间屋子。

    齐天刚走出房子外,恰巧遇到迎面走来的蝮蛇。

    蝮蛇嘴角微扬,拱手抱拳。

    齐天知道,一定是遇到什么好事,否则向来不苟言笑的蝮蛇,绝对不会这样。

    “大哥!那些被抢的东西,均已送回百姓手中,他们都对大哥感恩戴德,说尽了好话。”

    蝮蛇所说,齐天并没有感到意外,而且早就已经想到。

    “还有什么事吗?”齐天问。

    “回来的路上,遇上几伙儿绺子,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得知大哥灭了‘滚地雷’,无不钦佩,声称要加入咱们保险队,我就替大哥答应了。”

    蝮蛇说完,见齐天面有异色,当即解释说:“大哥放心,只挑了十四个有真本事的,其他都没要。”

    齐天听后,嘴角上扬,继而拍了拍蝮蛇的肩膀,满口鼓励地说:“做得好!”

    蝮蛇放下的双手的同时,伸出手去取齐天手中的衣物,并说:“大哥,我来吧!”

    齐天没有说话,便递了过去,很是欣慰。

    春花看向蝮蛇,沉声说:“二哥,这处山寨也没什么用了,咱们走后,告诉几个兄弟,烧了吧!”

    不待蝮蛇答话,春花说完就走。

    蝮蛇疑惑地看向齐天,只听齐天说:“告诉下面的兄弟,利索一点儿,烧净再走,别把整个娘子山都点着了。”

    齐天说完,便大步跟上了春花。

    很快,在侯米尔运送第五趟时,才将十大车装满,也就是说价值三千万两银子的物件装了五十车。

    齐天一行走下娘子山,回侯家集保险队驻地。

    齐天一行刚走,身后的“雷云寨”便燃烧起熊熊大火。

    春花看着燃烧中的“雷云寨”,嘴上呢喃着:“结束了,一切都过去了。”

    说完,靠向齐天的肩膀。

    “雷云寨”下的灌木丛中,一个人影望着烧的正旺的“雷云寨”,瞬间举拳砸向身边孩童手臂粗.细的灌木上,那灌木当即折断。

    随即望向远去的齐天一行,以及齐天身边的女人,再次举拳砸断一棵相同的灌木,接着一闪即逝,没入茫茫山林之中。

    ……

    齐天一行,到达保险队驻地时,已经是傍晚,酉时,落日的余晖洒满天边。

    对于银钱器物,齐天没有多问,一并交给侯米尔处理,并由“字匠”一一记录在册。

    由于在雷云寨“缴获”将近三十匹马,没人管理,再加上齐天深知马匹的重要性,于是新立“马号”,将近三十匹马交给刚刚加入的一个小弟看管reads();邪神</a>。

    因为那小弟很是会相马,好马、坏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重要的是会医马,于是齐天很放心地将马交到他的手中。

    那小弟自然是非常愿意出任“马号”,并想着刚刚加入保险队,就受到齐天齐队长的重用,一时心底乐开了花。

    待一切安顿好,齐天将春花送到了住处。

    虽然春花早已退出江湖,不问世事,但是跟着齐天进入保险队,不能说重出江湖,也算是一只脚迈入江湖。

    江湖中人向来豪爽,不拘小节,只是……

    “我还没和未过门的媳妇成亲,你这样不好吧!?”

    齐天看着躺在自己炕上的春花,很是别捏地说。

    春花嘴角轻笑,调侃地说:“身为江湖儿女,本就不拘小节,况且你和我第一次那啥的时候,也没见这么扭捏啊!?”

    话毕,接着又说:“你那股子野性哪儿去了?”

    齐天无语,心想:“能一样吗?你当时穿成那样,是个男人都经受不住诱.惑。”

    齐天眼珠一转,继而说:“那不怨我,是你诱.惑我。”

    春花一听这话,立马就不愿意了,当即从火炕上起身,怒气冲冲地走向齐天,沉声说:“齐天,你小子怎么能这么无赖呐!亏得老娘那样对你。”

    春花说时,便走到齐天的身边,毫不留情地抬脚踹向齐天。

    动手?

    眼疾手快的齐天,瞬间出手抓.住春花的脚踝,伸出食指挑起春花的下巴,嘴角流露出邪魅地笑。

    调戏?

    撩妹!

    春花恼怒,当即出手如电,抓向齐天手腕,反扣筋脉,大力之下,导致齐天不得不松开春花的脚踝。

    齐天嘴角轻笑,继而说:“有点意思!”

    话落,齐天施展不要命的手法——身体转了个圈,很是不可思议地出现在春花的身后。

    春花大惊之下,来不及反应,继而再次被齐天调戏。

    齐天施展特别手法,令春花浑身不自在,渐渐地失去反击之力,陷入美妙的享受之中。

    两人又陷入新一*战。

    亥时(晚九点)。

    齐天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当即起身穿衣,在春花的额头上栽了一朵草莓,随即蹑手捏脚的离开屋子。

    齐天刚出房门,便见到“秧房子”站在门口,并对齐天拱手作揖,继而轻声说:“队长,有一个人,您应该认识。”

    “谁?”

    齐天问。

    秧房子并没有说,只是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齐天先行。

    疑惑的齐天在秧房子的带领下,走向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