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66章 玩大了(第一更)
    齐天,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

    经历了一系列事件,“草根”猎户瞬间变成全民偶像,活脱脱的逆袭,成了一个偶像派!

    正在诸多光环之下,他还是一个绝对的演技派,干掉小李子,拿下奥斯卡小金人,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齐天顺着墙边,一路小跑,没入黑暗——

    不过七八息的时间,便来到了距离高墙五米远的地方,身子并没有停止,脚下猛然发力,三步并作两步踩上两米多高的高墙,双手抓着墙脊,身体凌空,继而双手撑起,跃出墙外。

    在自己的保险队里,竟然玩起了越狱?

    他想干什么?

    齐天双脚落地,警惕性十足地向四下看了看,除了大树边拴着一匹枣红马,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继而解下缰绳,翻身上马,催马奔向浓密的夜色中……

    戌时将尽,亥时未至。(即将九点)

    身形彪健的枣红马,在浓密的夜色中四蹄翻飞。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齐天,一路催马,策马奔腾。

    半盏茶后。

    已奔出五里路的齐天,勒住马缰,在一处路边破败的破庙前停下。

    破庙中只燃着一支火把reads();我即天意</a>。

    夜黑风高,难道齐天偷偷摸摸的从保险队“越狱”,准备去见什么神秘人?

    或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下马的齐天,将枣红马拴在一群枣红马旁边。

    这时,一个头戴毡帽,长得贼眉鼠眼,且手提一支毛瑟步枪的人走到齐天身边,很是恭敬地说:“队长,二当家的都在里面。”

    齐天点头,二话不说径直走进破庙。

    齐天走进破庙内,只见二十余位精壮青年,分两排站立,蝮蛇、侯米尔、张胜、薛兆四人站在前面。

    众人见齐天进门,立时拱手抱拳,且低声说:“三爷!”

    齐天点头,同手抬起手,示意不必客气。

    齐天看了看两排精壮青年,各个就跟那嗷嗷叫的狼崽子似的,不咬下对方的血肉,绝不罢休。

    齐天面色阴沉,冷声说:“还记得我们的准则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虽然每个人的声音都很低,但是同时发声,效果自然大不同。

    齐天点头。“今晚,看你们的。”

    话毕,接着又说:“《水浒传》里有一句话:救人需彻底,杀人须见血。明白吗?”

    “明白。”众人齐声说。

    同时,每个人的脸上所释放出来的血性与杀戮之气,瞬间散发在整间破庙内。

    “出发。”齐天,简言意骇地颁布命令。

    话毕,众人在蝮蛇的带领下,相继出门,跨上健壮的枣红马,直奔东北方向——三十五里外的江原。

    在齐天、蝮蛇等人的带领下,一群嗷嗷叫的狼崽子为求争分夺秒,连番催动胯下的枣红马。

    半个时辰后,齐天一众出现在一个三岔路口。

    出门急,忘记带地图的齐天无比自责。

    好在,有一个活地图!

    身后薛兆急忙说:“三爷,中间这条直奔江原,右边那条直奔阳杈镇,‘野马’的绺子就在阳杈。”

    话音稍落,齐天二话不说,催马直奔中间——江原。

    身后蝮蛇等一众,急忙催马跟上。

    一刻钟后,在“活地图”薛兆的指引下,齐天一行在江原西北方向,五公里外的一处山坳前停下。

    马匪大多在地势平摊的平原建立绺子,却很少在山坳附近,或许依附山险而建立,以防其他绺子的吞并。

    齐天下马,薛兆急忙跟上。

    齐天只是看着一里外,亮着火把的山寨,没有说话。

    趴在地上侧耳倾听的张胜,突然说:“声音不大,听不出别的异样。”

    齐天不加思索地说:“估计已经砍杀的差不多了,毕竟是那顶天梁‘反水’,带着‘野马’围攻,从晌午撑到现在,他‘悍马’也算可以了reads();重生之死亡策划者</a>。”

    齐天说完,一旁的蝮蛇拱手抱拳道:“接下来怎么办?”

    “这个山寨依山而建,猴子和老薛,左右夹攻,胜哥以弓箭奇袭暗哨,剩下的交给我和二哥。”

    话毕,齐天提上苗刀看向众人。

    蝮蛇四人拱手抱拳,沉声说:“明白。”

    话毕,齐天正准备走,忽然转头看了一眼侯米尔,轻笑着说:“做事别一意孤行,和炮头商量着来。”

    话毕,又看向薛兆,对两人关切地说:“注意安全。”

    两人再次抱拳,并说:“三爷小心。”

    话毕,一众各自分工,紧接着直奔一里外亮着火把的山寨。

    脚下猛然发力。

    很快,齐天一行奔向各自分配好的方向——夜袭。

    山丘多灌木,“悍马”的山寨附近自然不缺少这种常见植物。

    躲在灌木丛中的齐天、蝮蛇,透过灌木树叶,看向五米高的木制山寨。

    山寨的外形和“雷云寨”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山寨的外围和无缝栅栏没什么分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寨内的喊杀声渐渐小了许多。

    看不出任何端倪的蝮蛇,轻声说:“这就完了?”

    齐天目不斜视,轻声说:“按照情形上看,‘悍马’一方肯定是败了。”

    “如果他被打败,或者被‘野马’给杀了,咱们还进行吗?”

    蝮蛇疑惑地问。

    对于这个问题,齐天很早就想过,只是没有透漏给蝮蛇几人而已。

    “来都来了,怎么会不进行?”

    齐天反问。

    “可是……”

    蝮蛇疑惑,继而心想:“目标都被干掉了,难道要干掉‘野马’?平白无故的,不合理啊!?”

    蝮蛇没说完,便被齐天打断:“没有什么可是,要懂得随机应变,一切顺其自然。”

    齐天轻笑着拍了拍蝮蛇的肩膀。

    蝮蛇想不通,更加不明白齐天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想不通纯熟正常,毕竟齐天才是主角,主角的心思可不是乱猜的。

    “走吧!”

    察觉没有任何异样的齐天,瞬间起身,大摇大摆地走向山寨的大门。

    身后的蝮蛇见此,顿时心想:“这里面就是龙潭虎穴,就这么不可一世的进去?算你狠,有魄力。”

    紧接着,蝮蛇紧随其后。

    当两人前脚跨过山寨大门,便被门内两个守门的崽子,用枪指着胸口。

    蝮蛇无语,心里暗骂:“玩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