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 最新章节 第79章 放水(第一更)
    齐天伸出手拍了拍玉凤的肩膀。

    玉凤确实被吓了一跳,继而心想:“妈的,想吓死老娘啊!等我拿到银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紧接着闭眼,抬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平复紧张的心跳。

    待呼出一口惊吓之气后,不成想又被齐天拍了一下肩膀。

    “怎么不藏了?你跟我捉迷藏呐!?一天到晚嘚瑟嘚瑟的!”

    玉凤说到最后,已然气极,继而双手掐腰,就是不回头。

    话音稍落,却不见身后的人答话,于是又说:“你有意思没意思,你再这样,我可就真生气不理你了reads();公主的市井生活</a>。”

    玉凤话音稍落,齐天再次出手,轻轻地拍了拍玉凤的肩膀。

    又拍?

    玉凤这回是真怒了,当即挽起衣袖,怒气冲冲地说:“你是不是还不说话?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还这样,信不信我……”

    玉凤的话还没有说完,齐天的手便摸向了玉凤的臀.部,慢慢的游移至前身,轻轻摩擦而上,至胸前雪白馒头处,极其富有节奏感的触碰。

    那一瞬间,玉凤浑身一麻,如遭电击,慢慢地便闭上了眼睛,尽情地享受那美妙的瞬间,那种感觉很舒服,从未尝到过。

    很快,玉凤便慢慢地发出亢奋的声音。

    那声音一声高过一声,以至于齐天的小伙伴都难以承受,变得越发刚强勇猛。

    那一瞬间,齐天便意识到还有事情要办,不是撩妹的时候,继而便停止了攻城略地。

    齐天的手已经停止,可那玉凤还享受着那美妙的瞬间,不能自拔。

    齐天无奈,紧接着再次拍了拍玉凤的肩膀。

    这一拍,玉凤瞬间便从那美妙的幻境中醒来,继而满面桃花,嘴角不自觉地轻笑,轻声说:“死鬼,怎么不继续了?人家还要。”

    齐天没有动。

    那一瞬间,玉凤才察觉到不对劲,继而试探性地回头。

    这一回头可不要紧,立时看见一张极其恐怖的脸,那脸上全是血,却能够认得出是那个男人。

    一瞬间,玉凤的大脑一片空白,瞳孔瞬间放大,极其惊讶地张着嘴巴,却说不出一个字。

    站在男人身后的齐天,不用看都能猜到玉凤的表情,紧接着松开了手,那男人的身子瞬间扑向了玉凤。

    玉凤看男人的身子向她扑来,瞬间回过神,就在两张脸即将贴上时,玉凤才发出叫喊。

    仅一声便没有了下文——齐天察觉到玉凤表现,唯恐惊醒笑面虎,于是瞬间出手捂住对方的嘴巴,将匕首抵在玉凤的脖子。

    “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敢出声,这匕首可是不长眼睛的。”

    话毕,齐天手中的匕首微微动了一下,便割破了玉凤的皮肤。

    玉凤察觉到森寒之气入体,顿时不敢再出声,继而很是配合地轻轻点头。

    “笑面虎住哪儿?”

    齐天发问。

    玉凤一听竟是来找笑面虎的,于是抬手指了指齐天的手,示意嘴巴被捂住了。

    齐天会意,试探性的慢慢放开,匕首依旧抵在脖子上。

    玉凤不敢回头,生怕脖子被割,于是轻声说:“笑面虎没有固定住的屋子,不过我知道他今天住在哪。”

    齐天没空听他废话,于是沉声说:“说重点。”

    玉凤会意,继而说:“他今天住安娘屋里,安娘那个小贱人就是……”

    齐天无语,瞬间出手捏着玉凤后颈,大力之下,致使玉凤疼痛难忍,竟叫出了声。

    齐天下意识地动了一下匕首reads();江湖风飘飘</a>。

    玉凤会意,便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察觉不再啰嗦,齐天的手便慢慢松开。

    “好汉,你能不能把匕首放下?这样走不方便。”

    玉凤话毕,接着又说:“好汉放心,我也非常痛恨笑面虎,而且和好汉也是一条船上……”

    “话真多!”

    话毕,齐天慢慢松开了匕首。

    齐天知道这女人的目的,偷跑出去会有被捉会的危险,然而直接杀死笑面虎,永绝后患,自然少了离开后提心吊胆的生活,也就愿意合作。

    玉凤主动靠近齐天,完全是因为刚刚齐天对她的举动,一时爽感流遍全身,好不爽快,想着配合好汉,盼望有机会能够再次一尝那种美妙的瞬间。

    少了匕首的束缚,玉凤顿时轻松了很多,继而带着好奇心,回头看一眼齐天。

    不成想,齐天的大手紧扣肩膀,冷声说:“听话,我是不会杀你的。”

    玉凤听后,立时感到害怕,继而轻声说:“好汉饶命,小女子这就带好汉去找笑面虎。”

    话毕,玉凤开动,齐天跟随。

    三分钟后。

    两人便出现在一处两间土坯房前。

    齐天突然冷声说:“说说里面的情况。”

    玉凤会意,继而轻声说:“开门进去就是外屋地(厨房),掀开门帘子就是里屋,笑面虎和那小贱人就睡在炕上。笑面虎的身边有枪,不过你放心,他那个人睡觉很死(觉重不易醒),声音不是很大,一般不会醒。”

    “知道了,谢谢你!”

    齐天冷声说。

    玉凤正准备说不用谢,却被齐天的一记手刀砸中后颈,倒在了地上。

    齐天觉得玉凤这个女人即便不是什么好人,也是受过笑面虎摧残过的,也就没有下狠心杀掉,而是砸晕。

    齐天寻到一处背风的地方,便将玉凤安顿好。

    就在这时,笑面虎住的屋子突然亮起了灯,立时引得齐天警觉,继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笑面虎住的房子东侧墙边,等候时机。

    没过一会儿,“吱”的一声,房门便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位穿着厚棉袄的姑娘——即便穿着厚棉袄,也难以掩盖极好的身材。

    姑娘踩着幽柔的月光,走到房子东侧,却没有发现紧贴墙边的齐天,于是便解带脱.裤,蹲在地上撒尿。

    瞬间,骚气弥漫。

    此刻,齐天的内心是拒绝的。

    待女人放完水,起身提裤系裤带,一连串的动作做完,刚要转身进屋,却遭到齐天的一记手刀。

    砸晕在地,跌倒在那摊液体上。

    齐天没有杀她,原因自然和玉凤一样,于是将女人放在玉凤身边。

    紧接着,拔腿走向寨子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