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魔面之威!
    “为大汉而战,随我杀贼——”面具武将一声厉啸,纵马提枪,加速冲上。

    四千汉军铁骑,追随在他的身后,士气高昂,滚滚如潮。

    再往后,六千汉军步卒也拼起了决死之心,杀声震天,铺天盖地的向着魏阵涌来。

    转眼间,汉军已冲至了一箭之地,进入魏军射程。

    关胜没有一丝犹豫,手中战刀一扬,大喝一声:“弓弩手放箭,射杀敌寇!”

    号令传下,令旗摇动,弓弩手们纷纷将弓弦拉满,作势就要开箭。

    就在下一秒钟,他们却看到了冲锋在前的那面具武将,看到了他戴在脸上,那凶神恶煞,如魔如鬼的狰狞面具。

    刹那间,所有的魏军弓弩手,无不是心神震荡,从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恐惧。

    那狰狞的面具戴在脸上,让魏军将士们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魔鬼一般,顿时都慌了神,一时间竟是忘了开弦。

    “怎么回事,为何不放箭,速速放箭!”关胜觉察到了士卒精神有异,即刻厉声喝斥。

    喝斥无效。

    那面具敌将的狰狞假面,就仿佛有一种无形的精神魔力,扰乱了魏军士卒的意志精神,令他们陷入了手足无措的状态,竟是忽视了主将的命令。

    “怎么突然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关胜眼中掠起深深奇色,疑色顿生。

    左阵的石达开同样惊异,却最先反应过来,大喝道:“枪盾手坚守位置,不得后撤一步,准备迎击敌军冲击!”

    号令传下,那些盾手枪手们纷纷凝神戒备,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迎接冲撞。

    五十步!

    滚滚的汉军步骑狂潮,转眼间已冲近了五十步的距离,那名面具敌将的样子,也被看的更加清楚。

    魏军的枪盾手们,透过大盾的缝隙,目光穿过滚滚尘雾,更加清楚的看到了面具敌将。

    那狰狞的假面,仿佛死神之脸,射出无形的威慑力,刹那间震慑心神,令原本意志如铁的魏军将士,陷入了慌乱之中。

    大盾手开始步步后撤,双腿都在发软。

    枪矛手被盾手挤的也跟着不自觉的后退,那双紧握枪柄的双手,也开始颤抖起来,似乎连枪柄都快要握之不住。

    魏军将士们竟然在害怕,竟然在临阵退缩!

    关胜大惊,石达开大惊,林冲亦是大惊失色,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大魏将士,天下最精锐之师,多少年来,即使是最艰难凶险的时刻,都不曾有过畏敌。

    而今,仅仅面对着一万敌军的冲击,这些身经百战,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大魏将士们,竟然在尚未接战的情况下,就害怕成这般地步,竟有临阵退缩的征兆迹象。

    这怎么可能!

    石达开陡然间从惊异中清醒过来,扬刀大喝道:“你们是大魏的战士,岂能临阵退缩,都给我站稳了脚跟,谁敢后退一步,立斩不赦!”

    虎熊般的吼声,震到士卒们的耳膜嗡嗡作响,大魏将士们身形微微震动,后退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慌乱的绪情稍稍被扼住。

    只是,魏军将士虽然勉强停止了后退,但心中的慌乱却依旧未被压制住,那握枪的双手颤抖的愈加剧烈。

    “糟糕,照这样下去,恐怕会挡不住敌军的冲击!”关胜卧蚕眉一凝,眼中掠起深深的忧惧。

    他已没有时间思绪对策,冲击就在眼前,只能硬着头皮一扛!

    前方处,汉军步骑的狂潮,已冲涌至了十五步的围范,在没有魏军弓弩手的打击迟滞之下,汉军的冲击速度已快如疾风。

    那面具敌将则如箭头一般,冲锋在最前边,手中银枪已高高举起,白色的披风在身后猎猎飞舞,似一道雪亮的白虹耀眼无比。

    眼见魏阵将军,他抖擞雄风,低沉的声音长啸道:“大汉的勇士们,随我高长恭杀尽敌寇,扬名天下,就在此时,杀——”

    “杀——”

    “杀——”

    万余汉军士卒,齐声咆哮怒吼,滚滚杀声冲天而起,如群兽嘶吼,令天地变色。

    七步——

    五步——

    一步——

    几秒钟后,汉军前锋的狂潮,如锥子一般,挟着天崩地裂之势,轰然撞入了魏军盾阵。

    咔嚓嚓!

    哐哐哐!

    盾牌破裂声,枪矛断折声,骨肉粉碎声,士卒惨叫声,一时间冲天而起,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

    撞击的一瞬间,一道巨大的血柱,如倒流的瀑布一般,逆天而起,冲起数丈之高,随后化成了无数的血雨,四面八方的溅落于地。

    魏军士卒精神受到打击,抵抗力战斗力大减,原本坚不可摧的盾阵,竟然是当不起汉军这如风一般,瞬间被撞破了一个大洞。

    高长恭一马当先,冲锋在前,手中银枪溅出漫空枪影,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如一道无坚不摧的利箭,狠狠刺破了魏阵。

    枪出如风,所过之处,数不清的魏卒被刺倒于地,一路无人能挡,踏着长长的血路狂冲向前。

    高长恭开路在前,所向披靡,身后汉军的铁骑跟随而入,如灌入缺口的洪流般,汹涌无比,将那道丈许宽的缺口越撕越大,转眼间已撕成了数十丈之宽。

    缺口被撕裂到如此地步,本就心神慌张的魏卒,还如何能够抵挡,勉强支撑了片刻之后,斗志终于崩溃。

    丢盔弃甲,望风而溃!

    天下最精锐的大魏将士们,竟像是被灌了**汤般,个个都神魂动荡,意志瓦解,只稍稍受挫之后,便如溃巢的蝼蚁一般,轰然而散。

    左翼阻击战失败!

    这惊人的一幕,其余列阵的中军右阵的魏军将士们,看的是清清楚楚,一个个是愕然变色,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啊?咱们一万五千人,就给敌人这么轻轻一冲就溃了?这也太不像话了吧!那还是咱们大魏的将士吗?会不会是他们没吃饱饭,还是都没睡醒啊?”

    尉迟恭已惊到目瞪口呆,克制不住内心的惊骇,哇哇的大叫大嚷起来。

    “真是一个意外呢……”陶商剑眉深凝,鹰目中也掠起一丝奇色。

    不过,身为帝皇,这区区一场意外,又岂能撼动他的心神,他依旧是一身巍然如山,目光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的射向了战场方向。

    透过层层血雾,他看清了那面“高”字大旗,还看到了一名戴着狰狞面具的汉军大将,一路狂冲狂突,如入无人之境,己军竟是无人能挡。

    “高字将旗?面具?莫非是他?”陶商心头一震,蓦然间想起一个人,急是用意念下令:“系统精灵,快给朕醒醒,速速给朕扫描那个戴面具的敌将!”

    “嘀……系统扫描完毕,第二名,高长恭,统帅91,武力95,智谋72,政治73;天赋,魔面。”

    高长恭!

    大名鼎鼎的兰陵王,果然是他。

    “高长恭,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你可真是给了朕一个大大的意外啊……”陶商鹰目中燃起厌恶之色,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他怎么会不记得高长恭。

    当年孙策率倭寇海上入侵,横扫清徐沿海,更是袭据了大半个青州,北边有刘备响应,南边又有宋江依附,气焰何其之盛,大有一举袭卷中原之势。

    结果陶商在平定太平天国之乱后,火速回师中原,数月之间就灭了宋江,接连大破孙策。

    这兰陵王高长恭,就是陶商在下密之战获胜后,所召唤出来的一员敌将。

    当时陶商只知高长恭被召唤在了汉国境内,又默认跟自己敌对,很有可能去投奔刘备。

    只是过了这么久,刘备连京城都已经丢了,被逼到了代郡一隅之地,穷困到了依附鲜卑人的地步,却始终不见高长恭的身影,陶商都几乎要忘了有这个人的存在。

    却没想到,这个高长恭会在刘备如此穷困潦倒的时候,会在他大举进攻居庸关的时候,以伏兵大将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

    “今日再战无益,速速鸣金,传朕旨意,全军随朕撤退!”省悟过来的陶商,没有一丝犹豫,当机立断的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此言一出,左右魏军大将们,无不惊异,一双双质疑的目光急望向陶商。

    尉迟恭更是忍不住叫嚷道:“陛下,咱们岂能这和轻易的就撤了啊,左翼虽然被击溃了,咱们手头还有三万多大军,还能一战啊!”

    尉迟恭一带头,其余大魏众将们,也纷纷慷慨请战,要带兵去增援左阵,反败为胜击败那个姓“高”的无名敌将。

    “你们可千万别小看这个高长恭,今日一战,你们非是他对手,速速撤兵为上。”陶商斩钉截铁道。

    别人不知高长恭的厉害,陶商这个召唤者又岂会不知。

    高长恭的基础武力,不过95而已,但他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那个“魔面”天赋。

    所谓魔面天赋,就是对象高长恭在战场上,只要戴上凶恶的面具之后,就在短时间内会对敌方精神进行震慑,削弱士兵的战斗意志。

    当高长恭与敌将交手里,魔面天赋也能干扰敌将精神意志,使对手的武力值,自动掉一层境界。

    任谁也不知道,高长恭正是凭借着这个神奇的精神干扰类天赋,使有着钢铁意志的大魏将士们精神瓦解,轻易崩溃。

    诸将虽是不服,但陶商旨意已下,也不敢违令,只得忍着一口火气,下令撤退。

    铛铛铛!

    中军金声响起,魏字皇旗往东南方向撤退,中军右路诸阵即刻撤退。

    左路兵马已溃,见天子撤兵的号令传下,更无战意,更是望风向东南方向逃去。

    “该死,没想到今日竟会败的如此莫名其妙。”石达开暗骂了一声,虽有不甘,却也只得拨马而走。

    “魏狗,哪里逃!”

    就在此时,半空中响起一声厉啸,高长恭纵马提枪,如白色长虹一般,狂杀向了石达开。

    (总算是赶出了一章,晚了点,大家见谅哈,争取晚上再赶出一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