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超能神医 >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三章 陈老的邀请!
    “秦文,你你你”

    谢强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了半天,才说出后面的话,“你不是有严重的恐血症吗?”

    蚊子咧着嘴,嘿嘿直笑:“那是以前,我现在已经把它克服了。”

    虽然他的额头还渗满细汗,但是眼神清澈,聚焦正常,并没有出现恐血症的症状。

    苏芊芊惊喜的打量着蚊子:“你真的克服了,太厉害了。”

    “一般般吧,谁叫我是邪哥的小弟呢。”

    得到女神的称赞,蚊子更是得意,笑容挂在脸上根本停不下来。

    唐邪受用的冲蚊子点点头,打趣道:“既然蚊子克服了恐血症,那你们的约定是不是就没意义了?”

    “这”

    迟疑了下,谢强也只能泄气的说,“好吧,你可以留下来。”

    一旁柴子轩的脸色简直阴沉到了极点。

    他就等着用开除蚊子的策略来震慑众人,好达到他架空唐邪的目的。

    可以说,蚊子是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结果,这一环却失败了,而比起失败最不能让柴子轩忍受的是,好好的一个早上,他竟然先被唐邪打脸,又被蚊子打脸。

    怒火瞬间令柴子轩失去理智。

    柴子轩向前迈出两步,与蚊子只有半步之遥。

    “你想干嘛?”蚊子一脸不解。

    “我不相信你真的克服了。”

    伸出手,柴子轩竟然又在蚊子身上抹了一枚血手印。

    在场的人无不愣住。

    如果说第一次还能解释成无意,那这次怎么都圆不过去了。

    蚊子也恼火了,随口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贱呢?我都说我克服了。”

    “恐血症是很严重的心理障碍,这才几天,你不可能克服的,”说着,柴子轩再度伸手,竟然想把血抹在蚊子的脸上。

    众人全都愣住,呆呆的看着柴子轩发疯。

    就要成功了。

    柴子轩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

    他仿佛看到唐邪在检查科孤立无援,没有一个人拥护他的凄冷画面。

    突然,一股剧痛从手腕传来,把柴子轩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现实就是,他的右手竟不受控制的拧转回来,狠狠按在他自己的脸上。

    血液糊了他一脸,钻进他的眼睛,甚至还不小心吃了一点点。

    恶心他妈给恶心哭丧——恶心死了啊!

    柴子轩嫌恶的拿开手,那刺鼻的血腥气险些让他栽个跟头。

    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凶恶的瞪着唐邪:“你敢打我?”

    “我打你了吗,谁看到了?”唐邪摊着双手,那叫一个无辜。

    唐邪的确是打了,他在瞬间点到了柴子轩的手腕,使得柴子轩的手改变方向,自打自脸。

    但以唐邪的速度,在场还没人能看的到。

    “谢主任!”

    柴子轩爆喝一声,却看到谢强冲他频频使眼色,不由得心里一咯噔,但还是强势道,“事实是什么样子,你告诉他们!”

    谢强一脸郁闷的看着他,突然叹了口气,说道:“没有人碰你,是你自己把手按在脸上的。”

    “什么!”

    柴子轩彻底傻眼。

    看谢强的表情,对此事很笃定,不像作假。

    “可是,明明是唐邪做的!”

    “虽然我也没看到,但我肯定就是他做的。”

    “难道我傻逼了弄我自己一脸血?”

    柴子轩用力辩解,只可惜,有理不在声高。

    谢强无奈的看着他,仿佛在说,你就是傻逼。

    这时,柴子轩已经知道他是彻底的败了,至少现在,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

    狠狠瞪了谢强一眼,柴子轩落荒而逃,同时,整个走廊里都是他的咆哮声:“看什么看,没见过血啊!”

    谢强干笑两声,潜意识告诉他再留下来准没好事,索性也是风紧扯呼。

    “那什么,我也回科室了,你们工作辛苦。”

    走出核磁共振室,谢强顿时觉得呼吸顺畅许多,突然脸色一沉,破口大骂,“还以为柴子轩有智有谋,谁知道就是个**,我真是脑子有泡才帮他。”

    就像吃了只绿头苍蝇,谢强一路骂骂咧咧的离开。

    核磁共振室里响起一阵猖狂的大笑。

    “邪哥,原来打别人脸是这种感觉,刚才实在是太爽了。”蚊子双手叉腰,仰天长笑,“从今往后,再没有人能欺负我,知道为什么吗邪哥,因为,我是克服了恐血症的蚊子啊,哈哈哈!”

    唐邪与苏芊芊顿时面面相觑。

    怎么给这货说的,好像他克服个恐血症顺带着还打通了任督二脉呢?

    “呼。”

    一道奇怪的声音传来。

    蚊子的笑声戛然而止,跟唐邪和苏芊芊一起寻找起声音的源头。

    核磁共振仪上,那位腿伤的老爷子正呼呼大睡,奇怪的声音便是他的呼噜声。

    “呃,这老爷子倒是心大,也不催咱们,直接就会周公去了。”唐邪苦笑着走到老爷子身旁,在绷带处揉了揉,几秒钟后,示意蚊子把老爷子搀扶下去。

    “不用检查了吗?”蚊子奇怪道。

    “我看过了,老爷子伤的不重,歇段日子就没事了。”

    虽然是柴子轩惹事,但毕竟耽误了这老爷子的检查时间,唐邪干脆对他的断腿使用了修复右手,用不了几个小时,老爷子的断腿就能彻底恢复。

    蚊子恍然大悟,不忿的说:“这个混蛋,又乱开检查单,真该把他开除了才好!”

    唐邪笑笑,这回蚊子倒真是冤枉了柴子轩,不过就那种人,被冤枉了也是活该。

    送走老爷子,唐邪悠闲的坐下来,享受难得的清静。

    突然,他的手机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后,顿时苦笑连连。

    “陈老?他不会又要替柴子轩道歉吧。”

    唐邪接通了电话。

    陈思学所在的位置乱糟糟的,有各种各样的叫卖声,都是关于什么玉石手串的。

    “陈老,你在古玩市场?”唐邪一语道破。

    “不错,听说最近来了一批上好料子,你过来一趟吧,陪我这老头转转。”

    唐邪心里是拒绝的,虽然他对古玩也略懂一二,但兴趣不大。

    “算了,我还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在无限的医学事业上吧。”果断婉拒。

    陈思学玩味的笑了两声,突然说:“有不少老板在这儿,要是开出好料了,转手卖给他们,那可就是一笔巨款,别怪我没告诉你啊。”

    有句话怎么说的,姜还是老的辣。

    陈思学清楚唐邪是什么秉性,他或许对古玩没兴趣,但是,他对赚钱那是大大的有兴趣啊!

    “你等着,我这就去。”

    唐邪当即改口。

    医学事业?

    那是什么,能吃吗?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