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最新章节 122.培训
    第一百二十二章培训

    叶蓁蓁觉得这件事就像是个定时炸弹一样,迟早要炸。还不如她们先主动坦白,免去一场风波。

    要是爸爸问钱是怎么来的,干脆就告诉他实话呗。出书赚钱,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只是她写的是什么,还是要保密的,让爸爸看见太羞耻了……

    事实上,就算妈妈知道叶蓁蓁在写书,写的内容是什么她也是不知情的。因为叶蓁蓁不让她看,还威胁妈妈说如果她看了,她就没办法好好写了。

    妈妈为了支持她的创作,向她发誓不偷看,直到叶蓁蓁允许自己看为止。不过妈妈有没有私下里偷看,叶蓁蓁就不知道了。

    广播里通知登机后,几个孩子都兴冲冲地站起来排队。叶蓁蓁不好脱离集体,只好跟着他们一块儿站起来等。

    二班的田星宇,叶蓁蓁以前并不认识。他们是通过这次选拔、出国前开会、办签证,才渐渐熟悉起来。

    叶蓁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她很敏感地察觉到,田星宇好像对她有点兴趣。这不,排队的时候,田星宇就在叶蓁蓁耳边说个没完,给她科普他们去北京后要做的事情。

    “我都听学长说了,咱们要在北京住两天晚上,然后才去日本。这几天我们会和全国各个学校访日的学生代表一起开会、培训。到时候不仅有其他省市的小学生,还会有初中生和高中生代表团,可热闹了。”

    “哦。”这些叶蓁蓁其实都知道,所以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听学长说,咱们会住在一个特别豪华的酒店里。”田星宇像没看出她的不耐烦似的,一个劲地叨叨,“到时候老师也要开会,咱们会有很多时间自由活动……”

    叶蓁蓁忍住掏耳朵的冲动,时不时点点头,假装自己在听。

    好不容易熬到登机,结果找座位时叶蓁蓁悲催地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她和田星宇的座位是挨在一起的。

    得,别想补觉了。

    飞往北京的路上,田星宇果然还是一直叨叨个不停。叶蓁蓁真想不明白,他怎么有那么多话要讲。明明她都不怎么接话的,偶尔还故意把天聊死,可田星宇就是接收不到她的信号。

    讲完培训的事儿,田星宇又开始说他家里的情况。

    苍天有眼,给她作证,叶蓁蓁对他家的狗有多丑真的不感兴趣啊。

    “按说小母狗都应该很受欢迎对吧,可我家毛毛特别可怜,小区里的小公狗都不搭理她,我真愁以后怎么给她找对象。”

    叶蓁蓁听他这么说,都不敢暴露自家球球的存在了。要是田星宇缠着她,要和她做“亲家”怎么办?

    叶蓁蓁想想都觉得可怕。

    飞机降落的时候,日语老师从前面转过身来,检查他们俩的安全带。

    见叶蓁蓁脸色有点发白,日语老师连忙关切地问:“蓁蓁,你没事儿吧?是不是晕机了?”

    叶蓁蓁摇摇头:“没事儿老师,我不晕机,就是有点头晕。”

    被田星宇念叨的。

    日语老师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对滔滔不绝的田星宇说了一句:“别那么多话,老实坐着。”

    田星宇这才不吭声了。

    飞机抵达北京后,叶蓁蓁等人取了托运行李一出来,就看到有人举着牌子接他们。

    日语老师连忙加快脚步,催大家赶紧过去。

    通过一路上田星宇持之以恒的科普,叶蓁蓁有一些原本已经尘封的记忆再次苏醒了过来。

    这次访日活动不仅仅是他们学校有,全国各地许多开设日语班的中小学也有。主办方貌似是s市教育厅,具体到底是谁他们也不知道。反正活动安排得井井有条,不需要他们操一点心。

    下了飞机就有人接,接完直接送到四星级酒店,先吃了一顿好的。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主办方说是老师可以带着大家在北京城逛逛,晚上等各地代表团都到齐了,会有欢迎晚宴。

    闫雪和王可萱都是第一次来北京,两人都期待着日语老师能带他们出去转转。可日语老师已经来过北京很多次了,没那个兴致,就说要留在酒店睡觉。没办法,四个孩子只能凑在一起打扑克,消磨时间。

    扑克牌是田星宇出去买的,他身上不但有日元,还有大几百块人民币。叶蓁蓁也有钱,可她要去买的时候,被闫雪拉住了。

    闫雪对她使了个眼色说:“你傻啊,男生的钱不花白不花,反正他有钱!”

    叶蓁蓁怔了一下,没想到闫雪才是个小学生,就有这种把男人当atm的想法了,真够“前卫”的。

    哦,对了,不知道是不是她重生来的蝴蝶效应,前世访日代表团的成员里面并没有田星宇。虽然有闫雪,但她和闫雪就只有这十天的交情,此后再无交集,两个人一点都不熟。

    倒是闫雪和彭雨彤好像很聊得来的样子,前世去日本的时候,这俩人就联合起来孤立叶蓁蓁。不过当时是彭雨彤主动孤立叶蓁蓁,总拉着闫雪单独走,闫雪顶多算个“从犯”,所以叶蓁蓁对她并没有什么怨恨的情绪。

    田星宇买完扑克牌回来,还顺便买了几袋零食。闫雪惊喜不已地拍了拍田星宇的肩膀,说他“够意思”。

    “这都是小意思。”田星宇说着瞟了眼叶蓁蓁。

    叶蓁蓁察觉到了,但是没搭理他,专心拆扑克牌,熟练地洗牌。

    说起玩牌,她可是资深“赌徒”。

    打牌的形式是对面两个人一组,谁先出完牌谁获胜。哪个队先积满10分,哪个队就算赢。

    打这种牌最关键的是两个人的配合。叶蓁蓁和王可萱就配合的不错,如果看出队友的牌好,另一人就全力掩护队友先走。相比之下,田星宇和闫雪就是两个冤家,两人一点默契都没有。闫雪玩儿开心了,甚至轰炸她队友的牌,把田星宇气得差点爆炸,就差指着闫雪的鼻子骂她了。

    叶蓁蓁见他们两个就要吵起来的样子,赶忙说:“我有点累了,要不咱们就不打了吧。”

    她和王可萱还差最后两分就赢了,这个时候不打了,王可萱觉得有点可惜。不过见到另外两个人箭弩拔张的样子,只好点点头附和。

    闫雪把牌一摔,起身回了隔壁房。

    酒店准备的房间是双人间,因为他们一行人中有三个女生的缘故,有一个人不得不要和老师睡。

    在小学生看来,和老师住一个房间,那是一件压力山大的事情。不过没办法,谁叫闫雪他们班就她一个女生呢,闫雪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跟日语老师住一个房间。

    相比之下,叶蓁蓁和王可萱一起睡过好多次了,两个人都很习惯彼此的存在,都有注意不会打扰到对方。叶蓁蓁觉得和这样家教良好的姑娘同住一个房间,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根本不用担心要和极品室友撕逼这种麻烦。

    牌局散后,她和王可萱都打算小睡一会儿,谁知一不小心就睡到了下午五点半。直到日语老师来敲房门,她们才急急忙忙地起来,和大家一起下楼去吃晚饭。

    因为这次是代表学校、甚至代表国家公费出国访问,每个人的形象都很重要。在出国前的家长会上,日语老师明确提出了每个孩子都必须准备五套以上的衣服,保证这十天里每天的衣服都不重样。

    叶蓁蓁早就有这个习惯了,搭起衣服来特别顺手。今天她穿的是一条款式简单又大方的拼接连衣裙,上身是白色小雏菊暗纹的v领短袖,下面是一条宝蓝色短裙。因为有内衬的缘故,裙子微微有些蓬,但蓬得并不夸张,有一点小礼服的风格,走在装修豪华的酒店里显得十分和谐。

    相比之下,王可萱这个学霸显然对搭配衣服没有兴趣。她和平时一样,穿着牛仔裤和卫衣,十分休闲的打扮。

    闫雪倒是精心打扮过了,不过她目前的审美和叶蓁蓁小时候挺像的,一言难尽。

    田星宇作为一个小直男,他看不出这几个女孩的穿着有什么特别不一样,但他就是觉得叶蓁蓁穿得好看,一个劲地往她身边凑。

    叶蓁蓁很是无奈,她没法儿像真正的小孩子一样说“你好烦”这类的话,只能用笑容来应付他,或者多转过头和王可萱说说话。田星宇再话唠,起码的家教还是有的,不会一直打断别人说话。

    晚上的欢迎晚宴是自助餐的形式,大家以省为单位,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叶蓁蓁颜控的老毛病又犯了,每到一个新地方,先扫一圈有没有帅哥。

    让她失望的是,生活不是小说,处处都有艳遇。和她一起坐在这里的都是些相貌普通的男孩儿。倒是有几个高中女生,看起来挺漂亮的,有人甚至还烫了头发,让叶蓁蓁很是惊讶,竟然有不管学生烫发的高中么?

    她前世初中的时候也曾偷偷烫过头发,结果被班主任骂了个半死,没几天就给洗直了,想想都是泪。

    吃好喝好之后,叶蓁蓁他们就回房间休息去了。晚宴结束的有点早,才八点多钟,叶蓁蓁有点后悔自己没带笔记本电脑出来了,不然还能写点稿子什么的。

    不过转念一想,《灾星》2都已经完稿了,她这次出来就是抱着放松的心情来的,干嘛还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呢?于是不再想稿子的事情,进浴室洗澡去了。

    她洗完澡出来,轮到王可萱进去洗的时候,叶蓁蓁靠坐在床头,一边擦头发一边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本以为长途拨号会有点慢,谁知道妈妈几乎是秒接,然后迫不及待地问了她一连串的问题:“坐飞机累不累”、“酒店环境好不好”、“和谁住一个房间”、“晚上吃没吃饱”……

    幸好她下飞机后发短信和妈妈报了平安,还告诉她自己下午有事,不然妈妈的电话肯定早就打过来了。

    面对这么多问题,叶蓁蓁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个是好,只能统一概括说:“我挺好的,吃饱喝足,刚洗完澡。”

    妈妈又叨叨叨叨了半天,这时好像是爸爸路过她身边,问了她一句什么,就听电话那头妈妈问:“你要和闺女说几句么?”

    很快,爸爸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蓁蓁,你都挺好的?”

    叶蓁蓁说:“挺好的。”

    “哦,那就好。”接着爸爸的声音就远了,好像是对妈妈说的:“长途话费挺贵的,你赶紧的,别浪费闺女话费。”

    “你爸真是的,就知道省钱!”电话里面,赵秋月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我明天就去给你存一百块钱话费,保管够你这两天用!”

    “妈妈……”叶蓁蓁有点汗颜,“好啦,就先不说了。我先前不是自己去过冬令营么?您还不放心我呀?再说了,前些天的军训,也没见您这么紧张呀?”

    “你懂什么,儿行千里母担忧,你就是一秒钟不在妈妈的视线里,妈妈都担心。”赵秋月叹了口气说:“要不是军训不让带手机,妈妈保证天天给你打电话。”

    或许是对丈夫没什么深厚感情的缘故吧,妈妈把太多的感情倾注在了叶蓁蓁的身上。这让她感到自己被妈妈疼爱的同时,又有一点点沉重和莫名的压力,叶蓁蓁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挂了电话,叶蓁蓁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机。原本只是想打发打发时间来着,没想到一看就上了瘾。

    王可萱出来后看了眼电视,随口问她:“这是什么电视剧?看起来不像国产的。”

    “韩剧,《宫》。最近很火的呀,咱们地方台播了好几遍了,你没看过么?”

    王可萱摇摇头:“除了周末,爸爸妈妈都不让我看电视,只能看新闻联播。”

    “噗……”叶蓁蓁本来想说“那你可真够惨的”,但一想到自己正身处北京,这么说有侮辱新闻联播的嫌疑,别被朝阳群众举报了,就弱弱地改了口:“那放学后他们都让你干嘛,学习么?”

    “做作业,吃饭,做奥数题,看新闻,练电子琴,再洗个澡,差不多就到睡觉时间了。”

    “每天都是这样?”

    “差不多吧。”

    叶蓁蓁佩服地点点头。要不怎么人家是学霸呢,这自制力也太强了。要是不让她上网、刷剧的话,叶蓁蓁可能早就在地上打滚儿闹人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正式开始了在北京的出国前培训。所谓培训,主要就是请北京各个高校的教授来给他们做讲座,科普一些日本文化,省得他们出了国门做出失礼的举动。

    有的教授开的讲座非常有意思,通俗易懂,令人捧腹大笑,印象深刻。有些教授讲课就像是在念书,让人昏昏欲睡。

    好在他们的培训都是统一在一个大厅里进行的,并不是小班培训。就算有人耷拉着脑袋打瞌睡,或者在底下窃窃私语,教授也不会单独点名为难他们。

    毕竟是大学教授嘛,早就习惯了。

    两天的培训下来,叶蓁蓁最喜欢的是一位清华大学的教授。这位教授一看就学识渊博,出口成章。讲起日本历史时,他推荐了很多相关的书籍给他们,但并不全都是日本人写的。比如《菊与刀》,据说是美国人写的,让叶蓁蓁很感兴趣。

    她用随身的笔记记录下了一个书单,打算回去后抓紧时间好好看看。前世这位教授肯定也给他们做过讲座,但叶蓁蓁当时和在座的大部分其他学生一样,都没往心里去。现在她才觉得,自己的知识储备和人家搞学术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差太多了。不指望着能赶上人家的水平,但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还是多读书吧。

    就在培训接近尾声时,主办方给各个学校的带队老师开了个会,回来后告诉他们要在众多学校的代表团中选出一个学生代表,在日方准备的欢迎仪式上代表中方学生发言。因为时间紧急,不要求背稿,只要照着念就可以。

    日语老师回来后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叶蓁蓁他们。

    代表几百号全国各地的优秀学生代表发言,这可是露脸的好机会,想想都觉得风光。

    几个同学除了内向的王可萱之外,都有些跃跃欲试。日语老师见了,寻思着反正他们学校的人不多,干脆给他们四个全都报了名。这样不管选拔出来的结果如何,大家都不会说她偏袒谁。

    当天下午,叶蓁蓁他们就被一个一个地叫去了一个房间,进去后拿着段没有见过的稿子照着读。

    叶蓁蓁读完了出来,自我感觉还不错。除了有两个生词不认识跳过了之外,读的还算流利。

    不过她估计代表全体学生发言这种事情,应该不会让六年级学生来的,起码得选个初中生吧,就没报太大希望。

    虽说她已经提前在心里面这么安慰过自己了,但等到叶蓁蓁真正从日语老师口中得知自己落选了的消息时,她还是忍不住有一点小失望。

    不过她的小失望,很快就被另一种情绪所替代了,那就是自豪。

    因为那个被选中的代表,是长青中学的初二学生,是他们市的!要知道全国各地各大城市都派了不少优秀的学生出来,能在这么多出色的人才中脱颖而出,说明这人是真的很有实力。叶蓁蓁虽然还不是长青的学生,但他们是一个市的,她也觉得与有荣焉。

    不同于早有心理准备的叶蓁蓁,田星宇落选之后很是失望,“早知道不会选小学生的话,干嘛还让我们也去参与选拔呀?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陪跑吗!”

    “这不是给咱们一个锻炼的机会么。”叶蓁蓁安慰他的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她和妈妈的想法不一样,通过这次来背景培训,她愈发觉得人必须走出家门,才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但只有真正看到了自己和别人的差距,这种感受才会来的更直观。

    叶蓁蓁现在越来越认识到,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重生所带来的优势终有一天会消失殆尽。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真正的天才,如果不够努力的话,迟早有一天会落在别人的后面。

    这是叶蓁蓁落选当晚的想法,结果睡了一觉起来,第二天早上坐在机场大厅候机的时候,她就把昨天的豪言壮语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好困啊。

    为了赶飞机,他们今天早上五点就起床了,提前两个多小时来机场候机。没办法,国际航空必须提前。

    叶蓁蓁靠着王可萱打哈欠的时候,就见旁边的高中生不但没有趁机休息一会儿,还在那里看书。

    叶蓁蓁在起来看书和打盹儿之间挣扎了0.001秒,最终选择了闭上眼睛。不管了,先睡觉再说。

    上了飞机后,她还是昏昏欲睡的。直到空姐推着餐车过来送餐,声音吵到了她,叶蓁蓁才完全清醒过来,问王可萱几点了。

    “老叶,你可算醒了,快调时差吧。”王可萱把自己的手伸了过来,让她看自己的手表。“老师刚才让我们调的!”

    王可萱第一次调时差,还有点小兴奋,说话时忍不住露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

    叶蓁蓁打了个哈欠,调好时差。等空姐过来后,她在三份套餐中随意选了一个牛肉的。

    空姐说的是日语,实不相瞒,她基本没听懂,只能根据关键词鸡肉、牛肉、鱼随意选了一个。

    “老叶,你觉得这蛋卷儿好吃么?”吃饭的时候,王可萱悄悄问叶蓁蓁。

    叶蓁蓁摇摇头。今天的午餐是日式的,蛋卷儿是冷的,有种说不出的怪味儿。

    “原来国际航空的飞机餐也这么难吃呀。”王可萱小声说。

    “你以为呢?”

    王可萱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我以为能飞国际航班的都是有钱人,有钱人吃的东西一定都很好吃,没想到……不知道头等舱的食物会不会好吃一些。”

    “我觉得这个可能和航空公司有关。”托前世留学时认识的那些二世祖的福,叶蓁蓁对各家航空公司的伙食情况多少了解一些。像她这种家里只是小康的伪“白富美”,每次买机票时关注的都是价格和行李的限重情况。可她的那些有钱同学呢,关注点却是哪家公司的飞机餐好吃,哪家公司的空姐漂亮=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