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别担心情敌不是什么好人 > 最新章节 第54章
    **&**xiaoshuo    原来,左云杉不喜欢她。

    所以她刚才的愚蠢表现,肯定要被左云杉当笑话看了吧。

    ……啊不对,应该是与左云杉一直以来的接触,都被左云杉当笑话看了吧。

    怪她智商不够,始终没有发现。

    有种被全世界欺骗的感觉。

    在被剧本满满恶意的捉弄下,萧丁浅竟然还能因为有这样的觉悟而变得释怀。

    可能是之前有了心理准备,此刻心理落差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萧丁浅对左云杉的表态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尴尬,她面色如常得相当冷静,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这份淡定的:“谢谢你的诚恳,那么,就这样吧。”

    很平常的口吻,就像在问今天的天气一样随意。

    萧丁浅对视着目光,即便左云杉今天人设崩坏状态不对,但样子还是好看得过分。

    萧丁浅认真地记了一下左云杉的样子,她可能以后会在很长的时间看不到这张脸了,萧丁浅怕自己会脸盲症复发,不走心地忘记对方的长相:“我不打扰你了,你上去吧,好好休息,记得按时擦药。”

    已经不想听左云杉的道别了,萧丁浅绕开她,准备回宿舍认真……学习。

    不要问为什么,最近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但左云杉似乎没有让小短腿成功逃跑的机会:“你能执着等陆家杰,为什么对我不行。”

    这算什么。

    既然都不喜欢她,追问也只是多此一举吧,萧丁浅觉得没有必要,很快地回复了左云杉:“因为他长得比你帅。”

    萧丁浅发现自己原来也不是只有玻璃心嘛,虽然第一次表白被拒绝,但其实还是可以和表白的对象开玩笑什么的。

    左云杉却不认为萧丁浅这句话有敷衍的成分。令人极为费解的,左云杉此刻语气轻快,连挑眉的样子看上去都是相当愉悦的,像是想通了一件长久以来深受困扰的事情:“原来你在意这个。”

    话里的对象一脸懵圈,并不知道自己在意了什么。

    然而也不想知道。

    所谓风水轮流转,刚才一直被左云杉不待见,萧丁浅这回也要当一回话题终结者,她借用了左云杉先前拿来搪塞自己的谎言:“你不是嗓子不舒服吗,回去喝点水。”

    谎言不被戳破,其实谁用也无妨。

    然而,左云杉说的是真的,她晚上说话说了太多,今早发现嗓子怎么都不大舒服:“有点。”

    左云杉今天“乖巧”得变本加厉,但唯独这句顺应她是今天最满意的话,萧丁浅点点头:“回去吧,我走了。”

    然后——

    为什么。

    为什么又被弓虽口勿了!

    不过萧丁浅显然有了心理建设,所以这次的反应明显比上次快很多,她企图伸手推开对方,结果推开之前,左云杉自己就把距离拉开了。

    她看着左云杉的得逞,左云杉看着她的反应。

    四目相对。

    ……明明说了不喜欢的,左云杉现在又在做什么。

    如果这还是左云杉的故意戏弄的话,萧丁浅觉得自己已经给不了对方想要的。

    但被左云杉冒犯,色厉内荏的某只又不敢真的一巴掌打过去,萧丁浅气得干瞪眼:“你不是说不会了吗,这次的动机又是什么。”

    “我好像,没有说过吧,”左云杉抵赖的本事一点不比萧丁浅差,她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说过类似的话,“说起动机,可能是因为,你样子太蠢萌。”

    萧丁浅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自己蠢萌的,当下就有情绪了:“你捉弄够了的话,那我回去了。”

    “没有。”话说得云淡风清。

    突然好想——

    跳过去就是一刀。

    但现实不能,所以萧丁浅不得不向邪恶势力低头:“那你想怎么样。”

    “你还,不能走,”萧丁浅发现左云杉一定要用奇怪的断句来怒刷自己的存在感,听她说,“我话没有,说完。”

    萧丁浅很听话,留下来等左云杉把剩下的东西一并讲完,然而这不代表她还有多余的耐心,萧丁浅现在做的只是出于麻木地附和:“还有什么话要说,我听着。”

    但她似乎低估了左云杉给她带来的伤害:“我说,不会喜欢你。”

    完全忘记自己当初一口一句讨厌左云杉的话说得有多顺溜,萧丁面无表情地浅点点头:“如果这就是你要说的,我想告诉你,你说过了,而且我已经知道。”

    “你知道了?”左云杉没有笑,但是微微弯起的眼睛可以读出来她的笑意,“知道我不喜欢你,但是会,会很喜欢你?”

    “嗯,”结果那头的萧丁浅,反应冷淡得出奇,“既然你说完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能被骗一次,难道还会傻傻地相信第二次吗。

    “你不是好奇我刚才的动机吗,”左云杉话音软了一点,但是气场外开,声音也就没能软下多少,硬邦邦的不好听,“如果表白是契机,那么暗示就是动机,你以为,谁会亲自己不喜欢的人。”

    萧丁浅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难道不是你吗。”

    刚才还亲了自己两下呢。

    左云杉应付这种事情已经很拿手了:“好像,和别人共用水杯的那个人,是你。”

    “那也算吗,是你太介意了好不好!”萧丁浅感觉要被气傻,“明明只是间接地用了一下,又不是当面吧唧什么——”

    对话卡在了一个微妙的氛围里。

    因为王舒优。

    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王舒优正探着脑袋,一脸惊奇地看着刚好说到“吧唧”的某只,随即王舒优露出了深深的酒窝,换成了大大的笑脸,一副百合老司机的即视感,蜀黍属性地说:“……啊哈哈哈,我只是刚好路过,没有想要打扰你们的意思,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