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女生小说 > 百变逃亡 > 最新章节 第三十章 前往东都
    第三十章前往东都

    看到警察突然出现在眼前,夏枫惊得手机几乎扔到了地下。

    “你们要干什么?”他赶紧稳定住心率,心中想着,现在就拔腿就逃吧?

    一个警察敬了个礼道,“请出示身份证!”

    这只是例行检查吗?他们和里面的警察不是一起的吗?夏枫慢腾腾的掏出了身份证,递给警察。

    “哪来的?到哪去?”警察看着身份证问道。

    “北山煤矿,回豫省,”夏枫胆怯的道。

    “怎么不进去?”警察把身份证递给了夏枫。

    “听票卖完了,看看在这里能不能买到票,”夏枫心情安定了不少。

    “你们这些人啊!不要在票贩子手里买票,还是到里面排队去,”完警察离开了。

    夏枫深深舒了口气,看来这是例行检查,就把自己怕成这样,如果没有控制心率,现在可能就露馅了。

    看着进站口已经恢复正常,女警依然在乘客身前晃着“数字万用表”。

    他有些明白了,警察在检查放射源,那个“数字万用表”就是放射性探测仪。自己身上被放射源感染了,才被放射性探测仪感应到,现在怎么办?身上带着放射性,火车站是进不去了!

    身体里的放射性没有办法消除,只能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换掉。

    经过一家理发店,他进去理了个最短的板寸,在市场里面,他卖掉了邮票、磁卡、籽料和两部手机。

    在迪通市可以卖到近万元的东西,在这仅仅卖了五千。为了不被抓住,损失五千又如何,自由自在是最重要的。

    提着一大包衣物和食物,尽量不让包碰到身上,这样也许会减少对新衣物的放射性污染。

    保持着这种怪异的提包方式,胳膊酸痛的回到宾馆。在房间里整整待了两天,不知道洗了多少遍澡,这样可以洗去身上的核辐射吗?他不知道,只是为了心安而已。

    第三天穿上全新的衣服,和进门时一样,手里提着旧包,手尽量抬起,远离身体,离开了宾馆。

    在垃圾箱旁,趁旁边的行人不备,拉开包,把包里的衣物散落在垃圾箱里,随手把包也扔了进去。

    走在大街上,感觉到无比轻松,现在口袋里有13850元现金,一张王毅的身份证和一张手机卡,别无他物。

    没有勇气去火车站,他不知道身上的放射性有多少,能不能通过放射性检测仪,他计划乘坐班车去内地。

    买了张去豫省中州市的车票,17号上,1月1日早晨10点发车,今天是12月30日,还要在和页县待两天。

    两天里他走遍了和页县的大街巷,这也许是今生最后一次在和页县城行走。什么时候还能回迪通市?

    1月1日,夏枫买了一大包食物上了车,车上一股恶臭传了过来,他赶忙降低嗅觉。

    外表看着光鲜的客车里肮脏不堪,司机还要求乘客脱鞋子上车,他提着装鞋子的塑料袋,走在比鞋底还脏的地毯上,摇头不已。

    躺在窄的卧铺上,看着发黑的被褥,这就是比火车卧铺还要贵100元的陆地飞机豪华大巴吗?

    夏枫有种被欺骗的感觉,这会是黑车吗?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车上都是豫省人,男女老幼都有,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他躺在那里假装闭目养神,耳朵不断的分辨着他们的口音,显然车上的人来自豫省不同的地方,他们的口音相差极大,有几个人的口音和王毅舅舅的相似,他仔细记忆着,这可是他今后的立身之本。

    客车走得很慢,不时的停下拉人、拉货,不知道客车两边的行李箱到底能装多少东西。

    原本49人的客车至少坐了60人,走道都坐满了人。

    下午八点到了吐市检查站,夏枫担心的地方到了。这次能够平安过关吗?

    司机喊着全部人下车,夏枫慢腾腾的躲在后面,等他下车时,车上还有十几个人没有下车的意思。

    汽车重新启动了,开过了检查站,警察却没有阻挡的意思。

    望着离开的汽车,心里真是后悔,刚才自己躺着装睡的话,也不是混过去了吗?

    前面的人把身份证递进警察的值班窗口,然后拿出,前进,下一个人依旧如此,就这么简单。

    夏枫望着墙上贴着的通告,果真有自己的。

    他稳定了心率走到检查窗口前,递进了身份证,里面的警察头都没有抬,在身份证读卡器刷了一下就递了出来。

    接过身份证看了眼放在桌子一角的放射线探测仪,平静的走过。那个探测仪屏幕没有点亮,也没有通电的迹象。

    心中暗自大笑,看来再严厉的通告都得有人来完成!如果那个探测仪开机会有什么结果?身上残存的放射性可以感应出来吗?幸运女神一直会保护自己吗?前方又会如何?

    第二天下午到了哈市检查站,这可能是新省最后一个检查站。

    看着前方崭新整齐的检查站,夏枫心里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担忧,一个警察上车督促车上的人全部下车,他跟着人群下了车。

    检查站的前面停了好几辆警察,一群警察站在那里,好像领导在训话。

    检查站的墙上依然有他的通缉通告,检查完身份证往客车走去,一个好像领导的警察身前,站着一个年轻的警察,年轻警察一脸崇敬的看着领导,正在倾听领导的指示,年轻警察的手里提着一台放射性检测仪。

    夏枫看不到检测仪是否开机,平静的走过他们身前,没有任何的报警声。是自己身上的残留放射性没有达到检测仪的报警的强度,还是检测仪没有开机?总之幸运女神又一次眷顾了自己!

    出了新省后,后面的检查站再没有了他的通缉和放射性检测仪,他彻底放松下来,不时的和旁边的乘客攀谈两句,练习一下自己的豫省口音,周围的乘客没人怀疑他不是豫省人。

    1月4日中午客车终于开入了中州市,在客运站他买了一张去东都的客车票,下午八点发车。

    走在中州的街道上,看着破旧低矮的街道,偶尔还有一座古代的建筑,这种建筑他在迪通市的公园里见过,看到这一切他有种强烈的陌生感。

    生活了24年的迪通市是一座新城,带着浓重的现代感和异域风情。

    他虽是华族,却没有受到一丝华族传统化的熏陶,对内地的了解只限于书本,以后就要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化中生活了。

    明天早晨在东都会发生什么?是新的开始吗?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