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女生小说 > 百变逃亡 > 最新章节 第五十一章 锻炼视觉
    第五十一章锻炼视觉

    夏枫给李梦琪发了条短信,“今天一些正常,早点睡吧!”

    一会儿短信来了,“你晚上的工作,过年也不休息吗?”

    “一样,正常时间休息。”

    “嗯,睡了。”

    他并不打算告诉李梦琪不当陪练的事情,男人都需要有自己的秘密,过两天他还要和刘坤去赌场试水。

    晚上他依然坐在大厅,睁大眼睛努力的看着对面的墙面,慢慢的增加着可视范围,同时进行着其他项目的练习,他要把星蕴教的东西和自己体悟的东西结合起来一起练。

    半时后他挪动了椅子的位置,继续练习。

    一夜当中挪动了多次椅子的位置,不断的增大着视觉的范围。

    刘坤也没有打搅他,自己在值班室里锻炼着。

    也许他已经达到了眼睛可以观察到的范围极限,夜里后面一个时,他的视力范围没有丝毫的增加,这么快就达到了自己眼睛的极限?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视力极限这么。

    中午李梦琪在餐厅吃完饭,给夏枫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回办公室了,这几天是她们财务部最忙的时候。

    回到房中开始和星蕴交流,“星蕴,我昨天晚上好像就达到了视力范围的极限,不会这么快吧。”

    “我扫描过你的身体结构,你的势力范围最大可以增加50,光线范围增加上下20,我不知道你们地球光谱的具体数值,你自己感受吧,”星蕴道。

    “红外线和紫外线发生器我一时半会也买不来,你告诉我其他的不用买设备就可以练习的内容吧?”夏枫心的问道。

    “再别和我提没钱、买不起的事情,我把方法都告诉你,你自己去想办法。”星蕴不耐烦了。

    星蕴告知的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的锻炼方法和锻炼视觉的方法相似,都是扩大五感的范围,而且只要练习一次就够了,比如嗅觉,每种味道只要闻一遍记住就行了。

    这样可以省不少钱,是要到中药店、超市、饭馆、花园之类的地方闻一下就行了。味觉也一样。听觉需要购买超声波和次声波发生器。

    最痛苦的就是锻炼触觉,需要锻炼触觉、痛觉、冷觉、温觉、压觉及痒觉,在不损坏皮肤的情况下达到极限是多么痛苦的事情,难道为了锻炼痛觉,要用针扎便全身不成。他可不想损害自己的身体。

    他计划用一根针拨动一下汗毛、然后再压向汗毛下面,直到有痛感就停止。这样就可以一起练习痒觉、压觉和痛觉。

    脱光衣服从头部开始练习,整整用了四个时才扎了一遍,他吃完中午打的饭,出门去了。

    夏枫来到一家桑拿浴室,花了80元进了一间单人的干蒸房,把温度调到最高,静静的感受着热度。又把温度调到最低然后又调到最高反复几次,又来到湿蒸房感受了一下。

    回到东胜大厦,来到大楼顶上,扣好门,在一个角落里脱光全身的衣服和鞋子,降低全身的血液循环的速度,慢慢感受着楼顶上的严寒,在皮肤感觉有些冻僵的感觉时,他恢复了血液速度,穿好衣服回到了库房。

    触觉里除触感外其他的项目都锻炼完毕,触感需要找个专业的按摩师了。

    红外线和紫外线的锻炼,他计划用观察太阳的方法锻炼,太阳光的光谱完整,不定还可以看到更大范围的光谱。

    超声波和次声波的设备应该很少见,何况需要变频的那种,可能只有相关的实验室才有。这个事情很难办,只好先用自己以前的方法锻炼听觉了。

    晚上刘坤看到王守仁消失后,立即来到夏枫的身旁,“王哥,这两天我好好练习了一下,现在我10分钟可以使用一次,每次都可以成功。我知道一个地下赌场,要不明天晚上我们去侦查一下?”

    夏枫沉吟了一会儿道,“好吧,明天我们6点出发。”

    整个晚上他都在大厅修炼,视觉范围应该到了最大,没有必要在练习了,他的神识无论距离还是强度都增加了不少。

    中午的时候李梦琪高兴的声告诉他,公司给他发了三项奖金,上次喝酒要钱的奖金五千,抓偷奖金3千,过节费1千,还有一月份的工资869元,总共将近1万元。

    一万元加上自己身上的一万二,总共有二万二了,算是富了。

    下午,来到楼顶眼睛望着遥远的太阳,他并不知道怎样去看红外线和紫外线,只是在努力的看着,仿佛要把整个天空放到眼睛里。

    他同时还进行着其他项目的练习。书已经没有必要看了,高中整个的教材都已经记忆到脑海了,他只需要理解而已。

    把神识也延伸到远方,并不在乎可以感受到什么,只是向远方不断的延伸着。仿佛进入了一种和天空融合的状态,这就是传中的天人合一吗?

    刺耳的电话铃声把他从天人合一的状态中惊醒,他有些气恼。

    原来是刘坤的电话,要和刘坤去地下赌场,他其实并不想去那种地方,在那种地方很容易出事。没有办法啊!看到刘坤那么恳切的目光,他只能前往了。

    夏枫和刘坤带上眼镜来到了一个巷中,巷中两旁到处堆着冰雪,一些灯箱挂在路边的商铺门口,理发的、按摩的、成人用品商店等等,不时还有个脸上都往下掉米分的大妈往里拉客,一看就是地下的红灯区。

    这种地方非常危险,他不相信警察不知道这种地方,也许这里是警察领取奖金的地方。他仔细的观察着周围四通八达的巷,规划着逃跑路线。

    刘坤带着他进入了一间棋牌室,狭的屋子里两桌老人在打麻将,房间里烟雾缭绕有些呛人。

    刘坤径直往里走去,来到房角的一个门前,门前坐着一个老汉看了眼他俩,打开门示意让他们进去。他们经过一段走廊拐进一间屋,房间里竟然放着一台安检门,两个壮汉站在门边。

    刘坤没有丝毫的惊讶,直接走过了安检门,夏枫疑惑地跟了过去,这是什么地方,搞的这么神秘。

    拐过一个转弯来到一个双扇门前,门前的壮汉打开了大门,门内一个近百平方的大厅展现在眼前,里面是个颇具规模的赌场,有三四十人的样子在里面“工作”着,和电影里的一样。

    显然这里面有通风装置,空气还算新鲜,一路进来并没有人和他们话。

    夏枫低声询问刘坤,“你以前来过?”

    “和老乡来过几次,从没有出过事,门口的吧台上可以换筹码,我们先转转看看,”刘坤声道。

    刘坤声给夏枫介绍着,大厅里有六种赌博方式都是纸牌类的:百家,21点,梭哈,赢三张,斗地主,跑得快。

    夏枫对这些兴趣不大,给刘坤道,“你懂就行了,我无所谓!”

    大厅还有其他的出入口,肯定还有包厢,他就不明白。在这个平民区开这样规模的赌场没有人管吗?

    刘坤又凑了过来,“要不然我玩玩试试。”

    “你今天只要熟悉一下规则就行了,”夏枫声回答道。

    刘坤换了五百元的筹码,开始在各个桌子上实验。

    三个时后他们从另一个出口一家超市里出来。刘坤的伍佰元成了一千元,刘坤塞给他两百元道,“二一添作五,剩下的一百我们吃饭。”

    夏枫也没有推辞,道,“刘哥你感觉怎样?”

    “还行吧,不知道赌大了会怎样,”刘坤担心的道。

    “我看到有人换牌,就是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不知道赌场发现没有,还是那个女人根本就是赌场的托,”夏枫道。

    “我也感觉到不对劲,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刘坤完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刘坤又道,“王哥,我看有人兑换了三万多块钱走了,赌场也没有什么反应,要不明天晚上你我各出五千到包间玩个大的,也赢上三万走人?以后再不去了,我们到澳门去,听那里的赌场都很正规。”

    “我觉得你一个人去每天赢一点,也不错,”夏枫不想和刘坤去了,这样的地下赌场完全控制着局面,他可不想这么被动的被人控制。

    “王哥,不是好一起去吗?我一个人哪里敢天天去赢钱,赌场最恨出老千和有特异功能的人了,被发现只有断胳膊断腿的下场,要不我们就干这一把,挣点过年钱,”刘坤哀求道。

    夏枫思考了好一会儿同意了。他也想挣点钱,而且他发现可以在对手的眼睛里看到牌的倒影,牌的倒影在他的脑海里经过处理很清晰,知道对方的牌加上强大的记忆能力和察觉对方运动先兆的神识,他要比刘坤的透视能力强多了。

    晚上他坐在大厅里,回想着白天对着太阳那天人合一的感觉,把神识延伸到大门外,观察着偶尔经过的行人,慢慢的加强神识,感受着神识可以感应到的距离,终于感应到一个行人的运动先兆,头脑一阵的晕眩。

    他恢复了一会儿,站起身走到门外,来到感受到那个人运动先兆的地方,总共十四步。也就是他的神识的有效距离从两米增强到了十米。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