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大长腿暖心老公 > 最新章节 第60章 狂热萧式长吻
    看着眼前整整一箱各个牌子都有的卫生棉,杜菱轻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她得用个几年才用得完啊?虽然是专门给她买的礼物,但那也太浪费了吧!

    她匪夷所思地看着他问,“你这是去批发回来的?”

    萧樟一脸无辜,“不是啊,我是专门去超市给你买的”

    杜菱轻忍不住掐了一把他的腰,骂道,“浪费!败家!有你这样买东西的吗?!”

    一买就买一堆!一买就买一箱!

    萧樟被她掐的那一下,差点没整个人都酥软了,他连忙伸手抱住她道,“这个,你要是用不完的话就拿去和你舍友一起用就好了!”

    “又不是吃的东西,这种那么私人的物品怎么好意思拿去分享!?”杜菱轻有点哭笑不得了。

    “那你怎么办?”

    萧樟的脸一直保持着通红的状态,他听这些都是女人每个月必须要用到的必需品,所以就干脆多买一点给她囤货,这样她就不用每个月都要去买一次了。

    杜菱轻翻了几包看看生产日期,还好是最近几个月生产的,想了想就道,“算了,我还是拿回去和舍友一起用吧。”

    完后她就瞪着他教育道,“以后不准再给我买那么多了!知道吗?”

    萧樟连连点头,“好,等你有需要的时候我再给你买!”

    杜菱轻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买这种女孩子的东西难道你就不觉得害羞吗?”

    “自己女朋友要用到的东西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之前还给我买过内裤呢!”萧樟的语气很是理直气壮。

    虽然他那天晚上在超市推着手推车在女性用品区域一股脑地将卫生棉装满一车推出去的时候,差点被收银员当做变态狂来看待,但他依然觉得给自己女朋友买这些是关心她体贴她的举动,没必要介意什么害羞不害羞的。

    闻言,杜菱轻脸红了一下,想起那次给他买内裤情形是因为自己当时刚好在外面逛商场,他打电话过来自己好几条内裤晾在阳台被风刮走了,她才应他要求给他买的。

    而这次她什么都没他就主动给她买了这些,虽然买多了些,但她还是觉得心底有股暖流划过,暖烘烘的十分舒服。有这么个暖心的男朋友,她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决定和坚持都是正确的了。

    闹腾了一会后,杜菱轻就开始兴致满满地一样样地清点着萧樟给她买的东西,这个抱在怀里仔细端看,那个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满心满眼的喜悦。萧樟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也十分开心,因为没有什么比她喜欢自己买的东西更来得有成就感了吧?

    看过生日礼物后,杜菱轻就凑过去往萧樟的脸上亲了一口,眼眸弯起,笑眯眯道,“谢谢萧大厨的生日礼物!”

    萧樟顺手搂住她的腰,一把将她带到自己腿上坐着,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低声道,“亲一口就够了?”

    杜菱轻眼眸微垂,手指在他胸前的画着圈,有点羞涩道,“那你要亲几口?”

    “你呢?”萧樟凑得越来越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呼吸的气息都喷在了她脸上,惹得她的眼睫毛一阵颤动。

    杜菱轻抬眸与他对视了十几秒后,终于抿了抿唇,主动凑上去在他唇上也亲了一口。

    然而她亲完还没来得及撤走,萧樟火热的吻就遮天蔽日地落了下来。

    “唔”微张的嘴被他堵住,她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絮乱了。

    唇舌交融,温柔亲啄,耳鬓厮磨间两人的气息渐渐萦绕在了一起,他搂在她腰上的手也一点点慢慢收紧,紧得两人的身体都贴在一起几乎密不可分。

    她被他吻得脑袋微微后仰了一下,很快就又被他按着后脑勺给带了回来,仿佛她就像个玩具一般,被他揉在怀里亲来摸去的。

    杜菱轻不甘心总是被他牵着走了就忍不住就坐直了起来,半睁着眼睛,双手揪着他胸前的衣服,然后就用力地吻了回去。

    要知道她任何的一点回应就像是导火线一样,要彻底引爆他这颗定时炸弹!而萧樟在感受到她的回应后,浑身激动要一口将她吞了下去似的,那股冲动驱使得他吻得更猛烈了。

    杜菱轻没想到自己才主动了那么几秒,就被他一阵天旋地转地压在了床上,然后就是一顿任凭她怎么蹦跶都抵抗不了的狂热萧式长吻

    足足吻了十分钟,一直吻到她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要翻白眼的时候,萧樟才松开了她,撑在她上方,嘴唇水亮,眸光幽深地盯着她。

    而被吻得红唇微肿,脸颊晕红的杜菱轻反复深呼吸了几遍后,就嗔怪地拍了他一下,“干什么每次都亲得那么用力!”

    萧樟嘴角一勾,手指摩挲着她的唇,语气暧昧,“还有更用力的你还没试过呢”

    更用力的用力的用力

    杜菱轻被他得一阵脸烫了,最后实在抵不过他那幽狼一样的视线,哼哼地偏过头去不理他。

    萧樟在她旁边躺了下来,胸膛慢慢起伏着调整体内的亢奋和激动,眼睛看着天花板,喃喃道,“早知今早就去登记好了”

    “嗯?”杜菱轻偏头看他。

    萧樟看着她,眼底游动着燥热,“那样今天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吃掉你了。”

    杜菱轻闻言就嗤笑一声坐起来道,“呵,现在后悔啊?晚咯!”

    罢她也不管他了,打开行李箱找到换洗的衣服后就准备去洗个澡,睡个觉,毕竟昨晚坐了一夜的车,她都快要累趴了。

    萧樟的视线一直追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跑进了浴室,然后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流水声,他体内的火热才渐渐地被压了下去,同样昨晚一夜没睡的他,现在躺在床上就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然而他才闭上眼瞌睡了那么一会,浴室里就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东西掉落的声音以及杜菱轻的一声惊呼。

    萧樟瞬间被惊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就猛地起身向浴室里走去,然后隔着门问道,“怎么了?”

    “哎呀,你这花洒怎么回事啊?”杜菱轻里面好像很忙的样子,语气虽然有些慌乱和无奈,但也没什么其他的异常。

    “掉下来就挂不上去了,而且水又”

    她的声音不太清晰,但萧樟听她这么一却顿时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租房这边的设备设施都比较陈旧,而挂在墙上的花洒挂钩在前一段时间就松动的了,因为他的个子比花洒挂在墙上的位置还要高,每次洗澡的时候他都是习惯用手拿着花洒洗的,所以就并没留意也没想起这么一回事。

    “水的话,你调一下花洒头就会变大了,不过那个挂钩是挂不住的了,只能用手拿着洗”萧樟轻咳了一声,道。

    浴室里,杜菱轻全身光溜溜的湿漉漉的,头发上的泡沫还没有抓开,就一缕缕地滴着水挂在脸边,样子多少有些狼狈,而刚才在她刚开始洗头的时候,花洒头就毫无征兆地‘啪啦’一声掉在地上差点没把她吓得滑倒在地。

    因为她洗头洗澡的时候一向习惯挂着花洒淋浴,并不喜欢用手拿着,不然就空不出双手来清洗干净自己。可这下挂钩掉在地上了,她就只能一手拿着花洒,一手抓着头发,手忙脚乱得埋怨道,“我不习惯用手拿呀,好不方便”

    “这个”

    然而下一刻也不知道杜菱轻调到了花洒头哪里,水流一下子变大了起来,就像喷泉似的冷不丁地将她喷了个满头满脸!

    杜菱轻一下子就来气了,“啊呀呀!”

    萧樟听着里头有些抓狂的声音也有点着急了,他想了想就迟疑道,“那要不这样吧,我隔着门伸手进去帮你拿着花洒怎么样?”

    “你拿着?”杜菱轻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诧异道。

    “对啊,你就开条门缝,我伸手进去帮你拿着,然后你就可以用双手洗了。”萧樟完后还补充了一句保证道,“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偷看的。”

    这倒是个办法,可这么独特的洗澡方式那也太尴尬了吧?

    浴室里的杜菱轻脸色一阵变幻和踟蹰,不知道是该给他拿还是不给他拿,在犹豫了一会感觉身上有点凉了,她就索性咬咬牙开了一条门缝。

    反正是自己的男友,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就让他拿一会吧,她尽量洗快点就好了。

    于是乎,萧樟的手就隔着门伸了进来接过花洒,然后按照她的那个高度一动不动地拿着给她冲洗。

    “就这样,你别动哦!”杜菱轻抬了抬他的手臂,又合了合门,确定他在外面看不见自己后,才开始快手快脚地洗着头发,

    “好。”

    感受着热水从头顶上淋了下来,似乎比刚才挂在墙上的高度还要合适一点,杜菱轻就满意了,心情也没有刚才那样的抓狂了,洗着洗着还哼起了歌来。

    萧樟隔着门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心口被撩得痒痒的,在这里听着水声跟在外面听的感觉很不一样,因为这样的情况下他就能想象到那水流经过他的手,而淅沥沥地淋在她的身体上

    这么一想,他就觉得体内有股火隐隐冒了出来,血液也要往下方凝固,燥热得他恨不得也想进浴室里面洗个澡冷静一下

    随着心跳扑通扑通地跳动了起来,萧樟偏头看了看那条门缝,现在只要透过它,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大好风景了,可现在是看还是不看好呢?

    他咽了咽口水,喉咙干得不行,前几秒他还口口声声保证不偷看的,可现在他就把这句话给彻底抛在脑后了,脑袋更是不受控制般慢慢凑近那道门缝去,心想着早晚都是自己的女人,就看一眼,就看一眼

    可结果看了一眼后,他的眼睛就怎么都挪不开了。

    透过门缝,他看到她浑身赤裸地背对着自己,皮肤像鸡蛋一样白嫩,精致巧的肩头,顺着那光洁的后背一路下去,还有那纤细得不行的腰肢,像蜜桃形状挺翘的屁股,修长白皙的双腿

    他睁大眼睛,心跳快得像敲锣打鼓似的,呼吸一下子粗重了起来,两行鼻血在不知不觉中流了出来都毫无察觉,就那样一脸呆相地盯着她

    一会后,杜菱轻感觉到头顶上的热水好像偏离了方向,朝着角落那边淋着,她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然后下意识地看向了门缝边

    “啊!!”

    当她看到门缝边挤进了半个脑袋还挂着两串鼻血看得两眼发直的萧樟时,顿时吓了一跳地尖叫了起来,连忙用毛巾捂住胸口,劈手抢过花洒头就往他那边敲去,“臭萧樟!了不偷看居然还敢偷看!”

    “让你偷看!让你偷看!”

    萧樟猝不及防地被她敲了好几下脑袋才回过神来,然后连忙把头缩了回去,索性就抵着门不让她关上,讨好巴结道,“亲爱的,要不我们一起洗吧”

    “想得美!不行!”

    “我进去帮你拿花洒,帮你洗头也行啊”

    “不要!你个臭流氓,居然敢偷窥!”

    “你是我女朋友,给我看一下又怎么了?”他不依不挠。

    “还有理了你,怎么不见你给我看一下!?”然而这话一落,杜菱轻就懊恼得只想咬舌自尽。

    果然,萧樟听到这句话后,眼睛顿时亮得像一千瓦的白炽灯一样,立刻快速脱衣服并且激动地嚷道,“好极了!我马上给你看!你想看多少都行!”

    “啊啊啊,臭萧樟!不准脱衣服!!”杜菱轻从门缝里看到他瞬间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时候,脸都吓白了,一边慌慌张张地阻止着,一边拿起花洒去喷他。

    萧樟冷不丁被水冲得一个激灵,视线模糊得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然而趁此机会,杜菱轻就立刻关上并且反锁了浴室的门。

    萧樟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裸着精壮的上身有些不甘心地敲门道,“亲爱的,让我进去吧”

    “一起洗白白啊”

    “滚蛋!”

    羞死人了还一起洗白白!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