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首长 > 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鸟也拉屎的地方
    ?一周后,省委组织部传过来一张调令,上面写着枫林市警察局,因为工作需要,特调你局罗丰城同志到北方省蜜蜂养殖研究所担任党委书记一职,请你局从接到调令起三日之内办好罗丰城同志的工作‘交’接手续,不得影响罗丰城同志到新单位报到事宜。 。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市警察局内部传开了,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个调令的内容给惊呆了。北方省蜜蜂养殖所,这是什么样的单位啊?如果不是调令上白纸黑字的写着,市警察局绝大多数干警根本就不会知道在北方省的土地上还有这样一个奇葩的单位存在。即使有少数干警听过这个单位的名字,却也不知道这个单位的具体地址,更不知道这个单位究竟隶属那个部‘门’管辖。至于这个单位是干什么的,那倒也是不难猜想,因为单位的高大上的名称已经明确宣布了,罗丰城同志这个新单位是搞蜜蜂养殖研究的。

    怀着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市局里这些干警们很快就有人通过关系打听出来省蜜蜂养殖研究所的详细情况了。这是一家隶属于北方省农业厅的科研机构,也是正处级编制,地址位于距离省会枫林市以南四十八公里的一个山沟里,全所干部职工加起来大约有二十多人,是农业厅用来发配失意干部的最佳场所。当然和传说中的这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是有很大不一样的,因为是地处山沟沟当中,还是有很多鸟会到在蜜蜂养殖研究所拉屎的。

    打听清楚了北方省蜜蜂养殖研究所究竟是什么样一个单位之后,所有人身上都冒出一股寒气。他们知道罗丰城调离市警察局之后,新的岗位肯定不会太好,估计多半是一个养老的清水衙‘门’。但是绝对没有想到那个清水衙‘门’竟然清澈到这种地步,哪怕是调到市农机局、档案局或者图书馆之类的单位,也比这省蜜蜂养殖研究所好几万倍吧?在距离省城四十八公里的山沟沟里担任这么一个破研究所的党委书记,对曾经手握大权的罗丰城来说,差不多等同于地狱了吧?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有人还通过关系打听到了罗丰城的新顶头上司,也就是省农业厅厅长已经放出话来,如果罗丰城在一周内不到蜜蜂养殖研究所去报到的话,就视同自动离职。也就是说,罗丰城想通过消极拖延的办法不去新单位报到也不行,到时候他甚至可能连编制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市局的干警们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包飞扬当初刚调到市警察局来的时候,罗丰城能够规规矩矩地配合包飞扬的工作;如果在局长办公会议上,罗丰城不故意给包飞扬下绊子,把魏思华董事长被盗的案子推给包飞扬;如果在秦有才的案子发生的时候,罗丰城不去陷害包飞扬;如果罗丰城在组织党政干部民主评测考核活动的时候,被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要把包飞扬拉下马,罗丰城会落到目前这个可悲又可怜的下场吗?

    所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大概就是罗丰城目前下场的做好写照吧?

    就在罗丰城接到调令的第二天,枫林市委对市警察局领导班子的调整方案也下来了,市警察局不再设立政委一职,由包飞扬担任局长兼局党委书记。一直抱病在京城疗养的市局原常务副局长戴元山调到金海市,担任枫林市政fu金海疗养院院长一职。原刑侦支队长姜方昌和市局办公室主任刘光辉同时提拔为副局长,其中姜方昌暂时负责戴元山原来分管的刑侦工作。而姜方昌遗留下刑侦支队长的职务由雷丁昘接替。局办公室主任由于暂时没有更好的人选,还由升任副局长的刘光辉兼任。

    市委这个调整方案公布之后,可以说市警察局完全成了包飞扬的天下,原来几位副局长刘进虎、贺宝宇和崔计划,有了罗丰城和戴元山的前车之鉴,再也不敢给包飞扬添任何‘乱’子,乖乖地收起了心思,全力配合起包飞扬的工作。

    于是市警察局的面貌就为之一变,从上到下都洋溢着一股团结努力向上的气氛。与之对应的,全市的治安情况也大幅度的好转,发案率大幅度的下降,破案率大幅度的提升,人民群众对公安机关的满意度也大幅度上升。在之前的市政fu电话投诉平台上,市警察局以前的投率是高居前两位,但是市局领导班子调整过之后,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市警察局的投诉率就下降到倒数第三名的地步,市长舒青华在办公会议上还特意点名表扬了市警察局。

    只是在舒青华的内心中还是有些遗憾,包飞扬这样优秀的干部放在市警察局一把手的位置上,有点‘浪’费了,如果能够调到市政fu来抓经济,他身上的担子无疑会轻松很多。

    八月十八日,星期一。张志超和舒青华在市委大院碰了面,准备一起动身到省委参加干部大会,欢迎北方省新任********田刚强的上任。就在他俩要上车的时候,舒青华的秘书覃贤重的手机响了起来。覃贤重接听了电话,面‘色’变得非常严肃,捧着电话就给舒青华送了过来,“市长,出大事了。” 》≠》≠,

    舒青华接过手机放在耳边一听,面‘色’立刻也变得非给凝重,把电话‘交’给覃贤重,走到张志超的耳朵边耳语起来。

    “什么,枫钢集团出了问题?”张志超眉‘毛’不由得往上一挑。

    “是啊!书记,今天的会议你先过去吧,帮我向省委请个假,枫钢集团我过去处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工人们出来,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舒青华说道。

    张志超沉‘吟’了一阵,说道:“那就辛苦你了,一定要记住,以安抚为主。另外你马上打电话给飞扬同志,让他也赶赴到现场去。”

    “飞扬同志应该已经在往现场赶了,”舒青华说道,“枫钢集团的刘泽铠是先给市局打过电话,然后才把电话打到我这里的。”

    正说着,覃贤重手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接通了之后说了两句,马上把电话送过来,说道:“包局长的电话。”

    “我来接吧!”张志超伸手从覃贤重手里接过来了电话,“飞扬同志,我是张志超。你那边已经接到了刘泽铠的电话吧?我马上要到省里去开会,这边就由青华同志先到枫钢集团,请你务必要全力配合青华同志的工作,做好干部职工的安抚工作,把事态消灭在萌芽当中!”

    ~~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