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先婚厚爱 > 最新章节 第1179章 大结局
    二更大结局,书荒的亲可以看一下暖的完本小说军妆和重生之赵小涵,搜索即可。

    “不是”左海脸涨的通红,“刚才你那样离开,她特别伤心,在那默默的流泪,我就是想让你在门口站一站,冲她笑一笑,不用原谅她,只当是救一名危重的病人,从此,我再不向你提任何要求,好不好?”

    “不好,我笑不出来。”初夏一把挣开左海的手,眼见对方又跟过来,眉头皱的死紧,“左海,别逼我做太绝!”

    “不是”

    “不是什么?”初夏瞪着他,“就是因为你的无底线宠溺,才把她的性格给惯的越来越不像样子,你天天和她在一起,我就不信她没有伪装撤掉的时候,明知道她会伤害人,明知道她做的不对,还纵容她,你也真是无原则到极致了!”

    “对不起对不起”喃喃着,左海退了回去。

    看都不看他的,初夏转身离开。

    心情实在压的慌,这边也没什么事儿,初夏便找到齐香请了假,转身往周蜜康的帐篷走去,这段时间,周蜜康也很忙,在做y国民众的安置工作,正如他所说,收到的是个烫水山芋,丢不好丢,留不好留,净累大家了。

    但是当时不这样做,人家就要欺负到我们的家门上去,所以说。遇到这种不讲理的国家,和遇到不讲理的人一样的烦。

    “哈哈哈”

    一进帐篷门口,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初夏正犹豫着要不要退出去,周蜜康冲她招手,“快过来见见许老!”

    初夏的视线就转向坐在桌子后面的老爷子身上,好吧,叫人家老爷子实在是有些过份了,对方看上去也就五十岁左右,一张脸呈古桐色。眼大鼻高,嘴巴也大,一看就是个爽朗正直的人。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她又连呸几声,就她,还是别自以为是的下定论了。能把敌方打的闻风丧胆。也绝对是个老狐狸型的。

    “小丫头让我吓着了?”

    感觉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礼貌,初夏赶紧上前,冲许老行个军礼:“许老好,听说了您太多的事迹,一下子见到真人了,有些过于激动,反正就有些迟钝,还请您多多原谅!”

    “哈哈哈”许老边笑边看向周蜜康。“你这小媳妇不简单啊,瞧这话说的。滴水不漏的!”

    敢情人家这是嫌她虚呢?初夏一头黑线,赶紧端正了态度:“许老,我说的是真的,并不是给自己找借口!”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小丫头也太敏感了,不好玩儿!”许老冲她招招手,“过来坐吧,我也不吃人,你这个样子,以后小周可就不欢迎我了。”

    “过来坐。”周蜜康上前把傻呆呆犯愣的小妻子推到沙发上坐下,“许老不像传言中那么严肃,你就把他当成爷爷看待好了。”

    “还是伯伯吧”许老瞪一眼周蜜康,“我比你爸大不了多少,可不能把我给喊老了,我还想再多干几年呢!”

    “我的意思是像对待我爷爷那样尊敬您!”

    “小子,你也开始虚头巴脑了”许老瞪一眼周蜜康,自顾自的笑起来,“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你爷爷那是什么辈份儿的,我是什么辈份儿的?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能认得清自己的位置,绝对不会被别人强行戴上的高帽子给误导了!”

    初夏:“”

    周蜜康:“”

    看着一对小夫妻都是无语的样子,许老更开心了:“咋样,让我说中了?”

    “您老口才太好,我们是被您给震了。”初夏边说边扯扯周蜜康袖子,“我说的对吧?”

    “对。”周蜜康点点头,“许老这口才,咱们是没的比,不过,许老您该说的都说完了,是不是该去我爸那儿了?”

    “小子,你下逐客令?”许老瞪一眼周蜜康,气哼哼的站起来,“懒得搭理你个臭小子,来你这儿是看得起你,懂不?竟然敢撵我,看我以后还来不来,告诉你,过了今天,你就是八抬大轿来请,我也不来了!”

    “许老特意过来找你的?”待老爷子离开,初夏一脸疑惑的看向周蜜康问道。

    “顺道儿的事,他是过来找爸的,心血来潮,就先来这儿了。”周蜜康揉揉小妻子脑袋,“看你脸色不太好,累了就休息会儿。”

    “不累,让左海气的”初夏便把之前的事儿向师长筒子作了汇报,末了道,“我也觉得我气得有点儿多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但是,我是做不到心平气和,听左海那样要求我,再看看他那低三下四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婆”周蜜康手就抚上初夏肚子,“我怎么感觉你现在的状态和怀南南北北的时候很像呢?要不要让乔医生替你检查一下?毕竟他也跟着于老学过把脉的。”

    犹豫一下,初夏应下来,她的月事已经拖了二个多月,太不正常了,虽然没啥反应,但她心里不确定了。

    见小妻子答应了,周蜜康就站起身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找他。”

    “让张平去吧,正好可以和小美见个面儿。”

    “倒也是。”周蜜康便掀开门帘吩咐张平去请乔医生。

    张平和吕小美正是热乎的时候,听了师长大人的吩咐,长腿一迈,迅速跑远了,好笑的摇摇头,周蜜康退回房间:“要是确定了,你就早些回去吧。”

    “行。”这次初夏不再坚持,反正战事已经结束。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了,就算师长筒子暂时不能回去,也不会拖太长时间。她就没必要一定赖在这儿了。

    “师长,您”掀开帐篷,上下打量打量周蜜康,乔医生疑惑的看向初夏,“师长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妻子。”周蜜康指了指初夏,“乔医生把脉如何?”

    “还行。肯定比一般的西医要强。”

    周蜜康:“”这和说不会有什么区别?

    好在,乔医生又补了一句:“普通的病症,我还是能确诊的”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观察初夏的脸色,“小师妹,到底哪里不舒服?你自己不能开药?”

    “你确诊一下她是不是喜脉。”

    “啊?”略一愣,乔医生明白过来。三两步奔到初夏身边。伸手压到她手腕上,片刻,眸中现出喜色,“恭喜恭喜!二位又要添一个宝贝了!”

    确诊的当天,初夏就被师长大人塞到了车上,打包运回家了,不用像来的时候那样来回折腾,三天以后。初夏就到家了。

    “夏”激动的看着明显瘦了黑了的白儿,赵玉兰唤出名字便哽住了。随之把小外孙拖过来,“妈妈回来了,快喊妈妈呀!”

    “是啊是啊,你们不是天天念着想妈妈嘛,现在妈妈回来了,怎么反倒害羞了?”林艳秋也赶紧道,说完还背过身去抹了抹眼泪。

    至于赵老太太赵老爷子和周老太太,早都已经泪水糊满脸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啊,天知道他们担了多少的心!

    一对小豆丁比初夏走的时候长高了好多,模样儿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比以前更精致更萌了!

    蹲下身子,冲一对小人儿伸开怀抱,俩小家伙对视一眼,齐刷刷的扑了过来,吓得赵玉兰和林艳秋赶紧一人一个拉住:“不可以这样扑,万一撞到妈妈就不好了,妈妈肚子里有你们的小妹妹呢!”

    一家人都想再要个女儿,竟自发的就把宝宝的性别给定了。

    “妈妈你真的要给我们生个小妹妹?”北北大眼睛忽闪忽闪,又皱起小眉头,“那是不是以后妈妈就亲妹妹不亲我和哥哥了?”

    “小心眼儿!”南南瞪一眼弟弟,“妈妈哪一个孩子都亲,我们俩除了原本要亲的,还要再亲小妹妹,以后你是哥哥了,要懂事儿!”

    “好吧。”北北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随之又开心的看向拉着自己的赵玉兰,“姥姥,你可以放开我,让妈妈抱抱我吗?”

    “好,你别撞过去。”

    那边,林艳秋也松开了南南。

    一对双胞胎便走到初夏身边,小心翼翼的偎了过去,看得初夏心里软成一滩水,一左一右搂住俩兄弟,分别啵了一口,娘三的脑袋紧紧的凑在一起

    二个月后,周蜜康赶了回来,y国的事情当然也已经解决清楚,我方得到了足够有诚意的保证,也得到了超乎想像的战利品,一切算是皆大欢喜

    看着小妻子明显有些凸的小腹,周蜜康喜的一张嘴都合不拢,没人的时候就抱着小妻子一个劲儿的听,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

    他有一个月的假期,表示要补上曾经的缺撼,陪着宝宝一起长大

    初夏听得一头黑线,就一个月的假期,想要陪着宝宝一起长大,是不是有点儿太夸张了

    龙龙虎虎也都是一岁多的娃,初夏回来后,罗晓琼和筠豆豆便都带着娃住过来了,周汉亮和赵启亮回来后,分别带着各自的老婆孩子回去看望了长辈,便又全部返了回来。

    林家,刹时热闹了起来。

    林文斌也要过来凑热闹,被初夏撵到了原家,表示,你媳妇儿在那边呢,跑这儿来凑的什么热闹,好好讨好岳父岳母才是真格的!和人家的闺女谈了那么长时间,婚事拖了再拖,不好好表现,小心人家不让女儿嫁你了!

    想想原家和林家住的也近,林文斌痛快的答应下来,只不过,每天吃过饭,就拉着原慧一起跑到林家来逗娃儿们玩

    “哥,这么喜欢孩子。你赶紧和嫂子结婚生一个”这天,初夏实在忍不住了,就瞪着林文斌道。“整天混在我们这儿算怎么回事儿?你再这样,小心大爷爷大奶奶跑过来追杀你!”

    林文斌就冲她挑挑眉:“我们已经决定下个月六号结婚了,夏,到时候可不能少了份子钱!”

    “什么时候定的?”初夏不满的盯着他,”定下来了不和我们说说,还让我在这儿瞎担心,你是我大哥吗?越来越不疼我了!”

    恰好周蜜康过来。就幸灾乐祸的冲林文斌笑:“咱家夏这段时间可是情绪不怎么稳定,以后做事要三思而后行!”

    “讨厌”初夏就回头白他一眼,“你这是在笑话我吗?或者是才在家住了这几天就烦了?还说什么要陪着孩子长大。纯撒谎!”

    “好好好,我错了”师长大人赶紧认错,“我真没有那个意思,好不容易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巴不得一直这样呢。”

    “又没人逼着你不这样”初夏就故意逗他。“要不然你干脆辞职回来陪着我?反正有我一个挣钱也够花了。”

    “怎么能让你养我?”周蜜康一脸的无奈,“想考验我也不能用这种办法,吃软饭这种事儿,为夫实在不怎么擅长。”

    “去你的,还吃软饭,看你够得上小白脸的资格吗?”

    “妈妈,什么是小白脸儿?”北北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

    “笨蛋,小白脸就是说脸特别白”南南边为弟弟解惑。边瞄了瞄周蜜康的脸,嫌恶的撇撇嘴。“爸爸这脸要是白,那就没有人的脸不白了。”

    “哈哈哈”

    “对对对,哈哈哈”

    看着笑翻了的几人和一脸古怪神色的周蜜康,南南无语了,这些大人咋这么无聊?他不就是替弟弟做了个解释嘛,他们至于这样笑?也不怕笑下大牙来!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转眼间,周蜜康的假期便结束了,不过他的工作暂时调到了京城这边,每天上班后还是可以回家。

    这天晚上一回来,他就把小妻子拉到屋里,一脸严肃的道:“叶美如死了。”

    初夏一脸不信的看向周蜜康:“你确定消息是真的?她不是都恢复了吗?”

    “是啊,恢复了的是外伤,脑子又没恢复,自己掉井里淹死了,说是看人家用水桶拔水,她好奇,就趴井沿上看,结果手下一滑,掉了下去。

    当时井边也没有大人,等孩子们咋咋呼呼的把人喊过来,再捞上来以后,已经早就咽气了,是叶爷爷特意打电话来说的。”

    叹口气,周蜜康继续道,“叶爷爷说这个的意思也是想让咱们放心,以后不用担心叶美如是装的再来害人了,哎”

    “左海怎么样?”

    对于那个对叶美如**到痴迷的男子,初夏实在无法想像,失去了叶美如以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儿。

    “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便去了叶家,希望叶家可以答应让他和叶美如结婚,他说以后要让叶美如和他安葬在一起。

    说真的,对于他的痴心,我还是蛮佩服的,只不过,他痴心的对象有些不太对,希望,总有一天他能醒过来吧。”

    “够呛”初夏摇了摇头,“以前,我真的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单方面的包容到无底线的**,现在我信了,左海对叶美如的感情,根本不是**情,是痴迷。

    只要是叶美如,无论做了什么事儿,他都能接受,好在,他有是非观,并不会在认知上也和叶美如一样,要不然,我现在该提心吊胆的防着他了。”

    周蜜康眉头皱起来:“你倒是提醒我了,以后要派人监视着他,免得真的发生什么意外。”

    “也好,监视一段时间,咱们心里也就踏实了,你说我是不是得被害妄想症了,现在真的不敢相信人了。”

    “不是,是说明你变聪明了,这种性格过于极端的人,是应该防着一点儿。”蹲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妻子腹部听一会儿,师长筒子又开始犯傻了,“闺女啊,爸爸回来了,今天想爸爸没有”

    初夏已经听习惯了。倒不会像最初那样囧囧有神,只不过心里暗自琢磨,要是叫了这么久的闺女。生出来是儿子,师长筒子会如何?

    事实证明,人往往是想什么,就真的应验了什么。

    因为是二胎,生产的时候特别顺利,过程不像生南南北北那么凶险,但是。生下来后,却证实,师长大人的确是一直在犯傻。

    护士抱着婴儿出来恭喜的时候。周蜜康面色明显僵了僵,不过,也就那么一刹而已,随之便欢喜了起来。不管儿子女儿。都是他的孩子,虽然盼着是女儿,可既然生下来是儿子了,他一样高兴!转而,看向小儿子的眼神明显温柔下来。

    师长筒子的表情终于让护士心中释然,她还以为这男人对儿子不喜欢呢,敢情是高兴坏了。

    “快抱抱”周老太太戳一把孙子,“南南北北出生的时候你不在。没能第一个抱上,现在还不快把遗撼补上。”

    看着那软软的一小团。周蜜康伸出手,又缩了回来,他生怕把这小家伙给抱坏了!

    护士便笑着把小家伙强行塞到周蜜康的怀里:“只要好好端住屁股和脖子就行了,刚出生的小宝宝最喜欢被爸爸妈妈抱了,不要以为他小不明白,感知强烈着呢,你现在多抱抱他,将来他就和你格外的亲近。”

    听护士这么一说,周蜜康便立马把小家伙牢牢的端在手里,他可不想小儿子也像大儿子二儿子一样,对他和对别人是完全一样的,一点儿都没有对父亲的亲近感。

    护士莞尔一笑:“同志,拜托你不要抱的抱的这么紧张,稍稍放松一些,你这样绷着,宝宝也不舒服。”

    周蜜康便赶紧伸展了下肩膀,略显忐忑的看向护士:“这个样子可以吧?”

    “嗯,比刚才好多了,多抱抱自然就熟练了,妈妈刚生完宝宝太累,做爸爸的多抱抱宝宝,既能和宝宝亲近,又能减轻妻子的负担,一举两得的事儿,应该多做做。”

    “好好好”

    几名长辈都看得一脸好笑,难得一向不苟言笑的男人有这么虚心的时候,倒真的是让他们刮目相看了。

    尤其是赵玉兰和林宝河,心里更是开心的不得已,女婿对外孙越紧张,越心疼女儿,她们就越少担心,就越觉得女儿嫁对了!

    至于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们倒是没什么,只要是女儿生的,男孩儿女孩儿他们都喜欢!周家的长辈和他们的想法儿是一样的,虽然也觉得二子一女比较好,但是三个男孩儿也不差,放眼大院内,谁家有这样旺的人丁?

    况且从今年开始实施计划生育了,那些看了眼馋想生的也生不了了!只要想到这点儿,他们就做梦都能笑醒了。

    攀比是人类的本性,不是他们想要和别人比,是别人总是没事有事的来找你比,既然如此,就别怪咱这样想喽!

    倒是初夏,得知是女儿的时候,好好的遗撼了一把,虽然原本想过周蜜康会喊错了,但心里却也是巴望着生个女儿,将来可以和女儿穿一模一样的衣服,多带感?

    哎,可惜真的实施计划生育了,要不她真想再生一个,弥补自己的遗撼。

    只两天功夫,初夏就恢复过来,时值春夏交接,气温舒适,她特别想要出去溜达溜达,却被长辈们强行按在了床上,月子里的事儿,可是马虎不得的!

    “夏,这种事儿可不能逞强,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的,咱这身子适应了这种方式,可不能不在意,落下病根,后悔可就晚了!”赵玉兰神色认真的叮嘱女儿,她这两天是吓得寸步不离不敢离开女儿了,生怕女儿年纪小,做出什么不知深浅的举动来。

    初夏赶紧保证:“娘,我知道了,我都答应你们了,肯定不会偷着出去,那天不是看太阳特别好,又没有风,就想着出去透透气嘛。”

    “那也不行,以后可不能生出这样的心思,等出了月子,你想去哪就去哪儿,娘绝对不拦着你”赵玉兰边说边伸出手轻抚瞪大眼睛盯着她的小家伙儿,“小鱼儿,姥姥和妈妈没有吵架。不害怕哈”

    是的,原本取好的名字是照着女孩儿娶的,本来长辈们的意思是男孩女孩的名字各取一个。但师长筒子坚持这一胎是女儿,加之初夏一直特别**吃辣,大家便由着他的意,只娶了女孩儿的名字,没想到,和他们期待的完全不一样,只好临时抱佛脚。

    小鱼儿这名字是周蜜康的杰作。他觉得小儿子并不是大家期望的结果,相当于多余的,所以。叫小余儿好了,初夏被他这奇葩的取名方式打败了,只好折衷一下,叫小鱼儿。而不是小余儿。

    要不等儿子长大了。问她自己的小名是啥意思,她咋说?

    至于孩子的大名儿,一直还没落实下来,长辈们的意思是,再琢磨琢磨,对此,初夏也没什么异议。

    满月酒没有大办,只是请了关系特别好的亲戚朋友。

    酒至中旬。周老爷子站了起来,清清嗓子:“今天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我想宣布一件事儿,那就是我们家的小鱼儿,要随儿媳妇家的姓”

    他视线转向完全被惊呆了的赵玉兰和林宝河,“小蜜和我说,他希望小儿子做你们的孙子,我也觉得这个建议特别好。

    虽然只是个姓氏的问题,但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身后有根,代代相传,相信你们也是这样希望的,那么,我老周家不经你们同意就这样决定了。

    孩子的名字迟迟未取,就是想等着你们拿主意呢,不早些告诉你们,是觉得初夏没出月子,需要静心休养,现在没啥可担心的了,自然就可以宣布了。”

    这种可能,初夏心里想过,是以,短暂的震惊后,就平复了下来,抬眸看一眼身旁抱着小鱼儿逗弄的师长筒子,唇角的笑意更浓了起来。

    不用问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是他提出来的,要不然,也不会等到一个月才宣布,毕竟这种事儿,在这个年代是极少的,长辈们需要考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不过,只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的枝节,就说明了婆家人是真的特别顾忌她的想法儿,静心休养也不是托词。

    赵玉兰和林宝河终于回过神来,夫妇俩的第一反应就是站起身来拒绝,周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她们哪能坦然接受这样的决定?

    “宝河,玉兰,你们就别推了,这事儿,我们已经考虑的十分成熟,要说我们打一开始就这样想的,那绝对是撒谎。

    提议是小蜜提的,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了一下,才做的决定,姓什么,也不影响孩子的成长,却可以了却你们的心愿,我们觉得这样的决定值。

    初夏嫁过来也三年多了,咱们都已经熟的不能再熟,双方是什么性格,都清楚的很,既然话说出来了,就代表着我们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这样做。

    为什么选择今天说,选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宣布,就是想给这事儿盖上个定论,让这件事儿成为事实!让你们没的推拒!”

    刹那间初夏就愧疚了,她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种可能?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再推拒就假了,更何况,对于林宝河和赵玉兰来说,这事儿的确是他们一辈子的遗撼。

    特别疼**女儿,也不觉得再没有儿子就失落,但是,遗撼总是有的,他们还是传统的思想,觉得儿子孙子代表的是自己的根,根在,百年之后就有落脚之处。

    原本,这已经成了他们的奢望,没想到,愿望突然的就实现了!这感觉不亚于天上掉馅饼,还是大金元宝的!

    赵老爷子、赵老太太和赵玉山李**媛喜的直抹眼泪,尤其是赵老爷子赵老太太,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对这种事儿是绝对的在意。

    在农村来说,家里无男丁的被称为绝户,意指从此这一家就要绝了,现在,女儿女婿不会被别人说是绝户了!

    虽然说别人说什么不重要,但是生在农村,这种说法却是他们极介意的,若非初夏嫁的好,估计林宝河和赵玉兰这辈子都别想在村里抬起头来。

    林宝娟和栾青树也来了,虽然在血缘上和初夏一家子没了瓜葛,但是两家的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亲密,尤其现在栾大江和周汉英的婚事已经确定下来。栾小香的工作也被安排了过来,他们更是打心眼里感激初夏一家子。

    无子无根也曾经是他们对林宝河的遗撼,现在。看到善心的哥哥嫂子有了这样的好机缘,他们别提有多开心了。

    至于林大爷爷那边的人,心情就更复杂了,说白了,周家这等于白白的送了个大孙子给他们林家啊,尤其是林大爷爷,一直对二弟和二弟妹的惨遭横祸心有芥蒂。更为二弟二弟妹再无后人忧心,没想到,转机就这么出现了!

    那么。等有一天,他们也去找二弟二弟妹的时候,把这事儿和他们一说,他们不定咋高兴呢

    不同于林家那边的亲人。周家这边的亲戚对此决定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人家都是巴不得多生几个孙子,哪能就这么往外送呢?

    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位置,能让他们来参加满月宴就是极给他们脸了,惹人嫌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千金难买我愿意嘛,既然事主都心甘情愿了。他们这些外人有什么好纠结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隔天。小鱼儿的大名也产生了——林满希,意指满满的希望,虽然觉得这名字还是略略有点儿土,但是爹娘最满意的,初夏也就没拦着。

    好消息接踵而至,学校那边也发来了通知,让初夏仍然休养自学,到时参加考试既可,而且学校已经破格将她转为硕博连读生,并特意表明,以后是要留校学习,还是半工半读,都以个人意愿为准。

    这分明是大开绿灯嘛。

    对此,初夏选择了坦然接受,她也明白,学校之所以给她这样的特殊待遇,一是因为她在战场的出色表现,二是因为周家,她并不想为了昭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就拒绝这样的机会。

    如今,周家在圈子里的位置又有了大大提升,几乎可以堪称第一家了,虽然大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都是明白的。

    周景平已经被提拔为军委副主席,周蜜康年底提升军长,才不过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到了军长的级别,未来会走到哪一步,谁敢想?

    同时,周家又有京城林家和叶家相护,三家可谓一荣俱荣,一损却不俱损,有着这样的底气,谁还会不长眼的和周家过不去?

    是以,对于初夏的破格特例,也绝对不会有人敢说三道四,就算背地里真说什么,就由着他们去吧,嘴巴长在人家的嘴上,也不能封住,人不说人无话说,已经这么盛了,也就懒得理那些酸葡萄了,由着他们暗地里过过嘴瘾也无所谓了。

    罗晓琼和筠豆豆也都考了过来,毕业的时候,倒是差不多正好和初夏博士毕业同期,这样,三个人也算是又可以待在一起了。

    本科毕业后,初夏就选择了去401实习,开始真正的半工半读,如今周蜜康已调为京军区的军长,常留京城,一家子总算是不用分开了。

    京城这边越来越热闹,a市周家就显得冷清了些,于是,周老爷子周老太太便几乎常驻京城了,每天能看到孙子外孙,还有老伙伴聊得来,对他们来说,生活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林文斌结婚后也和原慧留在了京城,林文航则是随着黄苏**调去了a市,几年下来,一大家子对黄苏**的偏见渐渐的消散,她是真的想要和林文航好好过日子,而且无论黄家怎么找她,都是拒不搭理,也充分表明了她的态度,那还有什么好偏见的?

    这几年下来,黄家已经被周家落的越来越远,一直想要跟周蜜康争个高低的黄心军更是被甩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危险的时候缩在家里,平安的时候想要去抢杯羹,谁傻啊?

    叶家在叶美如离世后,反倒渐渐的安定下来,以往的闹腾不复存在,一家子总算是和乐起来,叶家的几个孙子倒也算听话,结婚后都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的工作,叶老爷子的气色也就越来越好,这是初夏最喜闻乐见的,对于叶家人,她关心的只有这个善良的老爷子!

    这天,初夏正在坐诊,一张熟悉的脸晃进来,随之一步跳到初夏跟前。笑嘻嘻的打招呼:“初夏,还认识我吧?!”

    惊喜的眸色中满是无奈:“小凤姐,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好不?”打量一下对方已经明显凸起的腹部。初夏连连道喜。

    “谢谢,这喜我收下”梅小凤不自觉的叹口气,结婚几年,总算是如愿了,因为和周中康的那次流产,导致她几年来一直坐不住胎,原本对她就不甚满意的婆婆看向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没想到突然的,她就中标了,并且平安的渡过了前三个月。现在已经是五个月大,医生检查过说胎象极稳,让她尽管放心。

    因为曾经和周中康的过结,梅小凤这几年有些故意避着周家人。现在能主动来找初夏。说明她心里的结已经没有了。

    能真正的幸福,初夏也很替她高兴,虽然和梅小凤算不是特别好的朋友,而且,对方的性格也略略任性了些,但是,从品性上说,梅小凤是个好的。看到她过的好,初夏只有替她开心的份儿。

    只不过看到她。初夏避不了的想到周中康,这几年周家越发的强盛,周中康和家里的关系也就愈发的淡,也不明白他是什么心思,难不成周蜜康变的越不好,他就越不开心了?

    “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交给周中康好不好?”初夏正想着周中康的事儿呢,梅小凤把一封信掏出来递给初夏,“不管怎么说我们曾经夫妻一场,他也曾经是我最**的人,我还是希望他能过的幸福的。

    这些年,他的心结在哪儿我很清楚,现在我也想开了,索性就帮他把这个结打开,让他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原本我是想要把信寄给他的,但是,估计他看到是我的字迹会直接扔掉,所以,想来想去,我只能来麻烦你。”

    “我帮你是没有问题,只是就他那性子,我怕就算我交给他,他也未必会看。”初夏也是一脸的纠结,实在是周中康的性格太别扭了。

    “你可以给你二婶嘛,周中康现在就和她亲近,也只有她能强行把信拆开塞到他面前,反正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若是这样他还不看,也也就活该他不幸福了。”

    初夏应下来:“好,就按你说的做。”

    一名高大的男子出现在门口,和善的冲初夏笑笑,走到梅小凤身边:“你不能太累了,回去休息吧,好不好?”

    “哪有那么夸张,我只是坐会儿而已”梅小凤站起身来,为双方做介绍,“子杰,这是周蜜康的妻子林初夏,初夏,这是我的丈夫张子杰。”

    “你好。”

    “你好。”

    双方都伸出手来冲对方打招呼。

    随之,初夏一脸不满的看向梅小凤:“什么时候我成了周蜜康的缀头了?”

    “哈哈”梅小凤就开心的笑,“你家军长大人太有名了,我一说他,谁不知道?不过,就你那到有天赋,总有一天名望会超过他的,到时候我就介绍,这是名医林初夏的丈夫周蜜康,好不好?”

    “借你吉言”初夏挑挑眉毛,“以为我不敢收下你这样的祝福么?我的目标就是做第一名医,哼哼”

    “三个孩子的妈啊”梅小凤摇摇头,看向丈夫,“能看出来嘛,这家伙竟然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实在是太年轻了!”张子龙由衷的感慨,“周军长真是我等的仰望!”

    初夏:“”她年轻和仰望周蜜康有什么关系?

    恰好军长大人忙里偷闲来会娇妻,听到张子龙的话,就哈哈笑着进来:“仰望我不必,等以后还是仰望我妻子吧,她可是我们周家的骄傲呢!”

    “讨厌!”初夏嗔他一眼,唇角却是漾开如花的笑厣,他这话虽有夸张的成份,但是,婆家人的确是这样认为的,觉得她是和周蜜康一样值得他们骄傲的所在!

    原本遗撼来到这个时空,现在,她万分的庆幸,她比所有人都要幸运,来到这个还没有物欲横流的年代,还没有总裁便地的年代,还没有人性偏离的年代,让她可以找遇一份天长地久的**情,一份无边无际的幸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