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玄幻魔法 > 猎心 > 最新章节 千年劫 52章 解脱(3)
    血柔看着风夕,却没有动,而琅琅可是一刻也没有停下,在解决了那个龙魂亡灵之后,琅琅身后的那个巨大的貘的虚影移动笔直的朝着血柔冲了过去!

    血柔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貘的虚影已经撞上了狼狈,两者刚一碰到一起,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显现,貘被那狼狈缓缓地吸了进去,看起来像是貘如融化了一般,缓缓地融入到了狼狈的身体当中!琅琅先是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疑惑,接着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是一样看着血柔,“你变了!”

    “是的,我变了,我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阴元素精灵了,所以今天你想要赢我的话恐怕是非常的困难了!”血柔冷冷的说道,那貘如泥牛入海一般融入到了狼狈的身体中后就没有了半点反应!这就是她要的效果,血柔早已在这个术的基础上做了改进,所以琅琅想要用平时的方法来对付自己的话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琅琅有些着急的问道,同时望向被狼狈吞下去的风夕,现在血柔几乎已经掌控了整个局面,虽然自己能够对付血柔召唤而出的亡灵,但是显然血柔的阴属性之力的性质好像发生了改变,具体是怎样的改变自己也说不清。 言情首发

    “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虽然我还没有弄清楚,但是我会慢慢的去解开这个谜题!现在我要先把正事干完了!再拖下去天都亮了!”说着血柔朝着风夕方向伸出了手,不过她的高度并不能触碰到风夕的胸口,那葱白玉手已经缓缓地探入到了狼狈的身体东中,在血柔的手上一个黑色的手影迅速的拉长朝着风夕的胸口印去!

    “风夕!”罗桑惊叫道,不过现在的风夕连动都动不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用紧张,也不用难过,只要一下子,我们双方都能够解脱了,不是么?”那黑色的手影已经沿着风夕的腿爬上了风夕的胸口,最终准确无误的贴在了风夕胸口的护心玉上。

    一声惨呼从护心玉中传来,是罗桑的惨呼,听起来痛苦至极,不过这惨呼却又戛然而止,紧接着罗桑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咦,这是你的本来面目吗,怎么看起来还是和琅琅一样呢,啧啧,怎么说呢,感觉上来说呢,你还是没有琅琅漂亮呀,啧啧...”罗桑的声音现在听在血柔耳中那是相当讨厌,但是在风夕看来却早已麻木了!

    风夕的光剑再一次亮起,在血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苍蓝色的光剑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同时在血红色光剑之外竟然泛起了一层若隐若现的金黄色的光芒!风夕大和一身,光剑瞬间将狼狈的腹部切开了一个口子,虽然不大,但是已经足够风夕飞出来了!身体上的束缚之力在自己切开那个口子的瞬间消失了,风夕把握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一闪身已经从狼狈的身体中飞了出来,机会没有半刻犹豫,风夕已经冲到了血柔的身前,单手探出,瞬间扣住了血柔的脖颈,而手中的光剑也是抵在了血柔的腹部,“不想我毁掉这个身体的时候就乖乖听话!”风夕冷冷的说道。

    血柔一愣,她怎么也想不到风夕是怎么做到的,那血色的光剑虽然看起来诡异,但是怎么看也都是剑气啊,虽然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剑士的剑气能够自己改变颜色,但是这并不代表改变了颜色就能够破开自己的束缚吧,“我不动,但是我不明白!”

    “我早就看出了你改变了你阴元素之力的性质变化,之前那个貘我是故意让你吸收掉了,它有两个作用第一,是用来探查你的元素属性,第二是将我特别准备的力量和一小段神识送入了风夕的身体当中,所以之前的攻击并非是攻击,而是铺垫!”琅琅也缓缓地来到了血柔的身边,“而且我的猜测没有错,你擅自挪用了魂魄中阴之原力,并且融入了自己的魂魄之力,你是怎么做到的,擅自用阴之原力是不被允许的,但是我知道你能做到,但是你是怎么将魂魄之力也融入其中的,次神二级的我们是不可能拥有这种力量的!”琅琅说道。

    “是你们没有而已,我说过了我跟你们不一样!”血柔倔强的说道,“就算是这样你是怎么破开我的力量的!就算你也用了阳之原力也是不行的,你的阳元素之力对魂力是没有明显效果的!”血柔到现在还在疑惑。

    “那就是你运气不好了!”风夕冷冷的而说到,就在刚才貘被那狼狈吞噬了之后,风夕突然感觉到神识中出现了一个声音,是琅琅的声音,那个声音告诉自己,要用露天剑灵来攻击,因为露天剑灵的太特殊了,它不仅是剑灵,而且还是一条魂魄,神圣巨龙的神魂,但是如果风夕只是利用戮天剑灵转化的自己的剑气来凝聚光剑的话实际上并没有魂力的属性,所以,琅琅还加入了一些力量,能够暂时的引导出露天剑灵之中的龙之魂力,这也就是为什么风夕在之前的血色光剑的外围有金黄色的光芒的原因,那是再不破开风夕身上封印的前提下引导出魂力所需要的小型结界!“我天生就拥有使用魂力攻击的能力!”风夕想了想说道。

    “哼,既然失手,我也无话可说!”血柔虽然如此,但是却并没有反抗的意思,虽然风夕并不能真正的打败她,但是如果风夕真的毁掉了这具身体的话,那么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血柔可不想自己的这具身体失去活性,虽然琅琅之前说的不错,自己这是一具行尸走肉,但是实际上她和真正的行尸走肉还是有区别的,但是如果这具尸体一旦损毁了,那么就真的是行尸走肉了!

    “琅琅现在能将她从这具身体中赶出去吗?”罗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想要保住雪千山的尸体,而不是让这个人一直的利用千山的尸体!

    琅琅朝着血柔的方向伸出了手,一团蒙蒙的黄光罩向了血柔的身体!琅琅想要探查血柔的身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实际上如果时间允许的话,琅琅最想的还是直接对血柔施加幻术,看看血柔到底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或者是什么惊天秘密,当然实际上琅琅也已经猜到了大半,创世大神并不像自己记忆中的博爱众生,也许真正的暴君是创世大神也是说不定的,而这一切如果真的是真的话,那么风夕就真的危险了,因为风夕身上现在至少有两条半创世大神的魂魄,这样的神级超级强者是不可能完全的背抹杀掉的,如果真的有阴谋的话,那么风夕极有可能成为创世大神复活的祭品,而这神圣巨龙就真的化身成了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了!

    不过就在琅琅刚刚开始入侵血柔的身体的时候,一道剑芒瞬间刺向了风夕!风夕下意识的抬剑相迎,清脆的交击声后,是破空之声,这一击对方没有赚到半点便宜反而在力量上吃了大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风夕判断出对方的实力应该是再次神一级左右,这样的修者如果在洪荒大陆上来看的话,应该是强者无疑,而且是相当数的上的强者,但是在现在的风夕面前绝对是不够看!

    风夕没时间去理会对方的身份,但是却也不动声色的转过了头,黑暗中一个巨大的身影悬停在半空中,还不时有翅膀和空气的摩擦生传来!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在外面等我的嘛?”血柔一看来人,有些生气的说道。

    “你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我就过来看看了,真是没想到你也能耽误这么久的时间啊!”男人的声音很温和,而且很熟悉,风夕一听全身还是不觉的为难了起来,风夕还没有说话,那黑影已经缓缓地朝着风夕这边飘了过来,一只全身披着黑色鳞甲的怪异灵兽缓缓地落在了白塔之巅,正式吞云菱兽无疑,不过这往日都是非常强势得吞云菱兽今天确实看起来相当的小心的朝着远离风夕和琅琅的方向退了退,不是人给它的威压,显然是hi紫儿的皇者霸气让这吞云菱兽有些畏惧!“琅琅姑娘,风夕兄别来无恙啊!”来人正是琛陌无疑!

    淡金色的蒙眼飘带再夜风中上下翻飞!风夕对琛陌虽然一直是持怀疑态度,但是风夕总体上还是将琛陌当成朋友的,之前就一直怀疑琛陌是次神级的高手,现在看来的确是,次神一级,虽然和自己差距比较大,但是琛陌出来了也让这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起来。

    “干嘛对他们这么客气?”一旁的血柔恨恨的说道,“先替我杀了这个对我无礼的家伙!”

    “血柔你知道你总是办不成功事的原因就是太冲动而且不听人劝吗?”琛陌面色微微一边的额说道,“而且这样的小事你都要大动干戈,真是搞不懂你啊。”琛陌略带嘲讽的说道,不过转头看向风夕,“咦,风兄之前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魔女今天好像不在啊!?”琛陌问道,虽然看起来像是不经意的问起,但是琛陌现在最关心的可就是他们这个魔族公主的动向了,因为妖妖已经失踪很久很久了,而且自己也是一直没有联系上她,最让琛陌担心的是这妖妖是绝对不可能有能力自己会归魔界的,那么妖妖的去向已经成了琛陌现在的大难题!魔皇的二公主走失了,他这个望舒将军的责任可是无法推卸,如果出现了意外的话,那么事情就更加的难办了。

    风夕脸色一变,一说到妖妖,自己的心竟是不自觉的微微一抽,但是紧接着又恢复了正常,虽然风夕自己知道对于妖妖有所亏欠,但是当时的风夕种族观念还是要比现在强上不少,当得知魔族的计划后,风夕没有杀掉妖妖已经算是心胸宽阔了。

    风夕故意的岔开了话题,他不想杀琛陌,毕竟两人总体算来还算是朋友,何况之前琛陌还救过沧海和自己,于公于私风夕都不想跟琛陌交手,“不知道琛兄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觉得这件事情也许可以用别的风阀来解决!”琛陌虽然和风夕离得不算远,但是风夕感觉到了琛陌对自己的戒心,也许是刚才两人相互碰撞的那一击让琛陌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实力,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才跟自己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而且风夕发现琛陌的实力和他对这时态情况的把握并不相对,因为琛陌所控制的这个距离自己如果真的突然出手的话,琛陌根本逃不掉,虽然琛陌是个瞎子,当然这是风夕目前认为的,但是风夕一直认为的都是对所有事情把我的都是非常的有分寸的,至少风夕没有见过琛陌失手的时候!

    “怎么解决?”风夕问道。

    “其实血柔要的很简单,她就是想要清静,想要对那具身体的完全控制,而这身体之中的魂魄早已不在了,困扰血柔的东西不过是一缕倔强的神念而已,我想如果让琅琅姑娘将那一缕神念转移到她的爱人的身上的话,那么岂不是两全其美吗?”琛陌温柔的说道,琛陌的温柔同凌云不同,琛陌的温柔潺潺如溪流,让人感觉到非常的安心,而凌云的温柔确实包含着杀伐却又让人上瘾,不过风夕却总是将琛陌和凌云两人的笑容联系到一起,两人在风夕看来完全是同样情况下的两种极端,但是风夕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将两人联系到一起!

    “你放屁!”罗桑大吼大叫的说道,“千山早就将自己的魂魄封印在了自己的身体当中,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对千山做了什么!”

    “这个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在见到这具尸体的时候就没有见到你提到的灵魂,这不过是一具尸体,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如果真的有魂魄的话,我虽然不能完全的发挥出其生前的实力,但是也会让我多少能够使用她一些生前的力量,但是现在我除了能够利用这**的力量之外,其他的根本无法用出!”血柔说道。

    “你胡说...”罗桑大喊道!

    “罗桑,”琅琅声音温婉的说道,“他没有胡说,这具身体的确就是一个空壳而已,不过到现在为止这身体上的封印还没有破开,不过解开了同你身上的那个连结罢了,但是内在的连结还在,如果魂魄从一开始就在这身体当中的话,要毁掉魂魄或者将魂魄放出,这封印是要解开的,但是这封印确实完好无损的!”琅琅说道。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家伙的魂魄是怎么进到千山身体当中的,这其中一定有蹊跷!”罗桑说道,不过罗桑知道琅琅说的有一点没有错,那施加在千山身上的封印是雪千山之前自己事先设计好的法阵,所以不可能被复制,如果一旦被强行破开了,恐怕不可能修好,而且据千山当时施术的时候,还用到了一样特殊的东西,条件非常的苛刻,不可能弄虚作假!

    罗桑的话倒是点醒了琅琅,如果真的如自己说的那样那血柔是怎么进入到这个身体当中的,自己能够随意的穿越封印什么的这是事实,但是如果是血柔的话,这样一来就不太可能了!“你到底是怎么进入到这具身体当中的?”琅琅疑惑的看着血柔,“如果不是你自己所为借助外力的话,你小心会被别人控制!”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明白得很,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现在是否能够将我身体中这缕一直困扰我的神念转移出去呢,也算是这千万年来我与你为伴的谢礼!”血柔看着琅琅,补充道,“姐姐?”

    琅琅转头望向风夕,“罗桑?”琅琅想要征求一下罗桑的意见,风夕和琅琅都知道罗桑一直对雪千山还心存幻想,幻想着雪千山能有重新醒来的一天,但是这样的奢望恐怕永远也无法达成了,除非有人能够穿越阴阳两界,召回雪千山的魂魄,并且帮助雪千山的魂魄修炼成神之后,然后再有另外的大神帮助,也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是一万不可能的!

    罗桑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千山是活不过来了,但是我就是无法接受别人对她的身体...”

    “亮亮...”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这昏暗的通天白塔顶上飘进了众人的二中,声音飘忽不定,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而风夕更是紧张的环顾四周,也没有发现任何外人的踪迹!

    琛陌歪着头,面相血柔的方向,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似的!

    “千山?这是千山的声音,你们听到了吗?这是千山的声音,千山在这里,千山就在这里!”罗桑有些失态的喊道,不过所有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血柔确实撇了撇嘴说道,“不用找了,她就在这里。”说着血柔想要抬起手。

    而风夕扣住血柔脖颈的手上立刻发力,让血柔停止了动作。血柔白了风夕一眼,“怎么这么紧张,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刚才那个声音是从我身体中发出的,我只是你们在场的这些人中,到底谁的名字叫亮亮罢了!”

    “琅琅,”罗桑突然说到,“那缕神念到底是什么,是千山的残魂吗?”

    琅琅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不过我没有探查,不确定!”

    “如果可以的话,请把她转移到我这里来吧...”罗桑的态度大转变倒是让血柔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