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 > 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交锋户部尚书
    伴随着秦侠一声声喝问,傅淑训的眸光渐渐深邃,凝视秦侠,户部长官的气势竟是被秦侠夺去大半,最终只是问道:“危言恐吓以动人心,你这纵横家的辩才倒是有几分。你是何人?所为何来,又有何本事,能有何计谋与我?”

    傅淑训一语说罢,还未停下继续接着说道:“莫说什么冠冕堂皇的为我解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要知道,你所某之处,你所图之利。”

    秦侠笑了笑,拍了拍独轮车上的这些账册,沉吟了一下,接着道:“仓有硕鼠,积粮颇丰。”

    随后,秦侠就将农人挖田鼠找到田鼠积蓄粮食的故事给缓缓说了出来。

    “大明有一大弊端,让士子不懂日常庶务,独尊科举,摒弃杂途,断绝了胥吏上升之路。此举或许对国家真的有好处,但更埋下了政令不通的祸根。让署衙在庶务之上离不开胥吏,比如最紧要关键的地方,十分税赋从百姓手中征收,最终入国库只得三分。余下的七分归于胥吏之手,又通过胥吏之手,又再些许分与豪强,分三分与官宦。”

    “我知大司农勤勉用事,不惜己身。但李侍问被撤职就在眼前,大司农应该知道户部之事对陛下而言,只在于结果,并不在于大司农做出结果之前的过程。松山善后之款,固边防,筹新军,整京营。每一事都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财赋投入。而户部的压力,绝不比松山之时有几分减轻。更何况三月之时,青黄不接,户部要筹措粮饷更是困难数倍。哪怕大司农奏请陛下加饷百万,最终入账,能得十万两否?”

    “仓有硕鼠,积粮颇丰……”傅淑训从这几个字里品出了无数的意味。更从秦侠这款款而谈的从容不迫之中,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自信,与对时局精准的掌握。

    一个眼光精准,辩才无双的才子形象开始缓缓成形。

    “只可惜是个胥吏……”傅淑训爱才之心顿起,缓声问道“这些账册,就是你的投名状吗?”

    秦侠缓缓摇头:“这是敲门砖。”

    言下之意,这并非投靠之资。

    “账册机密,你如何得来?”这是很隐晦的拒绝了招揽,但傅淑训更加对秦侠好奇了。

    秦侠笑了笑,便将自己进入户部以来的事情娓娓道来。

    饶是傅淑训宦海四十余年,依旧被眼前秦侠这大胆狂徒的举措震惊到了。

    什么时候那**猾如油,恶毒如蛇的胥吏这么好欺负了?

    独自一人卧底进户部,将云南司的账册一一全部拿了过来,反掌之间,将京派胥吏与浙派胥吏玩弄鼓掌。

    显然,并非是胥吏好欺负。而是这秦侠有本事,心性,手段,眼光,无一不是顶尖!

    “实在可惜了,竟然屈身为一胥吏。”傅淑训叹息着。但转而,傅淑训就兴奋激动起来。

    他不就是一直苦于财政之艰难吗?

    就如秦侠所言,拿住这些硕鼠,将以往被贪污走的钱财拿回一部分自然能够补足一时之用。而且,拿住这些滑不溜秋难以对付的硕鼠,更有利于自己掌控户部!

    当然,前提是秦侠的确可靠,在秦侠与胥吏的战斗之中,他能赢!

    是进还是退?

    是选择秦侠,支持秦侠对户部胥吏的开战。还是抛出秦侠,换取胥吏的息事宁人?

    等等……

    傅淑训忽然凝眉盯着秦侠,微微不悦的道:“你漏了两个问题!”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小生所图,自然是有利而来。而小生的身份,自然是清白上佳。要不然,一介读书人,如何会屈身胥吏之辈?”

    说罢,秦侠微微从腰间拿出一块玉牌凑近了让傅淑训看。

    傅淑训目光锐利,一眼就看到了东宫标志性的印记,五爪四龙合围之中,一个烺字赫然入目。

    “是东宫!”怪不得秦侠要一直到最后才回答这个问题!想到这里,傅淑训忽然心中一凛。

    若是旁人,敢如此对待傅淑训只怕傅淑训首先就是震怒自己被人算计,定然报复。但眼前此人不是旁人,而是太子!

    可若是太子的意思,那两者的分量和带来的印象就完全不同了。既然是东宫,那抛出这么一个机会就不是算计,而是一个选择。一个双向的选择。

    太子选择傅淑训作为盟友,就看傅淑训接不接招。

    “出了这间屋子。这世间不会再有第三人知晓小生的身份。小生只是户部云南司司计秦侠。”秦侠看着傅淑训轻笑着道:“大司农初入京师,恐怕尚未听闻太子殿下前些时日的作为。但应知晓,此时局之中,万事莫如强军可靠。如此,军务于陛下为当前首要,而军务之中,军饷为首要之首要。”

    “小生今日之言,不代表任何人有意逼迫大司农。只请大司农慎重考虑利害。若进,千贼所指,众怒难平,却可能重整户部,供应财计。若退,小生便隐姓埋名抛下账册,不再出现,大司农亦可以此取悦胥吏,不得半分伤害。无论如何,是进是退,全在大司农一念之间。”秦侠说完这些,目光温暖,一片赤诚溢于言表。

    傅淑训闻言,微微闭上眼,思量了十余息,这才道:“前些时日,我履新户部,正想要试一试户部里盘根错节能有多深。故而这才稍稍一点手段,捡了不甚紧要的一处账册查验。却不料……”

    说到这里傅淑训就不再往下说了。

    除了云南司是因为要敲打新人以外,其他户部司属,竟是将账册原封不动抄写一遍,就道是覆核完毕,甚至毫无覆核痕迹,直接盖上大印,就宣布覆核无碍。

    如此结果,傻子也知道有猫腻。

    偏偏,面对这样的结果,傅淑训毫无办法。时局艰难正是用人用事之际,这个时候对付一干胥吏,只能让户部瘫痪。

    身为大司农,六部中紧要大部首长,傅淑训对体面威严都是爱惜的。身为二品高官却奈何不得一群胥吏,这样的话说出去,如何能舍得这脸面?

    今日,秦侠的出现给了傅淑训另外一个选择。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