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 > 最新章节 第二十七章:家丁纪律
    余青也是回过神来,换了块毛巾擦拭身子。但待看到一块腐烂发臭的菜叶子时,依旧是嘴角一抽。他也不笨,知道自己理亏,纠缠下去有害无益,更荒废大事。

    于是余青咽下恶气,龇了龇牙道:“既是误会……不当让忠良寒了心……秦侠小兄弟莫要苛责了。”

    “那就依两位贵客所言。”秦侠依旧是目光清澈,笑容坦荡,看着张镇几人道:“贵客虽然不怪罪,但我家法却不能误了。来人,罚这此人本月不得吃肉,工时加一成!”

    听完秦侠的处罚,余青更是心中怒火一升。觉得这简直跟没罚一样,谁家奴仆一月能吃得上一餐肉?倒是傅如圭玩味地看了一眼。

    “是,老爷。”一旁的司恩低声应下,带着几人出去了。

    这时,场上这才只余下了余青、傅如圭与秦侠。

    看着傅如圭头顶上的菜叶子,秦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晚膳还有些时候,秦侠已经吩咐人备了热浴净衣。”

    余青听此,脸上表情总算好看了一点:“那我先去收拾。”

    傅如圭见此,倒是摇头:“我还是先听听秦侠小兄弟近日的近况吧。”

    余青闻言,却是脚步不停,显然毫无兴趣。

    见此,秦侠也乐意见得,便开口对傅如圭将最近之事娓娓道来。

    今天距离秦侠离开户部这才不过一旬,十日出头。但这一旬中发生的事情,却比别人半辈子遇到的热闹还要精彩。

    自从秦侠带着户部的账册回了澄清坊,这澄清坊里气氛一下子便古怪了起来。

    秦侠门前不远就是米市大街,一向是人烟稠密,商贸兴盛的地方。靠着这个裨益,秦侠门前也是一条颇为热闹的马路。不少小商小贩行走贩货,设摊摆点,端得是热闹繁华。

    但秦侠带回了账册以后,不知何时澄清坊便疯传秦侠得罪了厉害的贵人,连累得澄清坊要遭殃了!

    先是几个沿街大米铺关店歇业,导致澄清坊采买不便。随后就是澄清坊突如其来的治安恶化。

    米市大街到秦府门前这一条路每日都有泼皮无赖横行,到了入夜更是如百鬼夜行,恶性遍地,区区三日,就不知报到东城兵马司有多少偷窃强抢之案。

    偏生,东城兵马司竟是不管不顾,让如此一来,整条大街自然空旷如同鬼蜮。

    几个邻里本来就不熟悉,家中遭遇抢盗后更是避秦家如蛇蝎,不知多少人心中腹诽。原本还算热情的坊正严璐更是早就消失。

    门前的铺子摊贩没了,要采买就只能去米市大街。秦府上数十口人,每日消耗都是巨额,不得不每日采买。

    到这个时候司恩突然发现,米市大街上开着的铺子一见秦家出来采买,顿时趁机加价一倍,就这还别嫌贵,要不然米市大街上就直接买不着了。

    如此遭遇气得司恩罕见地骂出了乡下粗话。

    还是秦侠反应了过来,派了十来个工匠里子弟仆妇,带着家中全部的大板车小推车,让司恩带够了银子,一次性从南城买够了一月米粮杂货之用。

    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发觉秦侠买够了东西,秦府其他别处日常开始冒出诸多麻烦。

    时不时门前总是多了别家倾到过来的垃圾污秽之物。时不时就有青皮无赖敲门闹事。好在秦侠府上别的不多,男丁可是不少。

    第一次来了,不知如何应对,忍够了才让青皮无赖远去。

    第二次再有泼皮来,秦侠有了准备。门前架好机关,领头的泼皮一进门,顿时就是一大桶臭水泼下。

    其余泼皮没泼到的,吼着要报复,结果冲进没两步,就深陷污秽满坑的陷阱。这些污秽之物还是门前倾倒下来的。

    不过瞬息之间,两个陷阱就收拾了五六个人,余下还有七八个再怎么张牙舞爪,一样被张镇领着人冲上去拿着木棍毒打一顿就哀嚎着退散,溃不成军。

    至此以后,这才没有了泼皮上门叫骂的事情。门前的陷阱也收了起来,不然这次余青要吃的苦头还不止于此。

    秦侠说到这里,以为傅如圭听到那些污秽埋坑的事情会十分不屑,感觉恶心。毕竟儒生大多是瞧不上这些的。

    但秦侠瞥眼一看,却见傅如圭竟是格外有兴致地朝着秦侠比划了起来:“那几处陷阱是如何设置的?是埋坑之后,上铺稻草,覆盖泥土。还是轻薄竹席覆盖?那木桶是如何安放的?我见今日还有老仆在测,这些人如何有的勇气,竟是敢上前扑杀?要知晓,那些青皮无赖也都是厮打惯了,不是易与之辈呀。”

    “不外乎,成于组织,用于纪律,后勤不乏,然后勇力。”秦侠仔细地看了一眼傅如圭,缓缓回答道。

    “成于组织,用于纪律,后勤不乏,然后勇力……”

    “成于组织,用于纪律,后勤不乏,然后勇力……”傅如圭喃喃念了几句:“说得好呀,说得好呀。秦侠小兄弟如此一言通俗易懂,却直入兵法至理。今日,如圭受教了。”

    说罢,傅如圭郑重一礼。

    秦侠侧身一让,避开此礼道:“些许微末之道,不足挂齿,傅兄如此实在折杀在下了。”

    傅如圭听完,也不矫情,没有再继续坚持,而是挑起话头继续问道:“方才听闻秦侠小兄弟处罚起几位忠仆的时候……用的是罚没肉吃。莫不是,秦府家中,每一仆妇都能有肉食?”

    秦侠含笑摇头:“当然不是。这些都是秦府匠作大院里的子弟,有些实在不愿当匠人,又非读书种,便让其签了死契,成了家丁。若是家丁合格,那当然是每日都有肉食的。这也是后勤不乏的应用。当然,钱粮也要舍得。”

    “家丁……”傅如圭听着这两个字,目光顿时意味深长了起来。

    秦侠颔首,没有回应傅如圭目光里那抹意味深长的话语:“成了家丁,便要敢于在人前作战。我待其饱食衣足,家人厚待。为的便是让其迎敌之时,无怯懦畏惧之心。这是后勤不乏的道理。同样,但有后退,不尊法度者,家法伺候!如此功赏过罚,纪律初成矣。自然,也就有了勇气与战力。”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