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 > 最新章节 第七章:护军名分
    说完,朱慈烺放下名帖和金元宝,带着傅如圭离开。

    只余下李峻呆呆地看着这封名帖。

    朱慈烺,这名字对于不少官员而言已经开始渐渐淡漠。但对于这些出身底层的人而言,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一种难以描摹的吸引力。

    不少年轻士子已经开始低声议论《少年大明说》,哪怕冒着师长的责罚。

    他铲除了户部贪污的硕鼠,让无数徘徊在倒毙路上的士卒得到了自己的军饷。

    他给了无数人新生的机会,也让无数人看到了,哪怕一无所有,只要有勇气,有能力去改变,也能够从那万死无生之处,寻觅到一线生死!

    忽然间,李峻提笔疾书,拿着一张纸,高举着,冲到了朱慈烺的身前。

    被挡住的朱慈烺不以为冲撞,而是放声高喊了起来。

    “大军有望了!走,有了军工专家,总算不用担心被神机营与兵仗局的人丢来一堆烂货了!”

    果然,没几天,朱慈烺就在澄清坊的宅子里见到了换了一身新衣,颇有些严肃的李峻。

    “得先生之助,我大明强军有望了!”朱慈烺大笑着过去迎接。

    如此大礼,李峻颇有些惶恐。

    一旁的傅如圭倒是很轻松:“李先生不必如此拘谨,一会儿还需要仰先生之大才,让我军别挑到一些破铜烂铁呢。”

    “正是如此!”朱慈烺说着,门外已经安排好了马车:“好了,走吧,去神机营,看看我们的武器!”

    历史上,大明天启元年在徐光启的主持下,就领取了两千支鲁密铳用来训练部队。这其中,仅仅只有几杆有问题,其余大部分都可以用。

    从这段历史上来看,依照正常的军火生产规律,大明显然不止造了两千支鲁密铳。

    而这些,大部分都珍藏在了神机营武库以及兵仗局武库之中。

    这一次,朱慈烺得了崇祯皇帝应允,兴高采烈来神机营与兵仗局,自然就是打算为自己的护军,或者说那支家丁部队拿到兵甲。

    朱慈烺要出宫出京,太子护军的旗帜显然就暂时不能摆出来。兵甲战袄可以暂时不领,但武器却必须领出来。

    好在,别人或许不知晓朱慈烺的来头,提督神机营又兼领兵仗局的王承恩是绝对知晓的。

    朱慈烺只是丢了几个分量不小金灿灿的锦囊,就让值守兵仗局的小太监笑王瞬间绽放了起来。

    唯有看到这一幕的王承恩面皮一抽,手中的金子拿也不是,送还也不是,只好暗地里使劲,不让朱慈烺在神机营与兵仗局领取兵甲有一丝阻碍。

    于是朱慈烺很快就从神机营与兵仗局掏出了五千杆还算有点品相的鲁密铳,又拿了三百杆显然只是小批量制造的掣电铳,以及两千杆火箭溜以及配套的火箭两万支。以及三门弗朗机火炮。

    只不过,朱慈烺点名一下子要了这么多军备,很快就遇上了麻烦事。

    有王承恩当面坐镇,朱慈烺遇到的麻烦当然不是来源于神机营武库。而是……搬不走!

    这可不是后世,几卡车的事情。这上万的火器,还有诸多高危险的军火,让朱慈烺和傅如圭两个人搬运,怕是要搬到猴年马月才行。

    当然,朱慈烺尽可以现在让傅如圭去派救兵。亦或者干脆定下时日,下次再来。

    只不过……临到头了才这么说,这不就是承认朱慈烺考虑不周吗?更何况还有一个新来的手下在看着呢!

    朱慈烺决定装一回逼。

    只见朱慈烺看了一眼王承恩身边的小太监王贺,眼珠子提溜一下,没有言语。又看了一眼这堆积如山的军械,目光逡巡在王承恩身上的时候,露出了一丝愁容:“神机营的兵想来在王公公麾下,定是一流强军吧。”

    见此,王承恩哪里还不明白,当下就让那个小太监下去。然后又看了一眼傅如圭。

    见此,朱慈烺笑道:“如圭兄乃我至交臂助,无需避讳。”

    听此,王承恩很上道地就大喊道:“秦侠小兄弟如此看得起咱家,那咱家也就不瞒秦侠小哥儿了。这神机营除了火器,可的确还有些练过的老兵。更别说咱家提督的神枢营,更是骡马齐全。依着陛下的意思,是不是应该为太子护军再配些神机营的老兵与神枢营的骡马?如此,方才不辜负陛下与殿下盛情厚爱啊!”

    听到这里,傅如圭心中猛地一震,终于明白了秦侠身后站着的大佬果然就是太子!

    除了太子,还有谁能再建一支军队?

    除了太子,又有谁敢拿着私人的军饷来养一支兵马?

    又是除了太子,还有谁敢让王承恩这个宫中大档也如此卖面子!

    想到这里,傅如圭对跟着秦侠干的未来一下子就火热了起来。这前途杠杠的啊!

    傅如圭当然想不到,朱慈烺只是想从王承恩手里要点人过来,好搬运这些军械罢了……

    只不过王承恩的表现确实更加上道,不仅给了神机营的老兵,更是连搬运军械的骡马都准备好了。到最后,更是奉送了一份超级大礼。

    名义!

    太子护军的名义!

    通过这样含糊不清,却又确凿无疑的举动,让傅如圭确信无疑朱慈烺当做家丁的就是太子护军!

    这让原本对太子护军安排有些惴惴的朱慈烺心下顿时安稳了下来。

    继续隐瞒太子的身份是朱慈烺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毕竟,若是公开太子身份,御史言官满朝文武都会惊骇,绝不会放朱慈烺出宫,更不会放朱慈烺出京。

    这样一来,朱慈烺固然能够将太子护军带在京中训练,但没了宫外世界的经营,靠着那么一点早就被瓜分干净的国库,朱慈烺了不起最后有一支逃命的亲兵就再也没有前途。

    故而,朱慈烺坚定要隐瞒太子身份。

    但没了太子身份的公布,太子护军要如何将指挥权握在朱慈烺手中,又如何让军官士兵保持忠诚团结又让朱慈烺忧虑了起来。

    朱慈烺自然是打算将这支兵马牢牢掌握在手,但公布太子护军番号又显然不合适。到最后,肯定会以家丁护卫队的形式存在。

    一堆大头兵还好糊弄,无论是跟着老十七来的老兵还是右哨的那些乱兵,都不会在意番号的问题,就算不是太子护军也会死忠跟着朱慈烺战斗。

    但中层军官乃至傅如圭这样的将官种子,那就不能说什么混在朱慈烺的家丁队里当家丁了。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