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网游动漫 > [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 > 最新章节 第61章
    山本总队长最近很焦虑!

    就在数天前,静灵庭遭遇旅祸袭击,这本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自存在千年以来,就大大发生的事件来这种程度的侵扰根本不痛不痒!

    若不是事关四大贵族之首的朽木家,恐怕区区几个旅祸还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静灵庭对待外界袭击有充分的经验,各个番队戒备好自己的区域,哪里发现旅祸哪里自行处理,也就够了。

    可万万没想到,一次普通的旅祸侵袭会将整个静灵庭搅得天翻地覆。

    先是五番队队长蓝染惨遭虐杀,挂尸墙头的死状简直将静灵庭的尊严踩至粉碎。

    那可是一队之长,代表了静灵庭十三个最高战力,即使五番队不是战斗番队,工作分配也侧重书方面,可这不代表他的实力就打了折扣。

    队长的遇害让整个静灵庭炸开了锅,誓要诛杀大逆不道的旅祸。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至于让老爷子焦虑至此,虽然损失惨重,但毕竟事态脉络清晰。

    冤有头债有主直接回击就是,做死神的,本来拿起斩魄刀那天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可蓝染队长的副官,五番队副队长雏森桃却言之凿凿的指认杀人者根本不是旅祸,而是三番队队长市丸银,并擅自以下犯上发动攻击。

    而市丸银本身的态度也暧昧不明,加上常年和蓝染不和的传闻,一时蓝染队长的死亡真相扑朔迷离了起来。

    加上本次事件的诱因,朽木家大姐的处刑是死去的蓝染一力促成——

    没错,就是一惯老好人的蓝染。

    随着他的死亡层层矛盾浮出水面,山本总队长已经不认为这是几个普通意外的叠加了。

    人老成精的他有着敏锐的阴谋嗅觉,自觉事态已经牵扯到好几方势力,再不快刀斩乱麻势必会牵出更大的混乱。

    可过了这么久,其中最重要的一环,那些侵袭的旅祸们,竟然一个都没抓到,这让他怎么不震惊于己方的无能?

    “十一番队怎么还未汇报巡查结果?可是已经遇到旅祸陷入苦战?”

    因十一番队是战斗巡查番队,机动性强,所以负责了大部分搜查工作。此时找到旅祸迫在眉睫,因此命令他们每过一个时会远程汇报搜查结果。

    一直执行得很好可这会儿明显过了该汇报的时间却毫无动静,所以山本队长会有此问。

    十一番队的人大多耿直好战,能让他们忘记命令的也只有战斗了。

    副队长忙表示要去看看,如果真是遇到旅祸真好增援!

    他还没开口就有一番队的队员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了。

    那是一番队番邸的守卫,此刻他脸上满是惊骇,豆大的汗珠挂满额头,话结结巴巴,连一声总队长都不能完整叫出来。

    这副架势直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强敌胆敢入侵一番队了。

    好在雀部副队长是优雅耐心之人,很快将人安抚下来,那队员才艰难的喊出一句——

    “旅祸,旅祸捆了十一番队队长,副队长,三席还有五席来找总队长要法了!”

    谁管谁要法?那一刻总队长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这些旅祸擅闯静灵庭,殴打死神,造成巨大的人力物力损失,兼之还有谋杀队长的嫌疑。

    一伙抓住了直接投监狱都不冤枉的恶徒还敢恬不知耻的摆出受害方的姿态吗?

    一番队的番邸虽不如六番队精致贵气,但也肃穆庄严,让人望而生畏。

    庭院中央有一颗千年松柏,树干挺拔,枝繁叶茂,整个树冠展开几乎遮住了庭院大半阳光。

    这树还是他刚出任队长的时候亲自种下的,如今岁月如梭,转眼过去千年,不想用来纳凉遮阴,对弈修炼的大树下发生了有史以来奇耻大辱的一幕——

    一条麻绳将五人捆成一串排排站开,十一番队五席以上的首领尽数在场。

    更木剑八一脸晦气,斑目一角叫嚷不断,凌濑川弓亲肿着一张脸好像馒头成了精,最的副队长草鹿八千流被栓在末尾,张着嘴可怜的大哭。

    而绳子的那一头就牵在一个年轻女人手里,她赶驴一样让人排排站好不许动,时不时扇一把叫得嚣张的一角的光头,间或塞一两颗糖在八千流嘴里让她哭声暂停片刻,但就是不放人。

    “岂有此理!”这颜面全失的场景让总队长光头上青筋都出来了——

    “等等,几位队长席官我们知道,可和他们绑在一起的这一位是谁?”

    雀部副队长生怕总队长火气上来拉谁都揍,尤其他的不肖弟子居然被旅祸俘虏更是会重点招待。

    因此连忙岔开话题冷却队长的情绪。

    这招虽然生硬但好歹有用,果然让总队长视线落在了一同被捆,但明显不是死神,立场不明的那一男子身上。

    男子黑发白肤,长相很俊秀,像是心情不怎么好,眉宇之间满是忧郁,对一旁吵吵闹闹的状况视而不见。

    可他即使被捆着站在那里也掩饰不了浑身上位者的气息,不用一定是贵族世家的孩子。

    山本这才发现事态的严重,这可不是打一顿学艺不精的不肖弟子的事了。

    要是真有一个贵族在自己的地界受到这种欺辱,那么本就一团乱的护庭十三队等着中央四十二室无穷无尽的指责和找茬吧。

    像是上天也怜悯总队长的焦头烂额焦头烂额,没有再给他添事。

    听到雀部副队长的疑问,唐纳停下了快要和一角弓亲又打起来的架势,回过头看到伊尔迷又站远了,一把将人拉回来——

    “哦,这是我家的,闹了别扭老想跑,所以一起捆了。”

    大概是真的欺负狠了,这次伊尔迷变得很伤心,直言他兄长的威信都被毁了个干净,以后再不能以完美无瑕的姿态面对奇犽,所以至今不肯原谅她。

    不会,现在不是让外人看笑话的时候。

    唐纳一眼扫过去,很容易就能看出真正有话语权的人。

    “可算出来了,您就是这片的老大吧?”唐纳咄咄逼人到“虽各家山头有各家的规矩,没递过拜贴不能乱闯也是天经地义。可总没有连个过路的都喊打喊杀的强盗行径吧?”

    “你看,快看,我才出来就被敲了一闷棍,这么大个包啊!亏得是我皮糙肉厚呢,要换另一个大闺女,还让不让人嫁人了?”着偏了偏头,露出额头上一个不明显的包。

    “你放屁!”一角马上叫起来“你还敢叫冤?你看你把我们揍成什么熊样了?总队长,这家伙在全城戒严的时候开黑腔跳出来,虽然长一副人样,但谁知道是不是变种虚?不是虚你拒捕什么呀?”

    “我人还没出来呢,脑袋才伸出去半截就挨了一棍,我还乖乖等你们抓,我傻呀?而且你这光头听不懂人话是吧?都了这是我的能力能力!钉死了黑腔怎么回事?想诬赖好人是吧?”

    “好人?好人是你这幅德行?”一角不屑一笑“喂,别以为咱十一番队打架强就没脑子,这时候现身你你跟那些个捣乱的旅祸没关系你骗鬼呢?”

    “唉哟哟!这人不要脸,变着法夸自己智勇双全呢!”唐纳比他更不屑“动动你只有杏仁大的脑子好好想想,我要真是找事的你现在能活蹦乱跳和我对骂?”

    “伊尔迷,你这是不是蠢?笑他!”唐纳自己哈哈哈的把一角嘲笑个脑子爆炸,却没见伊尔迷有动静。

    她尴尬的戳了戳伊尔迷“喂,别这么下我面子,让你笑呢!”

    伊尔迷抬头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在控诉她曾经同样在奇犽面前下他的面子一样,但性格恶劣的他还是听了唐纳的话。

    只见他死气沉沉的回过头,面无表情的僵脸对准了一角,然后缓慢的,拧开一个扭曲的嘲笑——

    一角喉咙咯咯咯的响,如果唐纳只是让他响破口大骂的话,这家伙光凭一个表情就让人想提刀砍人。

    “混蛋!!敢看人——”一角嘶吼着被捆着这样上去大家,被一直容忍他们吵嚷的山本队长喝止了!

    “住口!”老头子中气十足的一声饱含灵压,成功摄住了在场的人。

    他一双锐利的鹰眼扫过在场所有人,一时整个庭院针落可闻。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

    唐纳又一次打开了空间门,不过这次运气不好,碰到静灵庭全城戒严,门又好死不死的出现在正在巡逻的一角和弓亲面前。

    她紫色的空间门和虚的跨界技能黑腔是如此相似,一角一看这还得了,青天白日呢,你个虚圈的辣鸡就敢往静灵庭的大街上跑,当尸魂界的人都是死的不成?

    唐纳一手拉着闹别扭的伊尔迷,根本无心看路,嘴里还絮絮叨叨的哄人,脑袋一出空间兜头就挨了一闷棍!

    “嘿嘿!虚孙子,今儿碰到你一角爷爷算你倒霉!再吃我一棍——”

    唐纳捂着冷不丁被敲的脑袋抬头,就看到一个眼角抹两坨胭脂的二百五光头拎起棍子往下砸。

    唐纳怒极反笑“好啊,看看到底谁是孙子!”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