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其他类型 > 锦绣凰途 > 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章 铁石心肠
    纳兰媛姬不顾一切顶撞萧奕洵,这让龙霁云心中焦焚一片,心想这离漠公主,个性太过刚直,怎么不知避人锋芒的道理?她如此出言相激,只会让萧奕洵更加愤怒。 </p>

    果不其然,萧奕洵当下便要叫人打断柔安的双手。龙霁云眼见不好,忙出声道:“小三哥,你手下留情。”</p>

    “龙霁云,你闭嘴。”萧奕洵淡淡扫了一眼龙霁云,眼里的冷峻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不接受任何人的劝解,即便是你龙霁云,也不行!</p>

    萧奕洵这般决绝,龙霁云心知自己出言也是无用,只能退到一边,看情况实在不行,便要去派人找龙庭飞了。</p>

    一听萧奕洵要废柔安双手,一向待柔安如姊妹的纳兰媛姬怎能舍得,她一把冲过去抱住柔安,盯住萧奕洵:“王爷,你断了柔安一双手,不就是要柔安的命么?”</p>

    “她犯了错就要受罚,只断她一手,我已足够手下留情了。”</p>

    “柔安只是无意,她只是关心我。王爷如果真的要罚,便罚我吧。”纳兰媛姬护着柔安,决不允许一人伤害柔安。</p>

    “一个人犯的错,一个人担。纳兰媛姬你管教不严,也要受罚,不必这么着急。”萧奕洵冷漠地话语没有一丝温度,这让纳兰媛姬的心犹如浸没在冰雪之中,她不能相信,这样的萧奕洵怎么会是前两天还对着自己温柔的笑,还颇有兴致带着自己去归鹤楼的那个男子?</p>

    她看见萧奕洵手中紧紧捏住的丝帕,陡生悲凉,仅仅是一张秦婉词的丝帕就能断了他们之间的情谊么?</p>

    又急又气又哀又怒,纳兰媛姬苍然冷笑:“请问王爷,如果,今天弄坏了这张丝帕的人是墨香,王爷还会生气到要打断墨香的一双手吗?还是说,王爷仅仅只是因为墨香是豫昭王妃的婢女,所以不会受罚,而柔安是离漠的人,是我的婢女,王爷才会这样冷漠无情吗?王爷不觉得不公平吗?”</p>

    纳兰媛姬此话一出,龙霁云当即大惊失色,墨香也震惊地看着纳兰媛姬。她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此话一出,便再没有回转的余地了。</p>

    龙霁云深为惋惜,离漠的公主,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毁灭你和三哥之间的感情啊!</p>

    作为旁观者,他看得出,萧奕洵是喜欢纳兰媛姬的,但也仅仅只是喜欢,一年的相处,不至于让萧奕洵忘记秦婉词,也不足以让萧奕洵接受纳兰媛姬。但是她确实在萧奕洵的心里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不然萧奕洵不会带她来洛阳祭奠淑懿太后,祭奠自己的母亲。</p>

    可是,纳兰媛姬太过刚直太过倔强,虽说一点点的倔强与固执确实能够让萧奕洵侧目,但是不顾形势,一味固执刚强,在纳兰媛姬还未在萧奕洵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之前,屡次触怒萧奕洵,触及萧奕洵的禁忌,这样的行为所带来的结果是毁灭的。更何况,刚刚的那样的话在这个时候怎么能说出口?她真的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墨香与柔安作比,更不该拿自己与秦婉词相较……</p>

    萧奕洵没有生气,没有动怒,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斥责”自己不公平的纳兰媛姬,看着她眼底的不屈和倔强,他轻垂目光,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纳兰媛姬,你终究让我失望了……</p>

    “媛姬,”萧奕洵淡淡的开口,声音平缓地好似无风的池塘,安宁却孤寂,“你真的太不懂事了,我以为在你心里,不会有这样的想法。”</p>

    媛姬一愣,这才发现刚刚自己冲动之下说出的话有什么含义,她这是嫉恨自己在萧奕洵心中的地位不如秦婉词么?强忍心中的委屈,她不愿在这里倒下,不愿在这里屈服。她认定,萧奕洵今天如果责罚柔安,便是对自己最大的羞辱,事已至此,她已无路可退:“我本来是没有的,可是我现在有了。我从不希冀自己能够及得上豫昭王妃,可是难道我连一丝的公平都不能得到么?”</p>

    萧奕洵的眉宇间已经有了疲倦和厌烦,显然他并不想和纳兰媛姬继续争吵下去,他冷冷一笑,眼中的无情如同刀锋,看穿了看穿了纳兰媛姬所有的想法:“你凭什么要求得到我的公平?在且柔,如果你的宫人无意毁了你最心爱的东西,你就不责罚了?纳兰媛姬,你的所谓的公平只不过是希望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柔安。你既有私心,又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非要和我谈什么公平呢?”</p>

    他的话辛辣直白,毫不留情地揭露了纳兰媛姬心底的想法,她登时青了脸色,充满了被揭穿的尴尬与羞愤。</p>

    “所以,有的恩典,本王想给就给,不想给的,谁求都没有用。”萧奕洵将目光看向屋外,懒懒道:“我说过了,打断柔安的手,怎么,门外没有人听见吗?”</p>

    “要打,打我!不要打柔安!”见真的有人进来了,柔安几乎要吓晕过去,纳兰媛姬双手环住柔安,眼睛却死死地盯住萧奕洵,她一咬牙,喝道:“王爷,你要打,打我!”</p>

    萧奕洵平生最恨的便是被人威胁,心中怒气积郁,纳兰媛姬又几番顶撞,终是不想再忍,只讥诮的冷笑:“纳兰媛姬,你当真以为,我舍不得责罚你?”他低声呵斥道:“别管她!把柔安给我带下去!”</p>

    侍从见萧奕洵已经动怒,不敢不从,便要动手把纳兰媛姬拉开,柔安是纳兰媛姬来到靖朝后唯一的陪伴,于情她也该护她周全。再者,若今天让柔安受罚,日后她在靖朝还有什么地位?如论如何,今天她也要保住柔安,但她一介女子,根本不能救下柔安,眼看柔安就要被带出门去,她还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牙关一咬,猛然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横亘在自己和柔安身前,大喝一声:“谁敢动手?!”</p>

    侍从见她手中拿了匕首,一时也不敢上前,萧奕洵皱眉,看见了她手中的那把匕首,颇觉眼熟,繁复的花纹,锋利的刀刃,刀柄末端刻着的那个显眼的“连”字,正是第一次见面,纳兰媛姬带在身边的。她一直把这匕首带在身边?他微眯双眼,语意森冷:“你这是什么意思?”</p>

    纳兰媛姬狠狠呼吸了两口气,眼中已有泪花在打转,萧奕洵今天所做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心寒,往日的温情笑语,如今看来竟如同笑话一般,她竟然沦落到要用武力才能保护自己的婢女和自己的尊严。巨大的委屈将几乎将她压倒,她泪眼盈盈地看着萧奕洵,脸上却依旧不肯露出一丝软弱的表情:“王爷,你不要让我恨你……”</p>

    她对他倾心,她甚至为他放弃了父王交给自己的任务,她做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他怎么能视若无睹?!如果注定会得到这样的结果,那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庇护他。萧奕洵冷漠的目光让媛姬心底的希望一丝丝湮灭,眼中泪水终于落了下来,看着雪亮地刀刃上反射出自己含泪的双眼,一种绝望涌上心头,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对萧奕洵哭吼道:“萧奕洵,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让我有多后悔,我放弃杀你!”</p>

    萧奕洵冰冷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裂缝,而龙霁云柔安和墨香等人都被骇的连呼吸都停了片刻,龙霁云立刻意识到不对,立马让侍从和墨香赶快出去,只留下萧奕洵和自己还有被纳兰媛姬死死护住的柔安。</p>

    萧奕洵终于站了起来,走到了纳兰媛姬的面前,两人面对面对峙着,纳兰媛姬的眼中满是愤懑,她绝色的容颜因为愤怒和委屈,几乎扭曲。萧奕洵缓缓握住纳兰媛姬拿着匕首的手臂,将她手中的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深邃的眼里漆黑一片,他冷静地开口:“既然如此,我给你一次不后悔的机会。”</p>

    “你……”纳兰媛姬嘴唇微微地颤抖,却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有些迷茫地看着萧奕洵,对面的男子继续淡淡道:“我给你给你机会,让你杀我。我曾经说过,会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无论成功失败,我不会迁怒离漠。今天,龙霁云在这里为我作证,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怪罪,而且会让他送你回且柔,让你和家人团聚。”</p>

    他将她的匕首再一次贴近自己的脖子,继续道:“现在,你的匕首就架在我的脖子上,以这把匕首的锋利程度,只要你稍稍用力,就能杀了我,等会我松手,我数到十,你想要不后悔,就用力割下去。当然我不会不还手,因为我也没有必要真赴死,在你出手的瞬间,我会阻拦你,如果你的速度比我快,那么我甘拜下风,死而无憾。如果你的速度没有我快,那么你的刺杀就失败了。”</p>

    萧奕洵说完,还没等纳兰媛姬做出反应,便松开了她握着匕首的那只手,然后慢慢地数了起来。</p>

    一……二……三……</p>

    本来自 &#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