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 > 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揭晓
    此刻,任谁也知道这两人显然是受了大刺激被打击得不轻。

    终究,当王锐快要失去理智怒吼出来的时候,林谷重拍了拍王锐的肩膀,冷冷盯着秦侠,盯着陈皋文,刚才看到的一幕幕浮现起来,让他们心中咆哮,却也渐渐恢复了理智。

    前面几本是秦侠的字迹,他们看过秦侠的字。很不错,颜体一笔一划都有神似。

    但前面几本的确是秦侠亲手书写,后面几本呢?

    “直娘贼,那些都是原本啊。根本不是秦侠的字!!!”

    “秦侠这厮,竟然将原本翻阅完了,然后就写上覆核完毕。二百余本账册,大半如此!除了寥寥几本,他根本就没覆核!”

    林谷重和王锐心中万千只草泥马在奔腾踊跃。但面对此情此景,他们再是愚笨也明白了过来。

    秦侠看不上京派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已经决定向浙派胥吏投诚了!

    投名状赫然就是狠狠将他们戏耍了一顿,死死得罪了下来!

    对于极可能是陈皋文亲自做好了的账册,秦侠看也不看,冒着以后被揭开盖子身败名裂的危险,以此当做投名状向浙派投降!

    不过是找个金大腿而已,找京派是揭开盖子找死,但投诚浙派,却有可能不被解开盖子而苟活下来!

    秦侠,竟然一早就看透了!

    从头到尾,林谷重和王锐都是被戏耍的那两个人。前后的猖狂与嘲弄,此刻都加倍甩到了他们的身上。

    可是……

    林谷重两人知道了又如何?

    他们敢说出来吗?

    不敢,显然是不敢的。

    一旦说出来,那就意味着京派要与浙派开战。意味着要将京营身后那些人全部都推到对立面上去。一想到那个恐怖的局面,给林谷重十万个豹子胆也不敢啊!

    林谷重和王锐目光泛着血丝,盯着秦侠,好像要将这一幕死死记住一样:“你早就看透了!”

    秦侠微笑以对。

    陈皋文拍拍手,道:“不错,具已复核完毕。秦侠用心公务,做得很好。这才是诸君的榜样。好了,都散了吧。我会向余主事回禀,给诸君奖励。”

    谢毅目光重新平静了下来,这就是了。

    陈皋文一早就判断出秦侠不是大头巾的人。

    如果秦侠真的是大头巾的人,那余主事绝不会同意陈皋文这么折腾自己派进来的卧底。

    毕竟,秦侠如果是大头巾们派进来的卧底。那他的目的不外乎是掌握庶务,拉拢人手,分化世袭胥吏,以方便大头巾们上下其手,将原本被胥吏把持的好处分一份大的捞到自己怀里。

    至于揭开一个贪污军费的超级炸弹,只是求财的户部文官们是没有这个胆色的。

    秦侠既然不是卧底,又的确是个对浙派无害的人才,还这么机敏地交上来京营这么一个投名状。陈皋文将秦侠收纳为己用就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户部也是要干活的,会干活,又会来事,还懂规矩。这样的人,为何不收?

    谢毅笑了起来。

    陈皋文也罕见大方地要奖励手下。

    只有林谷重和王锐感觉自己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他们之前实在是太过分了。之前越过分,现在,自然是越丢脸。

    丢到脸一片火辣,血淋淋地一样惨败。

    秦侠走了过来,很是有礼貌地朝着林谷重拱手道:“不知之前让林兄王兄为我压得赌注,林兄可还记得?听说赌坊压我赢的赌注已经到了一比八,也就是说。我给的十两银子,林兄要记得还我八十两啊!”

    八十两,以户部之油水丰厚,也得他贪污做手脚干上一个月啊!

    而这次,在他俩的鼓动下,不知多少交厚的胥吏跟着赔了精光!

    “做梦吧你!”一向冲动的王锐这时候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凑过来对秦侠道:“你以为你现在就赢了?只不过是靠着投降了陈皋文当奴才而已,你以为这就是你胜了?小子,你的想法太天真,太单纯了。你这样一个无根无底,来路不明的小辈,就算进去了这世界,也只是一个炮灰的下场。你在得意?躺在火山口边,你敢得意?哈哈哈,告诉你,只要我京派有朝一日能得势,为了平息我们的愤怒,你将是第一个被送出去息怒的祭品!”

    秦侠依旧保持着笑容,看着两人,就像看着两个白痴一样:“的确,给谁当棋子都是棋子。但比起只会以势压人的京师土著们而言,浙人的手腕就要更灵活,更聪明,也更狡猾,甚至更有诚意。你们背后的人甚至不愿意和我这个小棋子见面,吃酒多谈一点。显然只是摆明了拿我当揭开盖子的炮灰用了。”

    “至于你们的得势……坦诚的说,与失败者讨论这种问题,毫无意义。”说完,秦侠就飘然离去。只留下两个脸色铁青的人。

    “我的确不是文官的人,也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给京派这些人做牛做马,但我会投诚吗?呵呵……哈哈,别忘了……我是大明皇太子啊!”

    秦侠回到公事房的时候,气氛已经截然不同。

    认定秦侠是自己人后,一干带着浙音的官话纷纷涌来,一个个朝着秦侠问话。

    “秦小哥儿这次教训了林王二贼可是大快人心啊!”

    “老七儿说得对,如此盛事,理当庆贺啊。一会儿放了衙,咱们哥几个一起吃花酒,赏品北国胭脂!秦小哥可别忘了!”

    ……

    秦侠一一拱手:“诸位兄弟如此抬爱,正好秦某也赚了些银子,一会儿定下时间与诸位兄弟去教坊司,秦侠请了!”

    “好!秦小哥儿够意思!”

    和一干人打完招呼,秦侠独自到了不凑热闹的照磨谢毅这里。

    秦侠郑重一礼,没有说话,谢毅回了礼,也没有说话。

    正此时,矮瘦的孔田走了过来,看向秦侠:“秦侠?”

    秦侠行礼道:“见过孔照磨。”

    “管勾唤你过去。”孔田仔仔细细看了秦侠一眼,眯着眼睛,仿佛一条黄鼠狼一样,嘿笑了声又道:“秦侠你识时务,做得好。良禽择木而栖,好好干,少不得你的富贵。”l3l4